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二十八章 谢我还早呢
    ,精彩小说免费!

    在场之人,一个个面色诡异。夏小天所用针法多是失传的针法。即便一群老家伙也不是人人见过。更何况,这一次邰杰的病人变故突然。

    夏小天一直都在处理自己的病患,可是却依旧能迅速的做出反应,而且下手毫不迟疑,就仿佛一早就看出了邰杰手中病人的病情,这份眼界,这份果决,就算是这些老中医也不一定有。

    最重要的是,眼看邰杰的病人病情稳定,而且迅速好转,证明了夏小天的应对并不是鲁莽之为。就在夏小天下针之后,这个病人就已经不再是邰杰的病人了,之属于夏小天。

    即便是这些老中医,也不敢在这个病人身上继续施针。这份本事,不仅强悍诡异,更是让人叹服。不由得,看向邰杰的目光充满了同情。

    虽然看似小露了一手,但这一局,夏小天不仅仅展示了自己高超的针灸之术,更是对自己看病问诊的本事有了更大的展示。

    “邰兄,别愣着了,我这边病人还等着我呢!”夏小天将手从邰杰病人的身上移开,退出了几步,将位置让了出来。

    看着他一本正经的脸色,邰杰的脸色一片紫青,那是被自己给臊得。就连司徒南的脸色也变得十分难看。夏小天却浑然没有注意到的神色变化一般,转过了身子,往自己的那个病人走了过去。

    就在这时,一声叹息在静悄悄的室内传来。司徒南深吸了口气,慢慢抬头看了夏小天一眼,蠕动着嘴唇缓缓地说道:“这一场,我们认输!”

    这句话说出来,一群老家伙的脸上都有些悻悻之感,明明是徒弟输了,可是却是师傅将这句话说出了口。而这句话又何尝不是这群老家伙的心声?

    因为,事到如今,这个病人,即便使他们经验丰富,也不再敢轻易触碰,或许在场,除了夏小天,还有一个人有那个本事,不过这个人却是夏小天的师傅。

    他们输了,输给了这对师徒。即便不愿意承认,可是现实却那么**裸地摆在他们的面前。

    “啊,司徒前辈,这比试都还没有结束,您怎么就……”夏小天没有说完,微微转过头看了一眼邰杰方向,接着道,“而且邰兄他……”

    夏小天一脸迷惑的表情,浑然一个人畜无害的小白兔的样子。不过看着他的样子,一群老东西却恨得牙痒痒,这不是存心刺激他们吗?不过这时候,这群老东西都很默契的没有开口。司徒南吁了口气,看着自己徒弟那一双喷火地眼神,摇了摇头道:“夏医生,医者父母心,这个病人虽然脱离了危险,但情况并不乐观,我师徒已经无能为力

    ,还请你继续诊治是!”

    说出这句话,司徒南仿佛一下子又老了十岁。不过他刚说完,邰杰就吼了出来。

    “师傅,我还没有输,这个病人,这个病人,我,我能……”

    邰杰气急败坏的语气,毫无底气的声音,听得一群人眉头大皱,司徒南转头狠狠瞪了邰杰一眼,拖着他离开了病床旁边。

    夏小天却默默地望着这个老者,之前对这个家伙存在的一点芥蒂在这一刻却突然消散了。不管怎么说,此人虽然有点心高气傲,但作为一个医生,至少这份医德是值得尊敬的。

    而他,即便高傲,也有他高傲的资本,但在高傲的同时,却能以患者为先,放得下姿态,这就够了,这就已经值得让人尊敬了。

    夏小天看着司徒南认真道:“前辈放心,这个病人我接下了,绝不会让他有事儿!”这一刻,夏小天也突然认真了起来。而接下来,他把两个病床直接拉到了一起,同时对两个患者进行施针。之前邰杰手下的那个病人,也在夏小天的治疗之下,渐渐恢复了正常的脸色,慢慢从昏迷之中清

    醒了过来。

    “我,我还没死吗?”虚弱地声线,四处游动的目光,心有余悸的样子,却那么明显。

    “老哥,阎王殿现在客满,你这硬挤进去阎王爷也不收啊!”夏小天捻动着针尾,微微转动着银针,带着一丝笑意说道。

    “这么说我是活,活过来了?是您救了我吗?谢谢你医生,谢谢你!”那个人眼神骤然一亮,浓烈的惊喜溢出眼眶。

    “谢我还早呢,你的命是救过来了,不过这病可还没有治好,你再忍忍,很快就可以了!”夏小天温和地说道,脸上的笑意一直不曾消退。

    或许是被这份柔和的笑容感染,这个病人的也终于松弛了下来,呼吸也变得轻松了许多。夏小天却让他不要说话,好好躺着。

    一边一个,夏小天却谁都没有忽略,这时候,其他人也鸦雀无声,他们被夏小天这份胆魄和实力镇住了,那份手段更是让人心惊。

    同时掌管连个病人,一齐施针,却依旧丝毫不差,真真精准,娴熟的手法,果断的手段,让这群家伙也无话可说。

    第一次,这群老家伙开始考虑,为什么秦天下作为天下第一神医,却一定要让这个年轻人来主持这个还没有建成的全国中医协会的大局。

    “他,或许,真的有那份实力,我们……”

    “看来我们是老了,江山代有才认出,也许,中医的未来,应该在他们这些年轻人的身上!”

    不少人的心里突然冒出了这样的念头。这也是他们这么长时间,开始正视夏小天,将他作为一个医生,而不是一个后背来看。

    少了几分妒忌,多了几分理解。这些人的表情变化,落在秦天下和覃方洲的眼里,二人相视一笑,微微出了口气。

    时间一分一秒的度过,夏小天的针灸终于步入了尾声,当所有银针从患者身上拔出,两个病人都给夏小天弯了弯腰,别的可以作假,可是身心的轻松却做不了假,他们知道,他们的病的确是好了很多。

    夏小天让他们不要客气,作为一个医者,治病救人本就是分内之事。定好的比试,却因为这场变故而不得不做出改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