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五百五十五章 我要陪着他
    ,精彩小说免费!

    夏小天和秦天下分着无名一起急匆匆的从山里赶回,片刻也不敢耽搁,一会到江海,就直奔别墅。

    人还没有走拢,感受到了别墅上空飘荡的压抑的气氛,阴暗而又沉重。即便是守卫别墅的兄弟,此刻也稀稀落落地坐在一边,垂头丧气的。

    路上,夏小天没少问无名关于父亲受伤的情况,也曾一连追问父亲受伤的原因,可是无名只是紧咬着牙关,看着无名那一脸颓败的脸色,夏小天也没狠下心逼问。

    三人冲入别墅的那一刹那,所有人都转来了目光,不自禁的站了起来,纷纷挪动脚步,动了两步,又都纷纷停下,只用期盼地眼神目送着三人走回房中。

    大厅之内,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影,可是楼上卧室之外却里三层外三层的围得水榭不通,一阵低沉商榷清晰的啜泣声从人群包裹之中传来。

    听到这个声音,夏小天的心蓦然更沉了几分,因为他听出来了,那正是母亲的声音。来不及多想,他和秦天下急忙往卧室方向冲去。围在门外的人影,听到动静,都焦急地回过头来,自觉地让开了一道豁口。没有去看这些人的脸色,因为夏小天有些不敢,钻进那道缺口,挤入卧室之中,便立刻看到了

    伏在床边的人影。

    夏小天疾步走了上去,一把扶住母亲的肩膀,眼神瞟向床上的人影,那毫无血色的脸孔,虚弱的呼吸,都让夏小天的心一路沉到了谷底。

    “妈,我回来了!”轻轻地几个字,夏小天却说得异常费劲儿。赵灵儿抬起头来,泪眼婆娑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却让迎着这双视线的夏小天心头发颤。赵灵儿挥手抓着夏小天的胳膊,或许是因为太过紧张,忘记了力道,抓得夏小天一阵发疼,可是他只是用温和的目光看着母亲,希望自己自以为平静的眼神,可以给他一

    点安慰。

    “小天,你一定要救救他,一定要……”

    “妈,你放心,有我在,有我在呢!”夏小天努力挤出一分微笑,柔和地说着是,扶着母亲肩膀的手微微用力,将母亲从地上扶了起来。

    “我们一家才团聚不久,我不能失去他,小天,你快救救他!”赵灵儿抹动这眼角,这一刻,所有的雍容华贵都眼小云散,害怕的犹如一个小女孩儿。

    她是这个家的主母,本不该如此表现,本应该在此时此刻稳定大局。可是看着这样的她,这些话,夏小天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

    能说的,就是保证,保证一定会治好自己的父亲,治好她的丈夫。

    秦天下也走了过来,跟着劝说着,赵灵儿渐渐停止了啜泣,退开了几步,可是目光却依旧仅仅的盯着床上的人影,捏紧的拳头,半点也不曾松懈。

    “小天,我们开始吧!”秦天下拍了拍夏小天的肩膀,走到了另一边,捉住了夏东海的手腕,开始探脉。夏小天揉了揉自己的脸颊,让自己打起精神,也跟着诊断了起来。

    随着诊断的进行,师徒二人的脸色越来越是凝重,看到他们的样子,赵灵儿才刚刚放下一些的心,却再次提了起来,急忙问道:“情况怎么样?”

    虽然努力维持着平静,可是颤抖的声音,却还是出卖了她的不安。

    “没,没什么大碍,妈,你也守了几天了,先去休息一会儿吧,别到时候老爹醒了,你又倒下了!”

    夏小天立刻收起了自己脸上的凝重,温声说道。赵灵儿摇了摇头,虽然没有说话,可是那神色却犹如在说“只要你爹不醒,我就不会走!”夏小天满是无奈,知道劝说无意,只能沉静下来,继续给老爹诊断。赵灵儿却放不下心,担忧和不安,让她失去了往日的镇静,即便他努力维持着那份镇静的外壳,却还

    是忍不住追问夏东海的情况。

    过了好久好久身上,师徒俩才收起了手掌,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沉重,只是当着赵灵儿的面,两人谁都没有说出口。

    “妈,我们已经心里有数了,没什么大问题,你别太着急,我们这就出去抓药。”夏小天一本正经的说道,给师傅使了一个眼色,然后从卧室之中离开。

    来到书房,师徒俩努力装出的冷静一瞬间蹦碎,额头上的皱纹,就仿佛刻在了脑子上一样。

    这一次,夏东海伤得很重,陷入了重度昏迷,连意识也一并失去了。那些外伤虽然在他们回来前就已经处理过,问题不大,可是那凶猛的内伤,才是问题的关键。

    师徒俩有一个相同的结论,夏东海体内的情况,就犹如一片荒芜的战场,一个不好,甚至会修为尽失,严重一点,甚至会丢了性命。

    一向冷静的夏小天也无法冷静下来,那是他的父亲,是他头顶的天,他从没想过那片天倒下的样子。

    “师傅,你觉得,我们应该……”夏小天看着秦天下,语气之中的慌乱却掩藏不住。秦天下深吸了口气,强打起精神,用坚定地眼神看着他。秦天下拍了拍他的肩膀,轻声道:“现在我们没有更多的时间犹豫,为今之计,只能以你的以气驭针之术,梳理东海体内紊乱的内力。我会配置药方,先修复东海破损的经

    络。”

    秦天下立刻给出了一份方案,夏小天似乎终于找到了主心骨,急忙点头。议定师徒两个再不停留,夏小天赶回卧室立刻开始施针,秦天下也赶往中医协会,准备药材。

    赵灵儿看着夏东海浑身的银针,心却一阵绞痛。直到秦天下带着药材回来,熬好了药物,夏小天运针也濒临尾声。

    秦天下给夏东海服下了药物,配合针灸帮助吸收,直到入夜,才结束治疗。

    再次探脉之后,师徒俩才终于松了口气。

    “妈,老爹的伤势暂时稳定了,您别太担心,回屋歇息一下吧!”“我要陪着他!”赵灵儿抓着夏东海的手掌,全无所动。夏小天叹了口气,终究没再多说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