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二十六章 悬丝诊脉
    ,精彩小说免费!

    夏小天的话,立马引爆了全场,作为一个后生晚辈,这时候插口,显然不太合适。

    覃方洲脸色也变得有些难看。秦天下拉了夏小天一把,但夏小天却装作没有看到。

    来之前他其实已经有所准备,知道这一次来中医协会,一定会不受待见,本来他也不是一个不懂隐忍的人,但他也有自己的打算。

    这一次,他是作为未来全国中医协会掌舵人的人选而来参加比试的,代表的不仅仅是夏小天这一个个人,还有未来所掌握的权威。

    所以,他绝不可能低声下气。不然,以后他就算赢了,就算掌管了全国中医协会,也没什么好事儿。既然他打定了注意要赢,打定了注意要成为全国中医协会的掌舵人,威仪,就需要从现在竖立。

    覃方洲也没再继续罗嗦,直接提出了比斗的赛程,而第一场,就定在了明日,对手正是邰杰。这场比斗主要比三个方面,诊脉、针灸还有抓药。

    而评委,包含秦天下,司徒南、覃方洲,还有另外两个老中医。对于赛制和规则没有更多的疑问,参赛的双方也没有异议就这么定了下来。

    司徒南第一个甩手而去,其他的老中医也相继离开。秦天下和夏小天留了下来,覃方洲却看着夏小天,似乎有些欲言又止。

    “前辈,之前是晚辈冒犯,还请前辈莫怪!”夏小天转头对着覃方洲抱了抱拳,说了一声抱歉。不过覃方洲也是一个十分有眼界的人,并没有责怪的意思。

    秦天下这才松了口气,看着覃方洲缓缓道:“覃兄,一别经年,没想到这次见面却是这个局面!”“是啊,当年比医我和司徒都败于你手,没想到今日,你们的弟子,却又要进行比斗。说起来也是让人唏嘘!”覃方洲目光悠远,仿佛想起了当年。过了片刻才收拾了脸色,“这些年,司徒苦心钻研,邰杰更

    是自幼跟随他学医,虽然我知道小天医术不凡,但这次也决不可大意!”

    “这个自然,既然我敢来,就说明我有足够的信心!”夏小天一脸自信。覃方洲点了点头。

    虽然夏小天答应了比试,可是心里其实一直有些奇怪。在如今的中医界,撑起半边江山的都是三大医门的人,他和三大医门的比斗,在中医界虽然不说人尽皆知,但只要稍稍打听就一定能够打听出来。

    他好奇的是,如果这个司徒南明知道他胜了三大医门的门主,还提出这场比试,那么到底有什么依仗?

    只不过他不知道的是,当初三大医门比试,柳江中医协会的人早就已经知道了。只不过,这群眼高于顶,自负不已的家伙,对此却嗤之以鼻。

    苏纵横和夏小天的比试,成了他们嘴里津津乐道的谈资,在他们眼中,夏小天能赢,不是实力,也不是走了狗屎运,而是因为三大门主放水。

    毕竟无论是徐一仙还是陆长远,在比试之中都做了手脚,传扬出去对门派名声不好,因此两门中人都对那场比试的过程进行了加工。

    加之苏纵横的确有些放水的嫌疑,当初那场比试的性质就这么定了下来。而对于同行的误解,夏小天一只不知道,三大医门的人更不可能去解释什么,所以,夏小天能赢,就变得那么不值一提。

    至于柳江协会的老中医,更是对夏小天有种敌意,尤其是当初厉家老爷子一事让他们耿耿于怀。当初那么多人都在,可最后偏偏是夏小天出的手,还让他们一大群人被厉家老爷子数落了一顿。

    为了自己丢掉的面子,他们更不会承认自己技不如人,知道夏小天的身份,认定了夏小天是走了狗屎运,刚好知道老爷子的病情,所以才能治好。

    夏小天自己都不知道,在柳江中医协会,他其实就是众矢之的。覃方洲对此虽然有猜测,不过毕竟是自家人的事情,他也没好意思多说。

    师徒二人和覃方洲聊了一阵,才启程回返。赶到了酒店,扬子已经将兄弟们整理的资料准备好了。回到房间,夏小天就翻看了起来。

    近两个月的时间,柳江的局势依旧浑浊不堪,那些东洋人行事隐秘,而且多是商场的手段,夏小天留下的兄弟也没能查到更多。至于池家,在遭受了一次打击之后,显得低调了许多。

    而实际上有用的消息并没有,夏小天有些失望,只能嘱咐兄弟们多多留意。

    修息了一晚,第二日一早,夏小天就和秦天下启程赶往了柳江中医协会。而此刻,整个中医协会都显得热闹非凡。

    真个中医协会都堆满了人,不仅仅是中医协会自己的人,还有许多其他地方的医者闻讯赶来,更有一群对中医毫无了解的好事者前来围观。

    夏小天和秦天下的到来,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而在中医协会的后院儿之中,秦天下和司徒南早已等候在此。

    邰杰看到夏小天过来,斜眼看了过来,蔓延不屑,仿佛这场比斗都还没开始他就已经赢了。夏小天却懒得看他一眼,和覃方洲等人见礼之后,秦天下就和几位裁判一起进入了病房之中。

    按照比试规则,两个病人症状相似,至于病症,却没有确定是否相同。每个参赛者看一个病人,一切的药材和针灸用具都在屋内准备,至于胜负,由裁判最后裁决。

    裁判在开始之前,对病人进行会诊,确定病症。而参赛者,抓阄决定病患。随着主持人宣布比试开始,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抓阄结束,邰杰却并没有立刻走入房中,而是取出一个线团交给了主持人,说了些什么,然后主持人就让人拉着线团的一端进入了病房之中。

    “奇怪,他在干嘛?”一群看客看的不明所以。

    但那些老中医却欣慰地笑了出来,这是诊脉的一种手法——悬丝断脉,不是对自己有着绝对的信心,绝不敢这么做。邰杰得意地瞥了夏小天一眼,那模样要多欠揍有多欠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