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四十六章 不简单啊
    ,精彩小说免费!

    “既然如此,我先来!”那个叫嚣的小子自告奋勇。今天一天,他自以为是的高傲,在遇到夏小天之后就被摔碎在地,狠狠踩碾。

    这或许也是他最后一次捡回面子的机会。他绝不能让夏小天抢了先。说完这句话,他的脸上再次扬起了前所未有的信心,那模样就好像,只要他出手,就绝不会失败一样。

    转头看向夏小天,嘴角一勾,睥睨道:“我告诉你,你,还有你。”

    说着他也瞟了朴望天一眼,然后才继续说道:“你们,都没有出手的机会,这一场,胜的会是我!”

    朴望天对于这家伙的话,倒是没什么反应,只是淡淡转了转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夏小天却轻轻勾起了嘴唇,有句俗话说得好,不作不死。

    看着那家伙攥紧的手心,夏小天丝毫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对于这家伙先出手他一点也不在意,不,这反而是他所希望的。

    当初这混蛋胆敢调戏陆诗雅,虽然迫于局势他没能把这混蛋怎么样,不过一向心眼不怎么大的他,怎么可能让这家伙好过?

    他早就看出来了,这个老者的情况十分特殊,甚至可以说是十分糟糕。不论是朴望天还是那个小子,想要治好老者的病,几乎没有可能。

    老者体内的情况,已经经不起纯针灸和那种强烈副作用药物的折腾,一个不好,还会把老者往西天路上再送一层。

    要想治好老者贴你的伤,就必须梳理老者体内的内力,并在治疗之前,恢复老者体内的情况,只有这样,才能让老者的身体承受针灸和刺激性药物的刺激。

    而在场能做到这一点的只有他,也只有他配置的药浴配方,才有急速恢复老者体内情况的可能,所以他一点也不担心,既然这小子抢着去丢脸,他干嘛要拦着?

    想到这里,夏小天淡淡一笑,这场比试关系到两国的脸面,虽然心里是那么想的,可是面上他却不做点戏。装出一副欣慰的样子缓缓说道。

    “如此正好,医者仁心,比试虽然重要,但治病救人才是医者的本分,只要能治好这位老先生的病,输个一两场又有什么关系!”

    夏小天的话,说得合情合理不轻不重。不熟悉他的人还真被他所谓的医者仁心唬住了,可是熟悉他的人,诸如秦天下和苏叶这样的,却不禁翻了个白眼。

    “这家伙,怕是早就成竹在胸,现在是等着看那高丽人的笑话了!”苏叶不愧是苏叶,和夏小天做了这么久的兄弟,对于夏小天的脾气可是了解得不行。

    这病如果真那么好治,只怕夏小天说什么也不会让别人抢了先。对于这点,秦天下显然也十分清楚,只不过他比苏叶城府深,因此没有说出口来。

    那群高丽人一个个的却面色阴沉,夏小天这句话分明就是说给他们听的,可是事关胜负,他们却没那个底气让夏小天下来。

    只闭着嘴,一个劲儿的拿眼神瞪着夏小天,要是眼神能杀人,夏小天早就被砍成碎片了。

    中年人既然推出了这个老者作为比试的项目,自然不会阻止,不过眼中多少有些担心,看了那个老者一眼,直到那个老者微不可察的点了点头才开口说道。

    “既然如此,那就由刘希成医生先来!”

    他的话音刚落,刘希成大步走到了老者身边,却并没有立刻动手治疗,反而抓着老者的手,再次探寻了起来。

    “果然!”夏小天一声轻笑,喃喃道。本来之前已经把过脉了,接下来只要对症下药就好。可是之前中年人肯定了夏小天的诊断,也就让这家伙多自己的诊断产生了动摇。

    虽然这是一种谨慎的表现,可是也恰恰说明,其实在刘希成的心里,没有太多的信心。夏小天倒是乐得轻松,操着臂膀站在一边,无聊的把玩儿着手指甲,眼睛却隐晦地注意着那边。

    朴望天就直接了许多,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那边,整个心神仿佛都被吸引了一般。

    并没有过去多久,刘希成就收回了手指,整个人的来脸色都变得有些低沉起来,蹙着眉头似乎在考虑着什么,过了好半天才从身上掏出一个瓶子,倒出了一枚药丸,递给了老人。

    看着这家伙的动作,再看看那颗药丸,夏小天心里的冷笑更甚。这家伙目前的举动都在他的推测之中。老者体内的情况,和当初他们服用的毒药的情况十分相似。

    所以,最稳妥的办法就是,按照解毒的办法,治疗一边,看看效果。可是,这其中有一个致命的不同。老者体内的损伤不是他们之前中毒的情况可比。

    而且这么长的时间过去,老者即便还活着喘气儿,但堆砌在体内过剩的药物残余,却十分凶猛。虽然不能完全肯定,老者体内的药物残留和之前他们服用药物的具体关系。

    可是只论分量,老者体内的可堪之前他们体内药量的十倍。先不说药丸有效没效,即便有效,药丸的药效分量,也绝不可能对老者体内的情况有太多作用。

    甚至药丸的药效还没有发作,就被老者体内的药物残留吞噬了。

    看到这里,夏小天彻底放下了心。虽然刘希成人品不怎么样,但夏小天也承认这家伙在医术一道也还是有两把刷子的,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但如今看来,似乎没什么万一可以让他担心的了。比起刘希成的行动,那个老者的反应反而让他有些吃惊。

    就在刘希成递出药丸的之后,老者没有说出一个字,更没有表示丝毫的怀疑,抓着那枚药丸就丢进了嘴里,连半点迟疑也没有。

    “这老头,不简单啊!”夏小天眼神微微眯起,若不是完全不在乎,那么久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对自己有着绝对的信心。看着这个老者,夏小天本能地把他归为了第二类。 无论是高丽人还是华夏人,都密切留意着老者的情况。心思却各不相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