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四十五章不好意思抢先
    ,精彩小说免费!

    既然这小子冒出去,夏小天也没打算和他争,朴望天站在一边,看着那小子到底怎么看。

    那小子伸手搭上了那个老者的脉腕,沉浸了心神感应了起来,本来信心满满的脸色,没多久就凝固了下去。过了好一会儿才松开了老者手腕儿,在老者的身上观察了起来。

    东瞅瞅,西看看。最后搭上了老者另一只手腕,过了老半天,消失的自信才再次浮现在了脸上,趾高气昂地走了回来。

    站在一边,冷笑着看着夏小天和朴望天,似乎对于自己的诊断,信心十足。

    夏小天和朴望天都懒得搭理这个自信心过剩的家伙,彼此对望了一眼,过了一会儿却又同时问道:“谁先来?”

    两人都被对方的问话弄得一愣,接着相视一笑,夏小天接着道:“那不如一起?”

    “也好!”朴望天倒是没什么意见,两人一起来到了老者的身边,一人搭着一只脉腕,诊断了起来。看到两人的举动,在场的医者都安静了下来。

    同时诊脉,可不是儿戏,毕竟都有肢体接触,诊脉的人,对于病患的脉象也有所影响,而这很有可能反应在另一个人诊脉的脉象之中。

    不过两人却似乎一点也不引以为意,在搭脉的那一瞬间就沉浸下了心神。只不过两人的认真,落在先把脉的那家伙的眼中,可就没那么让人称赞了。

    对比之下,自己诊脉的难度,一瞬间就降低了许多,而这让自我感觉良好的他,不能忍受。

    “哼,没本事还喜欢装高深,我就不信,这个病除了我还有谁看得出来!”哼哼了一句,这家伙再次不屑了起来。

    朴望天和夏小天对此却丝毫没有注意,过了一会儿,两人才交换了手腕,再次沉浸了下去。所有人都看着他们两个,在诊断结束之前便已经好奇了起来。

    不是好奇这个老者的病症,而是好奇,这两个人诊断出来的病症是不是相同。

    甚至有人已经开始打起了赌,赌注是自己独门药酒。那个生病的老者却没有因为两个人给自己把脉有任何的焦虑,倒是看得比谁都开。

    直到两人都收回了手指,老者也没有问一句关于自己病情的话语。夏小天和朴望天对视了一眼,都看出彼此脸上的信心。

    这时,那个中年人才站了出来,询问三人诊断的结果。

    “等等,既然诊断病情也是比试的一部分,就这么说出来,岂不是便宜了某些人?”最先诊脉的那家伙,在中年人问完之后,立刻出口说道。

    “妈蛋,这家伙这么屁事儿那么多?”这一下,就连一群看官都忍不下去。

    “我无所谓,那就我先来吧!”今天自己的同伴丢了太多的连,朴望天实在是忍不下去了,站出来说道。

    说完直接把自己的诊断结果说了出来,至于病因,他犹豫了一下才给出了说明。

    夏小天一直默默地听着,对于朴望天说出的病症连连点头,他之前查出的病症和朴望天说说的几乎一模一样,这个老者,内息虚浮,脏器萎靡,包括血脉和经络,都有不同程度的微缩,而且多处淤堵。

    不过至于病因,他和朴望天却有着截然不同的结论。朴望天断为大衰,可是他却发现,在老者体内有内力残留。

    所以他肯定这个老者之前一定是一个修炼者,还是个修出内力的高手。而且,在老者体内,他发现了,那些残留在经络之中的损伤。

    让他不禁想到了第一场比斗时候吞服的毒丸,这种损伤和毒素肆掠产生的伤损十分类似,而且他感应到了老者身体之中被改造的些微痕迹。

    所以他断定,老者的病因不是大衰,而是过度服用带有改造身体的药物的后遗症。或许是老者太渴望突破,所以忽略了服药的分量,以至于药效过剩,所以对身体进行了反噬,造成了现在的情况。

    听到夏小天的分析,最先把脉地那人却哼哼唧唧地冷笑了起来。

    “哼,不会治病就不会治病,还编出什么药物服用过剩?我看,就连那些症状,你也是听了朴望天的诊断加工胡诌的!”

    这家伙对夏小天冷嘲热讽,夏小天却懒得和这家伙一般计较。不过这家伙却丝毫没有放弃打击夏小天的念头,叽里呱啦的吧自己的诊断也给说了出来。

    “我看你的诊断,和望天的也差不多,怎么,你也是照搬的?”

    “别把我和你相比,我每一个诊断都有理有据,谁想你满口胡说!”那家伙一听顿时不乐意了,反唇相讥,似乎是为了验证自己的本事,没一个症状,他还真生拉硬拽除了一堆理由。

    最后更是鼻孔朝天,对夏小天一通嘲弄。

    “闭嘴!”突然中年人冷喝了一声,把叽里呱啦的那家伙吓了一跳。中年人却没有理他,转向夏小天抱了抱拳道,“夏少,既然你能看出病因,想必必有救治之法!”

    他的一句话说起来有些激动,他自己或许都没有察觉。不过他的一句话,却犹如一个响亮的耳光扇在了那个叫嚣的家伙面上。

    那家伙脸色顿时一垮,之前有多得意,现在就有多尴尬。看着夏小天的目光,除了恨意,再也没有其他。今天他一整天,都因为夏小天这个人而丢脸。

    夏小天看着这家伙心里冷笑。不过却懒得嘲笑他。

    看着中年人期待的眼神,夏小天却没有当这个出头鸟的打算。他清楚,老者的情况十分复杂,即便是他虽然有信心将老者治疗好,可是也难免费一番周章。还有失败的危险。

    他就不相信,另外两人有绝对的信心。尤其是之前叫嚣的家伙,他甚至可以肯定,那小子一定会跳出来,既然有好戏看,他何不先看完了再动手?

    “既然现在大家都知道病因,也都能查出病症,我想大家都已经都有了诊疗方案。诊脉我不是第一,这治疗,我自然也不好意思抢了先!”说完,他看向了那个叫嚣的家伙。迎上夏小天挑衅的目光,那家伙果然跳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