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七十一章 什么都不做
    ,精彩无弹窗免费!

    “叮咚,叮咚!”夏小天刚办好入住手续,回到房间洗了个澡,结果门铃突然响了起来。翻出睡袍穿上,慢悠悠的打开了房门,一看到门外的人影,夏小天立刻蹙起了眉头

    。

    “你好,我们是警察,有些事情需要夏先生协助!”门外站着一男一女两个警察身上,男的不是很高,就一米六七的样子,看上去却十分年轻,比起夏小天也大不了两岁。

    女的年纪稍长,也就二十五六,一身职业装包裹,身材倒是不错,那张娃娃脸却没有多大的表情。一边说这话,掏出了证件在夏小天勉强晃了一下。

    那口不太流利的汉语,听得夏小天有些不太舒服,不过不等他回答,两人便挤过他的身边,进入了房中,转头在房间之中打量了起来。

    “不好意思警官,我不知道你们这么找上门到底是因为什么?”夏小天蹙着没有,看着这俩货大大咧咧地模样,眼神不禁一缩,心里却已经翻转了起来。他刚落地没多久,警察就找上门了,而且时间还如此迅速,这件事情一看就不寻常。当然,他对于警察上门并没有多少意外,毕竟高速路上的车祸和枪击,不是随意就能

    把他摘除掉的。

    他奇怪的,只是警察上门的时间,快得也太不寻常了,就算调监控,查监控,也不可能这么快的。

    “夏先生一个人?”那个女警官随意地坐在沙发上,淡眼扫向夏小天,张嘴问道。夏小天迎着她的目光,却明显感觉到了这个女人眼神之中的注视。夏小天正准备回答,此时小莫和扬子却已经听到了动静找了过来,夏小天开门把两人让进了房间,看向那个女警官说道:“这就是我的同伴,警官,你找我们到底什么事儿

    ?”

    “别紧张,我们就是例行公事,有案件需要你们配合调查!”

    “警察上门,这对我们这些普通人可不是什么好事儿,能不紧张吗?”夏小天淡淡的说道,然后倒了两杯水给两人,双方相对而坐,彼此都把眼光放在彼此的身上。

    “夏先生是今天才到吧?不知道前往这里是为了什么?”

    “我是个生意人,来这里自然也是为了做生意。当然听说东瀛有不少的景观,要是时间允许,或许也会顺便旅游!”

    夏小天淡淡地说道,那两个警察装模做样地点了点头,但旋即就将话头一转提起了之前在高速路口的车祸和枪击事件,眼神也跟着凌厉了起来。

    “枪击事件?这个我倒是不清楚,不过来接我的车在路上打滑了倒是真的!”

    毕竟他们杀了人,这件事情他早就做好了警察找上门的准备,他相信扬子和小莫的处理,不会留下任何尾巴,不过为了应付警察的盘问,他在路上便已经想好了措辞。

    他是客人,按照道理一切都应该是卞驰原进行安排,无论是住宿还是行程,要是自己显得太过主动,反而引起警察的怀疑。所以在一开始,他就已经和卞驰原通了气,这一次事情毕竟是命案,卞驰原能逃过一命,对夏小天也十分感激,同时身在异乡,也不想麻烦,两人一拍即合,对好了口供

    。

    高速路上他们上了高速的监控抹不掉,那辆被警察拖走的车自然也会查到他们的头上。但是只要找不到那些杀手的尸体,只要没被现场逮到,那就是他们的机会。

    “那你们后来去了哪里?”两个警察盯着夏小天,试图给夏小天压力,可是夏小天岂是那么容易被镇住的人。“车既然不能用了,我们总不可能守在那里吧?你知道高速路上可没有出租车,我可不想在那里过夜,所以自然是走回去了,到了有出租车的地方,然后坐了一个出租车回

    来!”夏小天将编好的说辞讲出,但显然这些警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那个女警眉头一皱,缓缓道:“既然有人来接你,那你们为什么不在原地等候,我想让接你的人再派一辆车

    很简单吧!”

    “当然简单!不过我却没打算这么做!”

    “为什么?”“别看我这样,但我也是能在这个年纪成为一个企业家,也是一步一步走上来的。所以,我很清楚员工的不容易。如果我告诉人公司,接我的人在路上带着我出了车祸,那

    接我的人会怎么样?既然我没事儿,何必还要断了人家的饭碗儿?”

    夏小天语速不快,但却十分认真。听着他的话,那两个警察却目光闪动,一时间竟然沉默了下来。不是因为认同了夏小天的善良说,而是这事儿有些棘手了。

    “那你们车里的子弹怎么解释?”女警用拗口的汉语冷声问道。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我们下车之后就都走了。对了,你之前说的枪击事件是怎么回儿事儿?我们的车里怎么会有子弹?”

    夏小天装无辜,装好奇,要多像有多像,扬子和小莫两人努力把脸撇向一边,避免自己看着夏小天那双无辜的大眼睛而笑出来。

    “警官,警官,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看着沉默的两个警察,夏小天笑声地追问道。两人抬起目光,眼神转动,却并没有继续说下去。

    和夏小天说了一句打扰便告辞离开。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小莫和扬子噗嗤笑了出来,看着夏小天伸出了一根大拇指打趣了起来。

    “得了,你们不知道演戏很累吗?”夏小天摇了摇头,倒在沙发上。其实他知道自己的辩解有很大的漏洞,但他却并不担心。追上高速前,那些杀手刻意压低了速度。而只要没有找到持枪的杀手,或者即便找到了尸体,无法确定那些人就是枪击的那些人,无法确定是被他杀的。就算警察怀疑,

    也无法将他如何。

    “老大,咱们接下来该怎么做?”似乎是笑够了,扬子整了整脸色缓缓问道。

    “什么都不做。我们只是来谈生意的!”夏小天若有深意的说道。敌人这么迫不及待,他又何必那么费心专门去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