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四十二章 到底该怎么解呢
    ,精彩小说免费!

    虽然体内的毒素暂时得到了控制,可是这张药方显然没有起到解毒的作用,对那些涤荡的毒素只有压制的效果。

    更让他在意的是,被毒素破坏的脉络,竟然也丝毫没有恢复的迹象。蹙着眉头,夏小天陷入了沉吟之中。不得不说,这份毒丸的确不凡,不过夏小天也不是轻易放弃的主儿。

    他努力回想着自己配置的药方之中还有没有可以改进之处,眼睛却缓缓飘向其他的人影。他有修为压制,毒素爆发的速度要缓一些,此刻其他四人的情况比其他更加严重。

    一个个的脸上白得看不见了血色,浑身更是犹如浇透了一般。就在他看过去的时间,朴望天终于动了,从事身上取出银针,利索的脱掉了上衣,抬手在自己的胸口刺出了几针。

    动作却丝毫不乱,即便再虚弱之中,也出手如风。夏小天看着他的行针手段,眼神却不由一凝,这份针法他好像听说过,乃是古针之法,即便是现在的华夏,会这种针法的人,只怕也找不出来几个。

    这是一种刺激穴位的古针灸之术,只怕朴望天是希望通过这样而来刺激自己体内的血络,抵御毒素的侵袭。

    “这家伙,果然进步不小!”夏小天不禁嘀咕了一声。对于朴望天这个对手,他一向是尊重的,因为在他的身上有着和其他高丽医者不同的真诚,不是那种眼高于顶的人。

    看到他又掌握了一门针法,夏小天也真心为他高兴。几针下去,朴望天的脸色变恢复了几分。但他手中的动作却并未停止,在自己身上又扎了几针。

    夏小天认真地看了几眼,勉强弄清了朴望天的战略这才转开了目光,看向了其他人的方向。

    之前那个调戏陆诗雅的青年,也终于行动了起来。从怀里摸出了一个瓶子,甩手倒出了一颗黑漆漆的药丸,送入了自己的嘴里。

    好一阵咀嚼才吞了下去,没多大一会儿,这家伙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脸上、脖子一片通红,就犹如被火炙烤一般,红得有些诡异。

    满是细汗的额头,更是冒出了一个个晶亮的水珠,混在一起,形成了一道道涓流,不出一会儿,他的衣服就彻底湿了,比起淋了一场大雨也丝毫不差。

    夏小天眼神眯了起来,目光落在那家伙裸露的手臂和脸颊之上,没放过任何一个细节。那家伙浑身的颤抖越来越是剧烈,汗水却一直不曾断过。

    “看来他是用了一种刺激血络的药丸,不过,看这小子的样子,只怕这种药丸的副作用不小!”夏小天没多久就收回了目光,嘀咕了一句。

    除了这两人,其他的两个,现在也还没有动手,张夏小天看着那两人越来越是虚弱的样子砸了砸嘴唇,收回了目光。

    巡视一周,对于目前的战局他已经心里有数,反而不那么着急了。他再次沉心静气,留意起了自己体内的情况。

    之前体内的角力,却并没有消失,反而有种越演越烈的趋势,自己配置的药方的药效,似乎发挥了作用,之前还不见好转的身体,慢慢浮现出修复的趋势。

    可是他也发现了一个很古怪的情况:即便如此,那枚毒丸的毒素却并没有丝毫消减,不要说被吞噬,就连驱逐也并没有。

    可是他体内的药效,却在不断减弱。不,准确的说是他的身体在不断的吸收体内的药效。

    “看来,我配置的丹药对那种毒素没有作用,但却对我的身体有效!可是照这么下去,药效被吸收完毕,毒素迟早会再度爆发!”

    夏小天无奈认清了这个现实,没有犹豫再次走入药材堆中挑拣了起来。为了防止毒素扩散,在没找大解毒之法的情况下,他觉得自己有必要保持体内药效的充足。

    只要能够压制住毒素,不让毒素爆发,他就还有时间想办法。不过他的从容,在一群看官眼中却是不同的理解。

    “秦前辈,小天他这是做什么,为什么挑选一模一样的药材?”苏叶是在是压抑不住担忧,自己却看不懂夏小天的行动,只能向秦天下请教。

    一听此言,陆长远和陆诗雅也转头看了过来,一个是因为好奇,一个却和苏叶一样是因为担心。

    秦天下却吸了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他虽然知道夏小天的配置的方子有什么作用,但不知道毒素的详情,他也无法断言。

    “我也看不出来,不过他既然连续捡了两份一样的药材,那就说明,他想出来的方子是有用的。不管怎么说,他的情况好转了许多,我们就别太担心了!”

    秦天下轻声说道,夏小天是目前场中情况最好的一个,对比之前,他的脸色和身体反而有所好转。语气担心,还不如给自己也给夏小天多几分信心。

    苏叶无奈地点了点头,他们瞎担心似乎也没什么用,只能站在一边,密切关注着夏小天的情况。陆诗雅咬了咬嘴唇,努力维持着自己脸上的平静,心却始终放不下去。

    “好了丫头,这小子邪乎得很,你要相信他,我就觉得,这一场他一定能赢!”陆长远看着女儿的脸色,苦笑了一下,心里多少有些不是滋味儿。

    不过他早就默认了两人的关系,就算有点吃醋也只能自己忍着。看到女儿担忧的样子,小声地宽慰了一句。

    陆诗雅点了点头,不过却丝毫没有放轻松的样子。

    秦天下看在眼中,也只能无奈苦笑,这比试他也无法上场,也不能帮上其他的什么忙,只能靠夏小天自己。

    “臭小子,你可千万别让为师失望啊!”默念了一句,秦天下小小叹了口气,摒除了杂念,转向了场中。

    夏小天对于这些都不知道,他干了一碗,皱着没有冥思苦想。虽然体内的毒素暂时被压制无法弥漫,但只要没有解毒,终究是个隐患,他要的是胜利,完美的胜利,所以这个毒必须解。“这个毒,到底该怎么弄呢?”揉着脑袋,一时之间,他竟然也想不到一个合适的方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