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四十九章 斗医之后
    ,精彩小说免费!

    看着那群高丽人四仰八叉地倒在门外,一群看官也是被中年人的强硬手段弄得有些吃惊。就连夏小天也忍不住多看了那个中年人几眼。

    毕竟人家是高丽人,顶着一个学术交流的帽子,被这么粗暴对待,一个不好可就是国际纠纷。不过看中年人的样子,似乎一点也没有什么顾忌。

    “你们,你们敢……”

    那群高丽人互相搀扶着爬了起来,瞪着那个中年人,一个个脸色比吃了屎还要难看。那个领队愤怒地指着中年人,张嘴就要说什么狠话。

    不过中年人却没等他说完就不耐烦地说道:“你们要是再敢多说一个字,信不信,我让人再扔一次!”

    中年人毫不客气,眼神也变得冷峻了下来。拿着高丽人的领队,立刻缩了缩脖子,看看自己一群人浑身的狼狈样,咬了咬嘴唇,终究把那句狠话吞了回去。刘希成捂着自己的屁股,扶着墙站了起来,一脸愤懑的神色,那双通红地眼睛却死死地落在夏小天的身上,咬牙切齿地说道:“你们别得意,这次是我们大意,被你们联合

    算计,我告诉你们,高丽还有许多的医道高手,总有一天,我们还会回来!你们都给我等着,等着我们把你踩在脚下的那一天!”

    刘希成说得唾沫横飞,脸上的怨怼十分显眼,不过夏小天和那个中年人都懒得理会这个家伙,中年人直接让人把大门一关,眼不见心不烦。

    之前夏小天只是对中年人保持了高度的警惕,可是如今看到中年人的行事风格是,他突然对这个中年人多了几分好感。

    只是在内心的疑惑弄清楚之前,这份好感也十分有限。毕竟他现在四面楚歌,到处都是要对付他的敌人,所以不能轻易掉以轻心。

    只等把那群高丽人的骂骂咧咧都拦在了门外,中年人才冲着在场诸位抱了抱拳,道了一声抱歉,作为主办方,让诸位扫了兴,是事实。

    不过在场都是明白人,这些高丽人素质底下,死不要脸,他们都看在眼里,自然不会去责怪中年人他们。

    而此时时间却已经不早了,中你人吩咐服务生,重新布置餐桌,算是给诸位一个小小的赔罪。一顿饭吃完,接着这次聚会的机会,一群老中医三五成群,先后离开。

    宴会的最后,就只有陆长远父女和夏小天师徒还在。中年人把他们请进了后堂,那个之前被治疗的老者也在。

    “多谢夏大师,没想到我这个病也还有看到曙光的那天!”老者冲着夏小天拱了拱手,语气又是感慨又是感激。

    夏小天回了一礼,摆手道:“老爷子客气了!说来还有些惭愧,以晚生如今的本事,还无法将病症一次拔除,老爷子还需忍耐些许时间!”“不妨事,能治就够了,至于时间,这么多年都熬过来了,还在乎这点时间?”老者露出一抹淡笑,被病症折磨了太久,当终于看到了摆脱的希望,似乎日子,也不那么难

    熬了。

    说完,老爷子又和秦天下、陆长远招呼,奇怪的是,老爷子似乎对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认识,可是在场却似乎没有一个认识他的。

    夏小天一边听着老爷子和师傅他们的谈话,心里却有些狐疑。就在这时,那个中年人走了过来,脸上的笑容显得十分客气。

    “这次多谢夏少了!”中年人缓缓说道,说着眼神一凝,迟疑了一下才继续,“老爷子现在刚有了点起色,以后还要麻烦夏少多多费心。”

    “这个好说,医者本分而已!”夏小天看着中年人,似乎想从这个中年人的脸上看出某些他疑惑的答案。可是中年人除了那一分淡笑,却再也没有其他的表情。

    “这次出门仓促,准备不足,不能长待。所以,在下有个不情之请!”

    “你是要我上门服务?”夏小天眉眼半眯,他本来以为中年人所在的神秘家族会有更多的顾忌,可是如今看来,似乎并不是这样。

    “不错,要是夏大师不方便,我们……”

    “没什么不方便的,就这么说定了!”夏小天正想探查这个神秘家族的底细,结果人家专门给他机会,他怎么可能放过。

    中年人似乎松了口气,写下了一个地址交给了夏小天,又和老爷子说了几句,然后推着老爷子告辞离去。

    夏小天他们也从宴会厅出来,走在路上,秦天下处于好奇询问了一下老爷子的病情。夏小天将在自己探知的情况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闻言,秦天下十分吃惊。他没想到,这一场斗医背后,还有这么的谜团遗留了下来。一时间沉浸心神,没有说话。

    陆诗雅神色低落,时不时地拿眼睛看着夏小天,又看看自己的父亲,显得十分的纠结。夏小天看着她的眼睛,也有些舍不得,本来他之前打算让陆诗雅留下来的。

    可是除了这档子事儿,他只怕最近又要离开,陆诗雅即便留下,他也抽不出时间陪伴,更何况现在许多人都盯着他,左思右想,为了陆诗雅的安危,他改变了主意。

    陆诗雅十分失望,但也知道夏小天的安排是出于无奈,只好点头答应,最后还是陆长远看不过去,催促她离开,陆诗雅才压抑着不舍掉头而去。

    只等父女俩走远,夏小天才收回了目光。

    “师傅,你想了半天,想出什么眉目了吗?”转头看向秦天下,夏小天笑着问道。

    “现在证据不足,还无法肯定他们和之前几次袭击你的组织有关。而且……”

    “而且什么?”夏小天低声问道,秦天下想了想才继续说道,“而且,之前那个组织的研究显然已经取得了成功,虽然还有后遗症,不过却和这个老者的症状不尽相同。”

    夏小天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仔细一想,好像的确是这样。秦天下却叹了口气,接着说道。“为今之计,只有亲自向他们求证了。以防万一,这一次,让你父亲陪你一道,也多一分保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