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四十三章 已经定了
    ,精彩小说免费!

    夏小天蹙眉沉思着,他确定自己所配置的药方是有效的,只不过他却不知道为什么,药效发散,那些毒素却并没有被解除。

    药效和毒素之间的角力因为第二碗药液入腹而有了改变,骤然加大的药效,让他身体的恢复变得快速许多,而那些毒素的作用开始蜷缩退避。

    夏小天眼神一亮,暗忖道:“看来,我配置的药方,以这个药力还无法中和毒素,不过有了这些药效的存在,这些毒素也发挥不了作用,为今之计,只有在药效消失之前,将毒素逼出体外!”

    夏小天想到就做,之前毒素肆掠,即便他有内力辅助,却依旧无法准确的裹住那些毒素,可是有了药效作为媒介,他的内力作用在药效之上,借助药效的逼出毒素,却不是问题。

    其实他还有一个方法,解毒进行道现在,他还没有用过银针,他肯定,如果用银针刺激血脉,加大药力的作用,他配置的药方是可以对这些毒素有中和作用的。

    不过他却不想那么大费周章,这一场比试他要赢,而且要赢得漂亮,如果有事药物,有是针灸的,就算赢了也没他想要的效果。

    所以他心里有了决定,盘膝坐定,立刻催动内力开始逼毒素。时间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场外一群看热闹的却没有闲着,看着场内的五人不断地议论着。朴望天此刻已经把自己插成了一只刺猬,之前脸上的虚弱却随着针灸的进行好转了许多,不仅仅是他,那个之前调戏陆诗雅的家伙,浑身的颤抖也停了下来,虽然面上的青紫色还在,但在青紫之间却多了

    几分血色。

    看到二人的状态,众人都知道他们已经明显好转。那群高丽人神色终于露出了几分得意,看着犹如雕像一般坐在那里的夏小天,一个个的下巴都快翘到天上去了。

    只有少数的人,一直闭着嘴巴没有说话。目光看在几人身上,神色却始终紧张。

    这些人都是真正懂行的人,他们知道,无论是夏小天还是朴望天等人,此刻都已经进入了关键时刻,胜负的角逐才正式开始。

    那个神秘家族的中年人,至始至终都没有说话,眼睛却在场中的五个人影身上流转,密切留意着无人的状态,那认真的表情,却不只是作为主办方的关注。

    时间却并没有因为众人的关注而丝毫怠慢,朴望天的动作也一直没停,就连那个之前调戏陆诗雅的家伙也取出了银针,在身上扎了几下。

    只有夏小天一个人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仿佛睡死过去了一般,要不是还能注意到她胸口的起伏,这群人只怕还以为他已经死了。

    “你看那个姓朴的,此刻已经完全恢复了血色,只怕不久他的针灸就要结束了!”

    “不只是他,还有那个家伙,之前也不知道吃了什么药丸,皮肤红得跟快烙铁似的,现在你看他的皮肤,已经恢复了正常,连那一头的大汉也干涸了。只怕没多久解毒就能完成了!”

    一群人神色各异,却都不看好夏小天,因为只有夏小天好像并没有什么明显的改变,反而犹如已经自暴自弃了一样。

    听到人群中的议论声,那群高丽人却更加得意,看着夏小天不住冷笑,瞥向一群中医看官的眼神更是充满了不屑,仿佛这个时候他们就已经赢了一样。

    就在这时夏小天的身子却突然颤抖了几下,立刻吸引了一群人的目光,一群还有点民族荣誉感的中医心里往下一沉,已经做好了输掉这场的准备。

    陆诗雅更是满目担忧,本能的跨出了一步,若不是秦天下拉着她,只怕她已经冲上去了。所有的目光都落在夏小天的身上,因为在场只有夏小天一个人代表华夏中医出站。

    只要他撑不下去,那么比赛的胜负便已经定了。

    陆诗雅一眨不眨的看着夏小天,嘴唇更是咬得死死的,因为她怕自己先撑不下去,说出认输那两个字眼。那群高丽人脸上的得意和冷笑却越来越浓,嘟嚷着什么。

    那个翻译听到这群人话语,脸色十分难看,恨不得此刻,听不懂高丽语言才好。

    这些人一个个地都在期待着夏小天倒下去。可是,夏小天颤抖的身影却突然稳定了下来,极点血迹从指间滚落,下一刻他骤然睁开了眼睛。

    脸上的虚弱虽然还没有完全消失,可是那晶亮的眼神,却再不复当初的萎靡。冷眼看向高丽人那边,一甩仰脖子站了起来。

    对着那个神秘家族的中年人拱了拱手,什么都没说站到了一边。

    “前辈,小天是成功了吗?”陆诗雅终于松开了紧咬的嘴唇,带着兴奋转头看向秦天下问道。

    秦天下也松了口气,轻轻点了点头。陆诗雅悬着的一颗心才终于放了下去。就在这时,场中突然发生了变故。

    除了朴望天和之前调戏陆诗雅的那家伙之外的另外两个参赛者,突然倒在了地上,身子抽搐了起来,嘴里呜呜咽咽地说着些什么,一大片白色泡沫从嘴里冒出。

    秦天下和苏叶几个一脸漠然的看着这两个躺倒的人影,面无表情。那个神秘家族的中年人却脸色一变,急忙走了上去。

    中年人将两枚解药取出,眼睛落在一边那群高丽人的身上,出口说道:“两位坚持不下去了,现在我就给他们服用解药,不过,这一场这两位判为失败!”

    说完,也不管那群高丽人是什么反应,也不嫌脏,掰开两人的嘴巴吧解药松了进去,捏着两人的下巴一抬,咕噜两声,两人将解药吞了进去。

    “送两位下去休息!”那个中年人对着那些服务生说道,很快两人就被抬了下去。

    之前看那群高丽人得意,现在轮到看笑话,华夏的人自然少不了一顿冷嘲热讽。高丽人脸色难看,却之装作没有听到,把希望全都寄托在了剩下的两人身上。殊不知,从夏小天睁眼的那一刻,这场的胜负就已经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