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陈氏太极
    夏小天一直有晨练的习惯,当天色刚刚朦胧亮起的时候,他就已经在尽情的挥洒自己的汗水了,当然,这并不是因为他有多么的热爱运动,而是当他五岁那年,被老头子揪着耳朵从床上拽起来的一刹那,他就知道,他这辈子都只能沉沦在晨练的苦海里,无法回头。

    “福伯,早啊。”

    一年挥舞着手中的太极拳,夏小天一边笑着和福伯打了个招呼。

    “早。”

    福伯随意的应了一声,就从夏小天的身边走了过去,对于这个未来的“林家女婿”他并没有什么好感,只是,当他从夏小天身边走过的一刹那,却不经意的看到了夏小天的拳法。

    “你这是陈氏太极?”

    福伯惊讶的抬起头来,一脸的不可思议。

    “是啊。”

    夏小天随意的点了点头,不太明白福伯为什么会那么惊讶,就算他会太极也没什么好惊讶的吧?

    “你从哪里学来的?”

    看着夏小天那不在意的样子,福伯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冰冷起来,眼神里,似乎还多了一股杀意。

    “怎么了?”

    福伯的变化自然瞒不过夏小天的眼睛,看着福伯眼睛里的杀意,夏小天的眉头一瞬间就皱了起来。

    只是,他想不明白,刚刚还看起来面无表情的福伯,为什么在看到他的陈氏太极之后,突然就变得杀气腾腾?

    “你知不知道陈氏太极从不外传?除了陈家传人,任何人都不得偷学陈氏太极?”

    “我不是偷学的。还有,就算我是偷学的,关你什么事?”

    “我就是陈家的人,你说关不关我的事?”

    “我说了,我不是偷学的。”

    看着老头儿死咬着偷学两个字,夏小天一瞬间就有些无奈了,这套陈氏太极可是从小老头子逼着他练了十几年的,怎么到了这老头儿的嘴里,他就成偷学了呢?

    “不是偷学,又是谁教你的?”

    “说了你也不知道。”

    “既然你说不出来,那就不要怪我手下不留情了。”

    话音落下,福伯袖子一甩,一个疾步就冲到了夏小天的跟前,反手一掌就要拍在夏小天的胸口上,看着来势汹汹的福伯,夏小天眉头一皱,不经意的就躲开了福伯的迎面一掌。

    “我再说最后一遍,我不是偷学的。”看着说翻脸就翻脸的福伯,夏小天的脸色也变得渐渐难看起来,这老头儿出手就是如此狠辣,显然就是动真格的,要不是看在这老头儿年事已高,又是林家的管家,他恐怕早就还手了。

    “少废话,看掌!”

    夏小天的话,福伯根本一句也听不进去,挥手又是一掌袭了过去,只可惜,这一次,依然被夏小天轻松闪开,一闪再闪,一直闪到福伯筋疲力尽的时候,夏小天方才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打完了吗?”

    福伯没有理他,伸手又是一掌,看着福伯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夏小天眉头一挑,从嘴里吐出几个字来:“该我了!”

    一句话说完,夏小天右腿一抬,哐当一脚就踹向了福伯的肚子上,看见夏小天的反击,福伯下意识的就想要躲闪,但是,这一脚他还没有躲开,突然间,哐当一下,夏小天又一脚就已经踹在了他的裤裆上。

    “啊!”

    这一声惨叫撕心裂肺,一瞬间,福伯面色复杂的捂着裤裆就蹲在了地上,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夏小天,满脸羞愤,他怎么也想不到,夏小天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朝着他的裤裆招呼?

    “你,你……”

    你了半天,福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看着老脸憋的通红的福伯,夏小天笑着就蹲在了他的对面:“是不是想不到我会用这么阴险的招式来对付你?是不是觉得很憋屈?”

    福伯咬了咬牙,没有说话,但是眼神却告诉了夏小天,是的,他觉得很憋屈。他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子,捂着裤裆蹲在一个年轻人的面前,他能不觉得憋屈吗?

    “知道我为什么会用这么阴险的招式来对付你吗?”看着福伯那憋屈的眼神,夏小天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道:“因为你要杀我,但是,你为什么要杀我,因为你觉得你才是正义的,对吗?可是,你知道陈氏太极为什么会没落吗?”

    福伯摇了摇头,有些茫然。

    “就是因为多了你这种自以为是的正义之士,陈氏太极才会没落,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跆拳道,都知道柔道,但是有几个人知道陈氏太极?为什么五千多年的中医文明会输给西医?是中医不如西医吗?不,不是不如西医,就是因为多了你这种自以为是的正义人士,传男不传女,传内不穿外,传着传着到最后,还有几个人记得中医,还有几个人记得陈氏太极?”

    这一番话,夏小天说的慷慨激昂,甚至,还有些嘶吼,五千年来,中医的医术一点点的在没落,一点点的在消失,甚至到了现在,根本没有几个人愿意去学中医,当整个华夏大地都充满了西医的时候,又有几个人还记得在这一片华夏大地上,曾经有着最辉煌的中华医术?

    作为一个华夏子女,又有哪一个人不希望有一天可以看到中华医术和太极站立在这个世界之巅?

    “如果有一天,你能明白我的话,或许,陈氏太极还有可能重新站立在这片大地上,如果你依然认为只有陈家人才能练陈氏太极的话,那么,等待陈氏太极的,只有消失。”

    夏小天的声音不大,却掷地有声,一字一句之中,似乎都充斥着一股奇特的力量,听着夏小天的话,福伯渐渐的低下头去,脸上也渐渐的浮现出一抹若有所思的神情。

    或许,夏小天说的是对的?

    “夏小天,你在干什么?”

    突然间的一个声音,在夏小天的耳边响了起来,听到声音,夏小天下意识的抬起头来,等到看见一席黑色职业装的林秋水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夏小天轻轻的看了地上的福伯一眼,叹了口气就站起身来。

    “夏小天,你对福伯做了什么?”

    看到夏小天不说话,林秋水皱着眉头就走了过来,当她看到福伯摔倒在地上的一刹那,下意识的就以为是夏小天跟福伯动了手。

    看着突然出现的林秋水,福伯急忙松开捂在裤裆上的双手,咬着牙艰难的从地上站了起来,然后苦笑着看了林秋水一眼道:“大小姐,我没事,刚刚一不小心摔倒了,不关夏少爷的事,他是来扶我起来的。”

    “是吗?”

    听到福伯的话,林秋水半信半疑的看向了夏小天,看着林秋水那怀疑的眼神,夏小天毫不犹豫的就点了点头:“是的,我就是那个做好事不留名,只会写在日记本上的雷锋的弟弟,雷管。”

    不过,福伯的回答却也让他有些意外,他才刚刚踢了这老头儿的裤裆一脚,这老头儿怎么会向着自己说话?

    “福伯,我送你回屋。”

    听到夏小天的话,林秋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搀起福伯就朝着客厅走了过去,看着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回到了客厅里,夏小天耸了耸肩就打算回房间了,不过,在他还没有刚刚走两步的时候,林秋水的声音却再一次响了起来:“夏小天,你站住。”

    “干什么?”

    看着林秋水那气势汹汹的样子,夏小天下意识的就有些紧张,难不成她打算报昨晚的仇?

    或者,她对自己昨晚穿了内裤的行为很不满意?

    “和我去公司一趟。”

    “哦。”

    听到林秋水的话,夏小天有些失望,他还以为她真的想看他不穿内裤的样子呢。

    难道是白天她不好意思?

    走到车前,夏小天下意识的就去开副驾驶的门了,不过,在他刚刚准备拉开车门的时候,林秋水的声音却再一次响了起来:“等一下。”

    听见林秋水的声音,夏小天疑惑的回过头去,不料,就在他刚回头的一刹那,林秋水却突然递给他一把车钥匙,然后指了指驾驶位道:“你的座位在那。”

    “什么意思?”

    看着林秋水的动作,夏小天有些茫然,难道她想和自己坐在同一个座位?虽然他很乐意,但是,他更不想半路被警察叔叔带走。

    看着夏小天那茫然的样子,林秋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你去开车。”

    “哦。”听到林秋水的话,夏小天恍然大悟的明白了过来,然后摇了摇头:“我不会。”

    “什么?你不会开车?”看着夏小天那摇头的动作,林秋水只觉得一团怒火在她的心中熊熊燃烧了起来,她父亲到底给她请来一个什么样的人来保护她?连车都不会开,他还会什么?

    “是的。”

    夏小天点了点头,一点不觉得脸红。

    “那你会什么?”

    林秋水咬着牙,强忍着问出这么一句话来。

    “吃饭,睡觉,耍酷。”

    “……”

    当这一句话说出口的一刹那,哪怕是再坚强的林秋水一瞬间也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

    这哪是请了一个保镖,这分明是请了一个大爷!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