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四十一章 总算有点效果了
    ,精彩小说免费!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场中五人身上,夏小天吞服毒丸之后,另外那三个高丽人也一仰起脖子将毒药给吃了下去,五个人都站在一边,仔细的感受着体内的变化。

    陆诗雅和苏叶等人眼睛一眨眨地看着夏小天,生怕他出什么意外,陆诗雅嘴唇抿得紧紧的,拳头也攥在一起,心里打定了主意,如果夏小天不能自己解毒,就算认输,也绝不能让夏小天有事儿。

    紧张的时刻,时间往往过得格外缓慢。夏小天闭着眼睛沉浸心神,注意着体内的变化。十多分钟之后,体内风平浪静的感觉就彻底消失,

    一股灼热从体内升腾,可是当那种感觉扩散,一股冰凉掺杂在那股灼热之中,犹如一头细长的冰蛇在体内流转。夏小天脸色也在一瞬间白了下去,和他一样,其余四人也都不禁坐在了地上,脸色一个比一个难看。夏小天也缓缓滑到了地面,盘膝坐定,试图用内力压制体内的毒素,让自己的毒素扩散得稍稍缓慢一些

    。

    同时他更是全身灌注,密切留意着体内的改变。没多大一会儿,流窜的毒素开始堆叠起来,速度却突然减缓,却犹如一只纠集的小兽,开始撕咬他的内力。

    连同经络,血脉也一并撕咬。这个过程并不快,却分外清晰,他能够感受到体内中气的流逝,就连经脉和血络都变得许多了下去。

    “不对,这种毒素是在吞噬我体内的生气,摧毁我的身体!”夏小天眼神一凝,他意识到了这种毒素的不同寻常。

    一般的毒素是直接侵入血液脏腑,对体内进行感染似的侵占,造成脏器功能的丧失。可是在他的感知之中,这种毒素却有些不同。

    这些毒素虽然也侵蚀了他的血脉脏器,可是却并不是强盗似的抢占,而是在以一个诡异的方式剥夺他血脉脏器的能力。

    除此之外,他还能感受到那种血脉和脏器被改造的感觉,就仿佛当初他进入药浴之后的那种感觉一样。润物细无声。

    “这难道是某种基因产品?”自从将药浴的配方和林青山的研究结合起来之后,他便意识到了一个事情,药浴有种改造基因的能力。

    而如今,服下这种毒丸的感受和药浴的时候相似,他不得不往这个方向去想。他眉头一皱,不禁看了那个中年人一眼,对于这个神秘家族的身份更加好奇。

    不过现在他没有更多的精力去想这些,为自己解毒才是要紧。药浴的作用是强化身体,让自己的体魄更加强健,这种改造和现在他吞服的毒药有着截然相反的效果。

    这两种截然不同的作用效果,有没有彼此相克的作用?夏小天忍不住想到,现如今,他的身体衰弱,让他无暇细想,他决定试一试。

    想到就做,当初的药浴可是泡澡用的,他也无法在现场把自己剥个精光放一个澡盆洗澡。要把药浴改成吞服的药方,却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

    虽然当初和师傅有过这方面的构想,但却因为林青山当时的研究而搁置了,现在他不得不由之前的构想发散下去。

    走到那个神秘家族准备好的药材堆里,夏小天挪动着脚步,缓缓巡视了起来,脑海之中却转个不停,将他几乎所有的药理知识几乎都给用上了,最后总算是捡出了一副药材。

    看着他的举动,场外的看客却神色不一。苏叶和陆诗雅显然松了口气,他们了解夏小天,以夏小天的性格,一旦动手,就绝不会无的放矢。

    “这小子……”秦天下却看着夏小天嘀咕了一句,夏小天捡出的药材他都清楚,以他的药理经验,自然也不难猜到夏小天的打算。

    可是明明是一场解毒之试,夏小天却弄出药浴相似的药方,他不禁有些疑惑。转头看了那个中年人一眼,眼神却越来越沉。

    这边是松了口气,高丽人那边却一个个的都急了。这场比试不仅仅不仅仅是解毒,解毒的时间也同样重要,眼看夏小天已经行动,自己的人都还坐着,他们的脸色一个个都变得焦急起来。

    夏小天对于这些却全无感应,现在他专注于熬药,等药熬好了,他立刻给自己满了一碗喝了下去,等待着药效的发作。

    其实他自己的心里也没有多少底。毕竟这种毒药他之前从未听说,而自己配置的药方能否有效也还难说。

    但就这么一会儿光景,毒药的药性却越来越是汹涌,不仅仅是朴望天他们三个,夏小天的额头上也布满了细密的汗珠。

    那种力气逐渐远离的感觉越来越强,身体的虚弱也变得更加明显,本就虚弱的脸色,一下子苍白如纸。就连呼吸也变得羸弱了许多。

    仿佛有一枚巨大的石块压在心间,堵住了气管,没呼吸一次,都要花去许多的力气,而虚弱却变得更加浓烈。

    夏小天运转功法,调去内力,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压制毒素,可是作用却微乎其微。看到这个情形,陆诗雅刚刚才放下的心,一瞬间又给提了起来。

    直勾勾地看着夏小天,指节都被自己握得有些发白。眼里的担忧都已经要溢出眼眶了。

    夏小天也终于感觉到了吃力,毒素的发作比起他想象得还要强上一些。好在并未过去多久,吞服的药液也终于有了反应。

    意思清凉冲破了体内的灼热,渐渐弥漫上了那条游走的冰蛇上,冰蛇立刻停了下来,那种清凉开开始挥散,冲入那些毒素之中,两股截然的同的感受在体内进行了角力。将弥漫的毒素抵御。

    夏小天终于感受好受了一些,脸上的苍白也消退了几分,只是额头上的汗珠却并没有消散。夏小天重重吁了口气,这才凝望着陆诗雅的方向,递出一个让她安心的眼神。

    看着他的眼神,陆诗雅却笑不出来。那些高丽人的脸色却在一下子难看了许多。“总算是有点效果了,不过似乎还不够啊!”夏小天收回了眼神,眉头却再次皱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