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二十九章 平,平局?
    ,精彩小说免费!

    两个病人都成了夏小天的病人,再比试用药,显然有些不太合适,而之前的两场,把脉和针灸,在此刻其实早就已经有了分晓。

    本来中医协会的人,准备几个比试者,但是看过了夏小天的手段,这些原定的参赛者,已经没有了必胜的把握。而所有的目光最后毒集中在了一个人身上。

    这是一个留着山羊胡的老者,头上挽了一个发髻,如果换一身衣服,倒不像是个一声,反而有几分仙风道骨的味道。

    夏小天看到所有人都望着这个老者,夏小天本能的察觉到,这个老头也一定是个医道高手。只是不知道,此老者擅长地是哪个方面。“罢了,夏医生一手针灸功夫难有人及,麻绳悬脉更没有几人能够做到。在这两个方面,夏医生已经难有匹敌。不过说好把脉、行针、药理三者皆比,总该有始有终,这最后一场药理,就由我老头子出战吧

    。”

    这个老头背负着双手,缓缓从人群之中走出,他的话,却没有人反驳,显然是默认了他口中最后一场的约定。

    “师傅,这位前辈是?”夏小天自然也看出了这个老头气势不凡,敢在这个当口宣布出战药理一场,显然有着几大的信心。而其他人的眼神,也显示,他们对这个老头推崇备至。

    只不过,夏小天对此人却不甚了解,因此才小声地询问师傅,这个老头的来头。

    “他是姚彦,现在中医学界,在药理一道,也算是泰山北斗的人物,你放手去比,即便是输给他也不丢人!”

    秦天下小声地介绍了一句,不过最后那句话却让夏小天听得不太舒服。虽然这个姚彦不是寻常货色,但师傅这语气,活脱脱就像是他会输一样,弄得他有些憋闷。

    要知道,比起针灸和诊脉,他对药理的信心更加充足,这同样也是他的拿手强项,被亲师傅这么不看好,夏小天怎么能不郁闷?

    “谁说我就一定输了,今儿我还偏要赢给你看了!”嘟嚷了一句,夏小天走了上去,冲着姚彦抱了抱拳,保持了后生晚辈该有的礼仪。

    “前辈愿意赐教,乃是晚辈的荣幸,不过后生虽然学艺不精,但也必定全力相赴,还请前辈多多指教!”夏小天谦而不卑,态度尽显诚恳。

    姚彦盯着他点了点头,再看看一边一脸不甘的邰杰,却不经意地摇了摇头。比起邰杰,显然他更欣赏夏小天的心性。

    虽然他答应出战,并不代表,就把夏小天看做了敌人。只不过,这场比试,毕竟事关柳江中医协会的脸面,他不得已而为之罢了。

    除此之外,能够在比试中看到中医学界新生代的实力,也是他作为前辈的欣慰。当然,这场比试还关乎全国中医协会的建立,夏小天作为未来全国中医协会的掌舵人,他也需要亲自试一试夏小天的底。

    见过礼之后,这场比试也正式拉开了帷幕,一个病人被请入了病房之中,一看这个病人就知道这个病人病得不轻。

    气息虚浮,色偏暗淡,连走路的脚步也显得有些浮动。姚彦和夏小天同时对这个病人进行诊断,在主持人确定二人都确诊之后,便奉上了纸笔过来。

    二人各据一面,奋笔疾书,两张洋洋洒洒地药方就二人全身灌注之下完成。几乎同时落笔。将药方展示了出来,这一次点评却是在场所有的医者。

    只是当他们看到这两张方子,脸色一个比一个古怪。看看夏小天,又看看姚彦,活脱脱一副见鬼的样子。

    姚彦也注意到了众人的脸色,本来在点评结束之前都不打算参看药方的他,也终于忍不住走到了夏小天那张方子的面前,当看到那张方子,姚彦先是狠狠一愣,紧接着就哈哈大笑了起来。

    那粗狂地笑声,让一群人看的有些迷糊,转头看过来,仿佛在问:你笑什么?

    不过姚彦却没有回应他们疑问的眼神,目光环视一周,保持着脸上的笑意,淡淡地说道:“面对这两张单方,你们还有什么好犹豫的,结果不是已经很明显了吗?”

    邰杰一只没有懒得去看夏小天的方子,他之前输了显然心里还有疙瘩,不过如今看到姚彦的笑容,自然将这份笑容理解成了得意,对于姚彦,他有着绝对的信心,这时候自然以为姚彦是赢了。

    冷眼看着夏小天,脸上却是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可是他却忽略了一个事实,人家姚彦德高望重,岂是他这种小人之心可以揣测的?

    那群看着药方的医者却都不由叹了口气,最后目光都落在了主持人的身上。主持人抿了抿嘴唇,过了一会也不禁笑了出来,张嘴宣布这场的结果。

    “犹豫两人书写的药方一模一样,所有时间也并无先后,所以这场断为平局!综合三场比试,夏医生胜!”

    “什么!平,平局?这不可能,绝不可能!”邰杰却脸上的幸灾乐祸一下子定个,仿佛不敢相信地拨开人群冲了出来。径直冲到夏小天的那张药方前面,越往下看,脸色越是难看。

    这张单方和姚彦的那张,无论是药名还是用量都别无二致,唯一的区别就是截然不同的字迹,和药名的排列顺序罢了。

    “不可能,怎么会这样?”邰杰失神落魄地转过了头来,一手指着夏小天,挣地是脸红脖子粗,“不对,你一定是偷看了姚医生的药方,一定是这样!这场胜负不算,你作弊了!”

    突如其来地指责,让在场所有人都转过了目光,看着邰杰气急败坏的模样是,神色却不一而论,但唯一相同的就是那深浅不一的失望。

    作为他们共同看好的后起之秀,如今,邰杰的表现,却让他们大摇其头。再看夏小天那不急不躁的神色,对比有多大,失望就有多深。“邰兄,病人是贵会准备的,夏某也是第一次见。要说夏某抄袭姚医生的药方,呵呵,众目睽睽之下,你是说,在场的诸位名医也都有眼疾不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