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四十四章 我也很想知道
    ,精彩小说免费!

    眼界高的人,对这场胜负已经不再关注,可是那些还没弄明白的家伙,还眼巴巴的看着场中。

    夏小天操着手臂,好整以暇地站在一边,目光在剩下的两人身上游走。虽然他已经逼出了毒素,不过作为一个医者,他对两人的解毒方式和过程也十分在意。

    少了内心的担忧,陆诗雅也终于稳定了心绪,内心高兴之余,也终于可以作为一个医者来关注这场比斗了。

    时间还在流逝,朴望天捻动着银针的手缓缓慢了下来,深吸了口气,一直以来紧绷的神经也缓缓松懈,转头一看,迎上夏小天淡笑的目光,先是一愣,接着就露出了一抹苦笑。

    伸手将自己身上的银针拔掉,他走了过来,神色带着几许落寞说道:“到底还是慢了一步,本以为终于可以赢你一场的,结果还是输了!”

    朴望天叹了口气,语气多少有些不甘心的样子。夏小天却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缓缓道:“看得出来,你对能够解毒很有信心,虽然我侥幸快了一点,不过其实你也不算输!”

    夏小天认真地说道,其实他自己知道,在这场比试之中他做了一个不小的弊,他最后能够解毒乃是靠了内力的功劳。单轮手段,朴望天只用针灸就将毒素解除,让他内心里赶到佩服。

    至少,如果只用针灸之术,夏小天没有解毒的把握。虽然这场比试能够解毒就行,不过作为一个有追求的医者,夏小天也不得不赞叹朴望天的手段。

    朴望天多少好受了一些,两人谈论着之前的比斗,目光也没有忽略剩下的那人。没过多久,剩下的那个家伙也终于有了反应。

    他刺激穴位的银针被自己抽了出来,重重地喘起了粗气。摇摇晃晃地站起了身子,若不是旁边还有一个柜台让他扶着,只怕,就已经摔倒了下去。

    “毒,我已经解了!”那家伙抬起脑袋,远远看向了夏小天的方向,依旧是那副得意的样子,不过配合着他还没恢复过来的脸色,和委顿的身影,那抹得意看上去却显得有些可笑。

    “这家伙脑子秀逗了吧?”夏小天看着这家伙那副胜券在握的样子,嘴角抽搐,要不是顾忌朴望天的感受,他真想捶地大笑。

    朴望天脸上有些尴尬。他也被这家伙的眼力见给打败了。如今场中的形势如此明显,他真不知道这家伙为什么还能有用这种迷之自信。

    “快,宣布结果!”那家伙迫不及待地看向了那个中年人,催促道,脸上洋洋自得。

    中年人都不禁缩了缩眼神,看着这人也是一副醉相。不过作为主办人,该做的工作还是要做的,既然比试已经结束,那么最后的结果,也不能一直悬着。

    当听到夏小天是第一名,自己只是第三的时候,那家伙显然有些蒙了,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不,不可能,他们的毒已经解了?那刚才服用解药的是谁?”

    看着这家伙一脸不敢相信的样子,再听到这家伙的话,中医们实在是忍不住,笑得肚子都疼了。那群高丽人一个个却面色铁青。

    之前因为自己的两个人被抬下去就已经丢脸了一回,现在听到这个笨蛋还提起这茬,让他们又丢脸了一回,不,是三回,还有两回,是因为自己人输了,和自己的傻!

    “望天,我真的很想知道,这家伙当初是怎么被选做代表的?”夏小天转头看着朴望天,实在没有忍住吐槽了一句。

    “我也很想知道!”朴望天脸上无光,又这么一个队友,他也是无奈不已。

    只等一群人笑够了,那个神秘家族的中年人才接着宣布了第二场的比试,当然,之前一群人都被毒丸折腾得不轻,随意在开始之前,有一段休息的时间。

    夏小天走回陆诗雅这边,拉着这妮子的小手,看着她手心还没消失的指甲印,心里一阵心疼。

    “你这个傻丫头,就对我这么没有信心?还疼吗?”

    “不疼!”陆诗雅凝望着夏小天的眼睛,甜甜地说道。只要夏小天没事儿,这点疼又算得了什么?

    夏小天感受到这妮子深深的目光,心里一热,伸手把她搂近了怀里,陆诗雅挣扎了几下,面色却一阵通红,如今这么多人看着,她虽然很喜欢在他怀里的感觉,可是脸上还是有些发热。

    “放开,大家都还看着呢!”

    “不放!我决定了,这次说什么也不会放你回中南山了,你只能一直留在我身边!”

    听到他的话,陆诗雅心神一颤,却有一股甜蜜弥漫。不过一边的陆长远却甩了个白眼,狠狠瞪着夏小天,一副要上去揍他的样子。

    秦天下却看着陆长远道:“别激动!你真要揍了这小子,心疼的还是你女儿,说不定还会恨上你!”

    陆长远面上一滞,看了自己女儿依偎在拿混小子怀里的样子,虽然不想承认,但却只能承认。最后也只能无奈而又落寞地叹上一口气。

    休息的时间很快就过了,随着中年人一声招呼,第二场的比试也正式拉开了帷幕。当大厅门再次被人推开,所有人都看向了那边。

    一个满头华发的老人坐在轮椅上被人推了进来,苍老的脸上却没有多少神采,整个人看上去都虚弱不已。让人一眼之下就能看出这个老人身有重疾。

    中年人默默的看着那个老者,神色充满了复杂。过了许久才叹了口气,缓缓地说道。

    “这就是第二道比试的题目,三位中谁能诊断出这位老者的病情,并治好他,那么谁就是这次的冠军!”

    “干嘛不把这场放在前面?治病总比疗毒容易!”苏叶听见第二场地规则不由嘟嚷了一句。

    秦天下和陆长远却摇了摇头,他们可都是老江湖了,既然主办方这么安排,那必定有其用意。而且,他们甚至有种猜测,这场比试或许和第一场比试还有所关联。“不就是看病吗?我先来!”不等朴、夏二人发话,另外的那个家伙就自信满满的走了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