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劫富济贫
    “我和你有什么好聊的?”

    看着突然出现的夏小天,那光头皱着眉头就想要把肩膀上的那只手甩开,但是,让他意外的是,无论他怎么用力,他肩膀上的那只手就像一只钳子一样,死死的钳住他的肩膀,让他动弹不得。

    “很多,比如聊一聊你刚才拿走的那五千块?”

    “你想怎么样?”

    听着夏小天的话,那光头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难看了起来,难不成,他还想把这些钱拿回去?

    呵呵,他同意,他的那一群兄弟们会同意吗?

    “不想怎么样,我只是觉得你刚才拿的钱太多了,不如,你退给我点儿?”

    “你想让我给你退多少?”

    光头冷笑着看向了身边的夏小天,嘴角露出一抹讥讽的笑容来,到手的钱,还有退回去的道理?

    “不多,五千。”

    “不可能!”

    几乎是想都没想,那光头直接就拒绝了夏小天,开什么玩笑,五千块全退了,那他岂不是白玩儿?

    “不可能是吧?”

    一句话说出口,夏小天突然右手一扬,反手一甩,“啪”的一个巴掌就甩在了光头的脸上,这突然的一个巴掌,一瞬间让所有的人都愣在了那里,然而,就在人们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夏小天右脚一抬,“哐当”一脚就踹在了那光头的膝盖上。

    一脚踹出,只听见“啊”的一声惨叫响起,光头的膝盖突然一软,“扑通”一下就跪在了夏小天的面前,看着跪在地上的光头,夏小天一把抓住他的衣领,冷冷的道:“现在还可能不可能?”

    “不……”

    “啪!”

    一个不字还没有说出口,夏小天扬手就是一个巴掌扇在了他的脸上,根本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那十几个人终于反应过来,当下一声怒吼,十几个人拿起手里的家伙,就朝着夏小天冲了过来,看着那冲过来的十几个人,夏小天不慌不忙的点着了一根烟,轻描淡写的看了他们一眼道:“一根烟抽不完,我就让你们跪在地上唱征服,信不信?”

    “信你妈个头!”

    话音落下,其中一人举起手里的扳手就朝着夏小天的头上砸来,看着眼前的扳手,夏小天侧身一躲,随手一个巴掌就抽了过去,“啪”的一声,一个响亮的耳光响起,那人的身子摇晃了几下,砰的一下就趴在了地上。

    “扳手是用来修车的,不是用来打人的,明白吗?”

    看着趴在地上的那人,夏小天蹲下身子,一把将扳手夺了过来,然后抬起头看了看对面的那十几个人,扬了扬手里的扳手,笑了笑道:“就算是打人,也要像我一样打的帅气点。”

    一句话说出口,夏小天猛的向前一冲,瞬间他的身子就如同一道幻影一样,快的让人眼花缭乱,甚至,在人们还没有看清楚他到底在什么地方的时候,一片惨叫声就不绝于耳的在人群中不断响起。

    到了这一刻,人们终于明白这个最开始就让他们忽略的年轻人,才是最恐怖的存在。只可惜,当他们明白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甚至,夏小天连一个后悔的机会都没有给他们。

    十几个人,无一例外的全部倒在了地上,口中哀嚎惨叫,哪里还有刚才那一副耀武扬威的模样?

    “大,大小姐,这,这小子也太能打了吧?他,他还是人吗?”

    眼前的一切,车里的两个人早已经看的一清二楚,看着唯一一个还站着的夏小天,司机艰难的咽了口唾沫,三分钟,只用了区区三分钟,竟然干趴了十几个人?

    想起之前在清源山自己差一点和他动手时的情景,司机的额头一下子划过一丝冷汗,如果当时不是大小姐喊住手的话,恐怕自己的下场和这群人不会有什么区别吧?

    甚至,还更惨?

    “对,就是这样,跪在地上,抓着自己的耳朵,预备,唱……”

    “就这样被你征服,喝下你藏好的毒……”

    “声音不够大,我听不见。”

    “就这样被你征服,喝下你藏好的毒……”

    在一片荒郊野岭中,一群鼻青脸肿的男人,抓着自己的耳朵,跪在地上唱征服,而在他们的面前,还有一个年轻人不断的在挥手指挥,就像是在指挥交响乐一样。

    “你们的表情为什么那么痛苦?开心一点,一个个愁眉苦脸的,好像我是在欺负你们一样,我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以德服人,最不喜欢的就是欺负别人了。”

    一边说着话,夏小天一边低下头看了跪在地上的光头一眼道:“以德服人,你懂不懂?”

    “不,不懂。”

    光头摇了摇头,他一个小学都没毕业就出来混的人,怎么可能明白什么叫以德服人?

    “不懂没关系,我教你。”听到光头的话,夏小天热情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右手一扬,“啪”的一个巴掌就扇在了光头的脸上,一巴掌扇下去,夏小天笑眯眯的看向了光头道:“这就是以德服人,懂了吗?”

    “懂,懂了。”

    听到夏小天的讲解,光头脸色铁青的点了点头,从今天起,他总算明白什么叫以德服人了。

    “恩,你的悟性不错。”

    看到光头明白了自己的话,夏小天欣慰的点了点头,然后看了其他的十几个人一眼,一挥手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是不是也不明白什么是以德服人?继续唱!”

    “是!”

    听见以德服人几个字的一刹那,十几个人的脸色一变,抓起自己的耳朵,就再一次唱起了征服,看着听话的十几个人,夏小天的心里特别欣慰,仿佛看到了未来的明日之星一样。

    “以后你们几个干脆不要敲诈了,组建个乐队多好?虽然你们唱的很难听,但是你们很努力,我连乐队的名字都给你们想好了,就叫钉子乐队怎么样?”

    “……”

    听到钉子乐队几个字的时候,十几个人差一点一口血吐出来,叫什么不好,叫钉子乐队?

    “你们为什么不说话?是觉得钉子乐队不好听吗?”

    “好听,太好听了?”

    看见夏小天不经意握起的拳头,十几个人急忙喊了起来,听到他们的声音,夏小天欣慰的点了点头,然后笑眯眯的看了他们一样道:“既然你们都觉得好听,那就这么定了,不过,我这么替你们着想,你们是不是也得替我着想一下?比如,把刚才的那五千块还给我?”

    “哦。”

    听到夏小天的话,那光头急忙把刚才的那五千块还给了夏小天,看着光头还回来的五千块,夏小天欣慰的点了点头,然后再一次伸出了手:“还有呢?”

    “还有什么?”

    “刚刚,我只是拿回了我那份儿,你们是不是还要补偿我一下?”

    “补偿什么?”

    听到补偿两个字,一群人的心中顿时浮现出一股不详的预感。

    “补偿我的心灵创伤,精神损失,还有医药费,刚才打你们的时候,我可是用了不少的力气,差一点手都累坏了,你们不应该补偿我一下吗?”

    “……”

    “你要多少?”

    “随随便便来个几十万吧。”

    这一句话说出来的时候,夏小天一脸的随意,很是大方,但是,在听到夏小天的话后,光头却一下子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道:“我们哪有几十万?”

    “没有啊?那几万块总该有了吧?”

    “也没有。”

    听着夏小天的话,光头都快哭了,要知道敲诈可是他们的职业,想不到有一天他们竟然也会被别人敲诈?

    “靠,这么穷?”看着光头不像是说谎的样子,夏小天无奈的叹了口气,故作大方道:“唉,算了,有多少给多少吧,谁让我这个人最大的缺点就是太善良呢?”

    “……”

    看着夏小天那一本正经的样子,那十几个人深深的把他的相貌记在了心中,从今以后,只要有夏小天的地方,他们一定要绕着走,打又打不过,又没他不要脸,惹不起,他们还躲不起吗?

    “你们出门只带几千块?”

    十几分钟后,看着搜遍了他们全身才搜出来的几千块,夏小天气的差一点一脚踹翻他们,作为一群职业敲诈的,出门竟然只带几千块,到底还有没有一点职业道德啊?

    “以后出门不要告诉别人你们是敲诈的,丢人。”

    看着眼前的十几个人,夏小天随手从兜里摸出五块钱,扔给了光头道:“这五块钱拿着去买包烟吧,你看,对你们多好,感不感动?”

    “感动……”

    一群人咬着牙说出这么几个字来,听到他们的回答,夏小天欣慰的点了点头:“恩,既然这么感动的话,就再唱一遍征服吧。”

    “……”

    “就这样被你征服,喝下你藏好的毒……”

    在一片鬼哭狼嚎中,夏小天回到了车子上,不过,在他刚刚回到车上的时候,却发现车里的两个人正在以一种奇怪的目光打量着他,看着两个人的目光,夏小天咳嗽一声,看向了林秋水道:“我知道你很崇拜我,但是,你这么看着我,我还是会害羞的。”

    “你为什么拿他们的钱?”

    对于夏小天的话,林秋水充耳不闻,开口便是问出这么一句话,只不过,听到林秋水的话后,夏小天却是反问她一句道:“他们可以敲诈你,我为什么不能拿他们的钱?”

    “拿了他们的钱,你和他们又有什么区别?”

    “区别很大,他们是敲诈,我是劫富济贫。”

    “劫富济贫?”

    “对,劫他们的富,济我的贫。”

    “……”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