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二十五章 再临柳江
    ,精彩小说免费!

    回到别墅,林秋水也已经回来。略带憔悴的容颜让夏小天一阵心疼。

    温存一阵,夏小天将自己又要离开的事情告诉了她,林秋水不免有些失落。这段时间,两人聚少离多,别的也就罢了,但是内心的想念却有些熬人。

    看出了林秋水的失落,搂着她的腰肢,小小的亲了她一口道:“反正还有几日,这几天我会留下来,好好陪陪你!”

    夏小天语气很轻,很柔。林秋水抿着嘴唇,点了点头。她也知道如今的情势并不乐观,夏小天也有必须要做的事情,虽然有些舍不得,但她一直是个识大体的女人。

    接下来的几天,夏小天通知了扬子,让他进行准备,而他自己抽出了时间,一直陪在几女的身边。不管是宁雨昔还是林秋水,都挤出了时间,和夏小天待在一起。

    因为她们都知道,柳江的情况比起江海还要复杂,这一次,虽然夏小天名义上是去比试医术,但谁知道那边的人会不会做出什么,情况随时都可能发生改变。

    一旦出现这种情况,夏小天回来的时间,兴许并不能如预期那样。一直待了三天,夏小天也抛去了所有的杂念,专心陪伴。第四日之上,他才准备启程。

    一早林秋水就出了门,没有送他离开。夏小天有点小小的失望,不过他也知道,她的心思,所以只能轻叹口气。

    通知了扬子,然后和师傅汇合,一路赶往了机场,几个小时的飞行之后,夏小天再一次降落在了柳江的土地。

    夏小天本打算先找个酒店下榻,休息一下,不过秦天下却摇了摇头。这一次过来事关重大,他们需要表现出自己的诚意。所以打算先去拜访老友,同时也和柳江的中医协会照个面。

    夏小天想了想,同意了秦天下的决定。不过此地情势复杂,夏小天比起秦天下更加清楚,所以即便决定先去中医协会,但带来的人,他却没打算一起带走。

    和扬子招呼了一声,便和扬子分开,让扬子先去准备酒店,顺便联系之前就留在柳江的兄弟,把这段时间打探的情况整理起来。

    虽然同行的人不多,但夏小天为了保险起见,安排了人随后赶来,无论是哪个方面,他都是关注的重点目标,他先行到来也能吸引别人的视线,为兄弟们的潜伏和行动,打掩护。

    吩咐完毕,杨子领命而去。夏小天和秦天下也叫了辆车,一路直奔柳江的中医协会。虽然不是第一次来了,但是这一次,夏小天还是有些意外。

    中医协会的人似乎早就知道了二人要来,整个中医协会都一片肃穆,不仅仅是那些之前见过了老中医,连新生代的医者,也齐聚一堂。

    看着满满当当的一大票人影,夏小天不禁看了师傅一眼打趣道:“到底还是您老人家面子大,我看,这柳江整个中医协会的人,怕是都在这里了!”

    “这样更好!”秦天下却一本正经地说道。夏小天收起了自己打趣的心思,和师傅一起走了进去。以秦天下的地位身份,没一个人敢轻视。

    众人都站了起来,纷纷拱手寒暄。秦天下也没什么架子,一一回应。不过走在秦天下身边的夏小天,却没几个人搭理。

    之前见过的老中医还好,尤其是那群年轻人,看向夏小天的目光满是高傲和不屑,完全不拿正眼看他。

    “奶奶的,拽的跟个二五八万似的,老子又没钱你们钱!”虽然他活这么大,被轻视的时候不少,但心里总有些不痛快,忍不住嘀咕了一声。

    秦天下回头瞪了他一眼,他才撇撇嘴,把脸转向了一边。覃方洲和秦天是老相识了,一路走一路聊,他也是唯一那个对夏小天表现出善意的人。

    说几句还会和夏小天搭一下话,虽然是好心,不过这弄得夏小天更不自在。走入会客室之后,夏小天才发现,这里面还有两个人。

    一个鬓白的老头子,和一个一脸桀骜的年轻人。这两人他都没有印象,不过看到那个老头子,秦天下的脸色不一察觉的沉了沉。

    “师傅,您认识?”夏小天压低了声音小声地问道。

    “嗯,也是一个老相识了。这次的比试,说起来也是这家伙搞出来的,当初我和他还有点隔阂。”

    秦天下小声地回答道。夏小天眼神一缩,看着那个老头,看面相就看出这家伙不好对付。一行人进来,这一老一少连动都没有动一下,就坐在那里。

    覃方洲也被弄得有些尴尬,不过他示意的眼神完全没起到作用,最后也只能放弃,不管那两个家伙,请夏小天和秦天下入座。

    作为此地中医协会的会长,覃方洲一段开场白之后,便将在场的人都做了一个介绍。夏小天也才终于知道了那两个家伙的来头。

    原来这个老头儿是中医协会的副会长,名叫司徒南,他身边的年轻人正是他的得意门生——邰杰。在中医界,这个司徒南也是赫赫声名,尤其是一手把脉的技巧更是被无数同行称赞。

    而这个邰杰,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名声也不小,六岁学医,到现在也行医了二十年,比起一些老中医的经验也丝毫不弱。

    夏小天听到这番介绍,心里却不以为意。不过覃方洲把一个介绍都弄得这么隆重,也让他知道,这对师徒,只怕也是他这次比试的对手了,只是不知道要出手的是师傅还是徒弟了。

    覃方洲这人还没有介绍完,司徒南就不耐烦地打断了他道:“会长,秦大师远道而来,可不是为了和我们交朋友来的,我看,你还是直接说正事儿吧!”

    覃方洲眉头一皱,有些不舒服,耐心还没被介绍完的医生,也有些尴尬。不过知道司徒南的性格,也都没说什么。“不错,朋友咱们以后可以慢慢交,我和师傅舟车劳顿,也想早点回去休息!”夏小天淡淡一笑,这群人不给他面子,他又何必腆着脸去讨好他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