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我敢脱,你敢看吗?
    几个小时后,车子在一座豪华别墅门口停了下来。

    不过,夏小天并没有注意眼前的豪华别墅,对他来说,豪华别墅并不比他手中的钞票更有吸引力,要知道,这可是他离开老头子之后赚到的第一桶金,虽然不多,但是至少也证明了从今天起,他完全可以靠自己的能力,去赎回老头子手中的那些欠条了。

    想起老头子手中的那些欠条,夏小天就气的牙痒痒,自己做牛做马的伺候老头子十几年,结果一个月就给自己发一百块?超过的一律打欠条,哪怕多出来十块钱也要给他打欠条?

    “下车。”

    “什么?”

    “下车。”

    “哦。”

    这一句,夏小天总算听清楚了,不过,听着林秋水那冷冰冰的语气,夏小天委屈的看了他一眼,下车就下车嘛,凶什么凶?怎么说我也是你没过门的丈夫,你就不能对我温柔一点?

    带着浓浓的幽怨,夏小天看向了眼前的蓝色别墅,不过,看着眼前的别墅,夏小天却在想这么大,这么好看的别墅,最少也得好几万吧?

    是的,对于一个月只有一百块零花钱的他来说,几万块已经是一笔遥不可及的巨款了。

    “大小姐,你总算回来了。”

    就在夏小天默默注视着这座蓝色别墅的时候,从院子里走出一个身穿黑色长袍的老人来,看着眼前的老人,一路上都紧绷着一张脸的林秋水总算放松了许多:“福伯……”

    “这位是?”

    话音落下,福伯看向了一旁的夏小天,听到福伯的话后,林秋水皱着眉头看了夏小天一眼道:“他就是夏小天。”

    “哦?他就是老爷说的夏少爷?”听到林秋水的话后,福伯疑惑的看了过去,只不过,当他看过去的时候,却并没有在这个年轻人身上发现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

    身材消瘦,像是长期营养不良似的,谈不上帅气的长相,顶多有些清秀,白色的短袖,泛白的牛仔裤,还有一双高仿的“阿达迪斯”的运动鞋,全身上下都透露着一股浓浓的农民工气息,可就是这样的一个浑身上下看不出一丝优点的人,竟然是老爷指定的林家女婿?

    “夏少爷?”

    看着眼前有些出神的夏小天,福伯忍不住的开了口,听到突然响起的声音,夏小天疑惑的回过头来,等到发现自己面前多了个老头儿的时候,夏小天好奇的看了他一眼道:“你是在叫我?”

    “对。”

    福伯点了点头,面无表情,这里除了他,还有别人姓夏吗?

    “我不叫少爷,我叫小天。”

    听到福伯的话,夏小天一本正经的摇了摇头,心道这老头儿是不是认错人了?

    “……”

    夏小天的回答,让福伯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看着福伯那一脸说不出话的样子,林秋水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狠狠地瞪了夏小天一眼道:“福伯,不用理他,我们进去吧。”

    “是,大小姐。”

    几分钟后,几个人来到了大厅里,不过,刚刚走进大厅,林秋水就头也不回的走上了楼梯,看着林秋水头也不回的样子,夏小天疑惑的开口道:“你去干什么?”

    “我累了,先去休息。福伯,他就交给你了。”

    “是,大小姐。”

    一边说着话,林秋水推开一间门就打算走进去了,看到林秋水头也不回的离开,夏小天想都没想的就跟了过去,看着夏小天的动作,福伯一下子就挡在了他的身前:“夏少爷,你干什么?”

    “我也累了,想去休息。”

    “夏少爷,你的房间在这边。”说着话,福伯指向了对面的一个房间,听到福伯的话,夏小天茫然的眨巴了一下眼睛,疑惑的看着福伯道:“难道我和她不是住在一间房?”

    “当然不是。”

    福伯想都没想的就拒绝了夏小天,他现在越来越想不明白,为什么老爷会看上这么一个年轻人?在夏小天的身上,他根本没有看出一丝的与众不同,这样的人,配得上大小姐吗?

    “哦。”

    听到福伯的话,夏小天点了点头,他还以为他可以和林秋水住一间房呢,没想到,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你的房间在这里。”

    几分钟后,福伯带着夏小天来到了林家专门用来招待的客房门口,听到福伯的话后,夏小天推开门就走了进去,不过,在看到房间的一刹那,夏小天却一瞬间沉默了下来。

    “怎么了,夏少爷,你不满意?”

    看着夏小天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福伯疑惑的开了口,听到福伯的话后,夏小天摇了摇头,又是沉默了几秒,突然憋出一句话来:“不,是太满意了。”

    话音落下,夏小天一个前冲,扑通一下就扑在了床上,十几年来,他不是睡在吊绳上,就是睡在鳄鱼湖的旁边,要么就是睡在沙漠里,对他来说,哪怕只有一张床,也是一种奢侈。

    “你满意就好。”

    看着夏小天那激动的样子,福伯的嘴角下意识抽动了一下,如果让他知道这只是林家用来招待客人的房间,而真正的主人房要比这里豪华十几倍的话,不知道他会作何感想?

    “福伯,洗澡间在哪儿?”

    有了住的地方之后,夏小天就迫切的想要去洗一个热水澡了,自从在清源山上被那司机溅了一身泥之后,他到现在还没有顾上洗一个热水澡,至于为什么回家的时候不洗,要等到现在?

    他只想说,一切发生的那么快,谁给他洗澡的时间了?

    “二楼。”

    “谢谢。”

    哼着小曲,夏小天很快就来到了二楼,当他发现一张牌子上写着洗澡间三个字的时候,迫不及待的就冲了进去,但是,当他洗了一半的时候,他突然想起一件事。

    他刚才来的时候,好像忘了带换洗的衣服。

    身上的衣服肯定不能穿了,全都是泥,可是,换洗的衣服又在房间里,他总不能光着身子出去吧?

    开什么玩笑,他是那么随便的人吗?

    带着无奈,他只好提前结束了他的水中冲浪,看看能不能在洗澡间里找到别的替换衣服,但是,让他失望的是,整个洗澡间里除了几件女士浴袍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衣服了。

    女士浴袍?

    什么情况?

    看着眼前的女士浴袍,夏小天一下子愣在了那里,难道说,他进的是女洗澡间?

    几分钟后,夏小天终于得出一个结论,没错,他进了女洗澡间。

    当得出这么一个结论的时候,夏小天连哭的心情都有了,但是,现在并不是哭的时候,眼前还有一件当务之急需要解决的事情就是他如何回到自己的房间里,他总不能穿着女士浴袍回房间吧?

    开什么玩笑,这要让别人看到的话,他以后还怎么在林家待下去?

    看着眼前的女士浴袍,夏小天一时之间陷入了为难,不过,当他看见墙上挂着的毛巾的时候,他瞬间眼前一亮,拿起两条毛巾遮住了关键部位,然后一咬牙就冲了出去。

    一路狂奔,夏小天总算看到了自己的房门,当看到房门的一刹那,夏小天破门而入的心情都有了,到了今天,他总算明白女人为什么会那么在乎自己的清白了。

    没有了清白,他会一辈子都抬不起头的。

    但是,夏小天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他刚刚推开房门的一刹那,突然间,楼下响起了开门的声音,紧接着,林秋水的声音就在他的耳边响起:“夏小天,你在干什么?”

    “我回房间。”

    夏小天苦着脸回过头来,完了,这一次清白不保了。

    “哦,那你为什么要光着身子?”听到夏小天的话,林秋水只是冷漠的看了他一眼道:“难不成,你还有裸奔的癖好?”

    “如果我说这只是意外,你信不信?”

    “不信。”

    “如果你非要认为我喜欢裸奔的话,那我……只好成全你了。”

    嘿嘿一笑,夏小天抓起腰间的毛巾就佯装出一个掀开的动作来,但是,他的动作对林秋水并没有什么威慑力,相反,在看到夏小天的动作后,林秋水的脸上反而露出一抹期待的表情来。

    “怎么,不敢脱?”

    林秋水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眼神里充满了不屑。

    “我不敢脱?”听到林秋水的话,夏小天就像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一样:“我敢脱,你敢看吗?”

    “你敢脱我就敢看。”

    林秋水没有丝毫退让,反而咄咄相逼。

    “好,你逼我的,看好了。”

    一句话说出口,夏小天哼哼一笑,一把就掀开了自己腰间的毛巾。

    “你,你流……”

    本来看到夏小天真的掀开了自己的毛巾,林秋水一瞬间就有些花容失色,但是,当她看到一条海绵宝宝图案的内裤正随着夏小天的屁股扭来扭去的时候,狠狠的白了他一眼:“无聊!”

    话音落下,一转身,“砰”的一声就关上了自己的房门。

    “跟我斗?”

    看着林秋水那恼羞成怒的样子,夏小天忍不住的就笑了起来,跟他斗,不知道他以前的外号叫鬼见愁吗?

    鬼都收拾的了,还收拾不了你一个女人?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