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三十章 是我们输了
    ,精彩小说免费!

    夏小天岂是省油的灯,邰杰这玩意儿死不要脸的样子,看着就让夏小天恶心,以他的脾气,怎么可能任由邰杰指摘?

    夏小天一句话,就把邰杰推到了风口浪尖。邰杰作为一个后辈晚生,一群前辈都没有说话,他却跳出来挑刺儿,而且找茬的点一点水平都没有,这不是存心让夏小天涮吗?

    一看一群老家伙的脸色都不太好看,司徒南也终于挂不住了,转头狠狠瞪着邰杰,怒声道:“混蛋小子,给我闭嘴!”

    到底是师傅,生气起来,这徒弟多少有点心虚。不过司徒南还是嘀咕了邰杰的不忿之心,只是缩了缩头就又抻了起来,咬牙说道。

    “这一场,就算是平局,加上之前的两场,三场比试不过依旧是个平局而已,你要做这个全国中医协会的会长,除非能赢,否则我不承认!”

    说道最后,邰杰声音都沙哑了起来。那脸色更是阴沉得可以。一群人看着他,一个个都不断地摇着自己的脑袋。

    他们也算是看着邰杰一路走到了今天,可是直到今天,他们才看到了这个完全不一样的邰杰,而这或许才是真正的邰杰。除了失望和唏嘘,对于这个医道的天才,他们再也没有了其他的情绪。

    刚愎自用,自以为是,这些毛病那么讽刺而又那么显眼。这和以前那个温文尔雅,谦虚谨慎的邰杰,简直就是两个人。

    司徒南对他更是失望透顶,他最为裁判,其实知道,之前的两场,夏小天已经胜了,悬丝断脉,夏小天即便是用一条麻线,做出的诊断也毫无差错,诊断的时间甚至比自己的土地还短。

    要不是书写那份详细的病理报告,他甚至可以比自己的弟子先进去给病人施针。即便如此,夏小天的时间也只是稍有落后罢了。

    而自己的徒弟,除了一个病名,对这种病情的诊断再也没有其他。虽然这样就已经足够,但是这却并不能成为邰杰自以为赢了这场的理由。

    而在裁判的共同裁决之下,这一场也不过是被判为了平局而已。之后的针灸,邰杰简直就是完败。

    这样邰杰还敢说前面的两场,不过合起来就是平局,让司徒南的脸上也一阵潮红,那是被臊得。看着自己徒弟那副阴冷的模样,司徒南再也忍不住,几步冲了上去,甩手给了他一个响亮的耳光。

    “给老子滚出去!不要让我再看到你!”司徒南虽然怪癖,但是也很少生气,突然看到他打发雷霆,即便是他的同僚、好友也一阵诧异。

    邰杰不可置信地捂着自己的脸庞,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的师傅,这也是他第一次被师傅教训,而且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当着夏小天的面。

    内心的不忿一下子爆发了出来,对着司徒南吼道:“为什么打我,我不过是……”

    “滚!”看到这小子还要申辩,司徒南脸上漆黑,指了指门外,用一个字打断了他还没有说完的话。邰杰却似乎并没有就此咽下这口气的打算,张嘴又要说些什么。

    这时,几个年轻人实在是看不过去,也不想眼看着事情越高越大,人架着一边,将邰杰给拖了出去。为了避免这家伙再说错话,甚至用手捂住了这家伙的嘴巴,只听到一阵呜呜咽咽不断传来,越走越远。司徒南犹自生着闷气,出了这档子事儿,他的脸上也挂不住,对着秦天下和覃方洲几个抱了抱拳缓缓说道:“今日比试,是我们输了,按照约定,对于全国中医协会之事,我司徒南不再反驳。一切听凭会长

    做主!”

    说完,他也没有多待,一掉头也跟着王门外走去。知道这老头儿还在气头上,所有人都没有出口阻拦,毕竟大家都知道,他再待在这里,也不是个滋味。“秦兄,小天,这次是让你们看笑话了。不过如今比试已经落下了帷幕,咱们也说说接下来的事情吧!”覃方洲作为会长自然也多少有些尴尬,不过这时候他可不能像司徒南那么撂挑子,只能略带歉意地说

    道。

    “哪里话,说到底这事儿我们师徒多少也有责任!”秦天下淡淡说道。

    覃方洲也没有多说,招呼秦天下师徒,和一众老头子离开了病房,来到了会议室内。

    按照当初定下的约定,一旦夏小天在比试之中胜出,柳江中医协会,不仅全力支持全国中医协会的创办事宜,同时也认同夏小天来做这个全国中医协会的掌舵人。

    既然现在比试已经有了结果,夏小天以胜出告终,柳江中医协会自然也没有反驳的理由。只不过,这件事情毕竟不是小事儿,许多细节还需要商议决定。

    比如,柳江中医协会将以怎样的姿态参与全国中医协会的创立事宜,又比如,柳江中医协会和江海中医协会的存留问题等等。

    夏小天既然作为日后全国中医协会的掌舵人,这些事情自然需要他来进行宣布。

    在他和师傅的构想之中,全国中医协会,是一个系统传承的起点,同时也是一个服务广大民众的大型福利机构。柳江和江海的中医协会不需要解散,但却隶属于全国中医协会,作为全国中医协会的分会存在。而在协会之中,各医者可以以不同的身份参与,常驻,挂名都可,不过有一点却必须保证:一旦中医协会召

    集,必须响应。

    而在协会内部,创立研究会,钻研中医;建立共享机制,技术共享,病情共享,扫除敝帚自珍的现状;同时也需要建立系统的培训机构,为新生代的中医继承者提供良好的传承环境。

    这些构想现在都还有些空泛,不过如果真的建成,对中医界绝对是个难得的福音。

    “秦兄,你这份情怀让我佩服,虽然人微力薄,但我覃方洲,愿意为秦兄的报负舔一份力!”覃方洲第一个表态。其他人也纷纷赞成。

    看到这一幕,师徒俩的心才终于落了下去!时至今日,师徒俩的计划,也终于有了实质性的突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