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二十七章 让你装逼
    ,精彩小说免费!

    “妈蛋,老子装逼的时候,你还在抱着蛋玩儿呢!”

    夏小天嘟嚷了一声,这家伙这个逼装得也是够了。不过他向来喜欢打人脸,这家伙要装,他就比他更装!

    “不好意思,谁手里有线?”夏小天转头对着一群围观群众问道。可是谁会没事儿装一坨丝线在身上。一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摇了摇头。

    夏小天一脸失落,伸手在身上掏了几下,略显无奈的抓出一团麻线,失望地说道:“哎,看来,只能用这个了!”

    看到他手里的麻线,一群老中医却忍不住笑了起来。悬丝断脉可不是儿戏,对丝线有着几大的要求,毕竟不是直接接触脉腕,丝线的敏感度就变得十分重要。

    当然根据医者的水平不同,这种丝线的要求也有所不同。可是从古至今,还没有听说过用这种粗糙的麻线作为悬丝断脉材料的。

    夏小天懒得搭理他们任凭这群人笑话,招呼人把麻线牵入了屋内,拈着麻线的一头,仔细的辨认了起来。

    直到两人都闭上了眼睛诊断起来,一群人却还在讥笑着。秦天下眉眼一沉,冷声喝了一句,一群人才勉强安静了下来。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着,两人却并不是单纯的抓着线头的一端,是不是还会拨动两下。过了将近十分钟的时间,两人同时睁开了眼睛。

    “纸笔!”几乎同时喊出了两个字。这次的比试,比的就是诊脉、针灸、抓药。诊脉自然是一个判定胜负的方面。

    两个病人虽然说是症状相似,但也有可能是同一个病症,两人都不愿意自己的诊断结果,成为另一个人的参照的方面。

    听到夏小天的声音,邰杰转头看了过来,眉头挑动,冷哼了一声。

    直到邰杰走入了病房,夏小天才将纸笔递了回去,迈着轻松的步子跟了进去。战场转移,裁判也跟着走入了房间。

    而此刻的邰杰已经将针灸用具消了毒,解开了病人的衣衫。夏小天缓缓走到对面病人的床榻,不紧不慢地给针灸用具消毒,和病人聊着天。

    他解开病人衣襟的时候,邰杰就已经动上了手。

    “医生,这个疼不疼?”床上的病人看到夏小天提起的银针,眼神缩了缩,显得有些害怕的模样。夏小天却淡淡一笑道:“你被蚂蚁咬过吗?”

    “俺住在乡下,蚂蚁多,没少被咬!”

    “那你觉得疼吗?”夏小天含笑说道。那个病人摇了摇头。夏小天继续道,“那就对了,这个就和被蚂蚁咬差不多!”

    说着,夏小天安慰了几句,手里的银针一沉,刺入了病人的皮肤,微微转动,另一只手却也没有闲着,接连的银针被他提起然后刺入,动作快如闪电,行云流水。

    明明后动手,可是这进程却比邰杰快了不是一点半点,邰杰晃眼瞥到夏小天的动作,眼神一沉,手上的动作也跟着加快了几分。

    看到他的行动,司徒南脸色一变,本来蠕动嘴唇想说些什么,可是当迎上秦天下看来的目光,又将到嘴的话头吞了回去,只是眼睛却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徒弟这边。

    十枚,二十枚……

    两个病人身上的银针越来越多,那些在门外观看的围观群众,看着那密密麻麻的针扎在病人身上,一个个都砸了咂舌。夏小天的手法伴随着驭气的技巧,不仅仅是针灸,同时也在用内力透过银针缓解病人有些紧张的情绪。那个病人或许是之前太过紧张,当针灸落在身上,反而一股酥酥麻麻的感觉,格外舒服,竟然睡了过

    去。

    夏小天也不禁一愣,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个情况,不过不妨碍施针,他也就没有把病人叫醒。

    反观邰杰手下的病人,一只都瞪大了眼睛,看上去十分紧张,每当银针落下,瞳孔就会缩一下。

    “医生,还要扎多少,我有些心虚,你能不能慢点?”

    邰杰的那个病人,突然出口说道,邰杰却一脸冷漠道:“闭嘴别动,这也是为了你好!”

    被邰杰板着脸说了一句,那个病人耸了耸眉毛,却显得更紧张了,邰杰却没有继续开解他,手上的动作却丝毫没有停止。

    可是,那个随着邰杰又一针落定,那个病人紧张的面孔顿时异变,变得扭曲了起来,那脸上隐隐带着的苍白,在一瞬间被青色覆盖。

    下一刻,那个病人的身体就猛地抽搐了起来,在床上一颤一颤的,一股白沫从嘴里溢出。邰杰脸色大变,急忙摁住这个病人,提起银针又扎了两针。

    可是病人却丝毫不见好转,反而伸长了脖子,一脸青紫,剧烈起伏的胸口,仿佛下一刻就会背过气去。

    司徒南也淡定不了了,立刻冲了上去,一把将邰杰扯了出来,自己凑了上去。提起银针,对准了病人,可是病人却不断挣动,让他一时之间定不住穴位。

    秦天下和覃方洲也动了,这时候人命关天,他们也不能作壁上观。可是他们还没有走进,突然一条人影一闪,夏小天的身影从自己这边的病床抽离,瞬间逼入了那边。

    没管还在对穴位的司徒南,夏小天提起手掌在邰杰的那个病人身上急速点动了几下,那个病人扭曲的身子瞬间定个,夏小天立刻抓住一根银针对准了病人身上的穴位刺了进去。

    一根,两根……

    直到他手上的动作一缓,那个病人僵直的身体才慢慢松弛了下来,胸口的起伏也变得平缓了一些。

    “邰兄,这根针扎早了,在这个穴位之前,你应该有个铺垫才对。不过没关系,我已经纠正过来了,现在这套针法,也能有一样的效果。”夏小天淡淡的说道。

    邰杰的脸色却一片铁青,因为这套行针的方式,他看都没有看过,对这个病人的治疗,他却无法下去,接下来的针只有夏小天才知道该怎么走!

    “你……”“不用谢,互相帮助是应该的,应该的!”夏小天一脸淡笑,盯着邰杰,心里却一阵冷笑道,“让你装逼,老子看你现在怎么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