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二十四章 约定比医
    ,精彩小说免费!

    “是不是江海出了什么事情?”夏小天神色一紧,当初是老爹把他扔在这里的,如今又派人前来找他回去。虽然这一个多月他是在岛上度过,可是不代表他不担心家里。

    看到老爹专门还派人过来,他立刻紧张了起来。要知道,他的一切,可都在江海,就是临走之前,江海的风波也还没平息。

    “少爷稍安,家中老爷坐镇,自然不会出什么事情,这次前来,虽然是老爷指派,不过说起来,却是受乐秦大师的请托!”

    “我师父?”夏小天稍稍松了口气,所谓关心则乱,他差点忘了老爹还在江海坐镇的。恢复了常色,他缓缓问道,“师傅找我什么事儿?”

    那人也没有隐瞒,将这次前来的原因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夏小天没有插口,一只默默地听着。

    原来是全国中医协会的事情有了眉目,师傅当初就让他主持大局,如今这事儿有了进展,需要他回去了。

    本来按他的心思,中医协会让师傅坐镇最好,不过师傅似乎不太想这么做。当初他也答应了师傅,要是真有用他的时候,他不会推辞。

    现在师傅既然让人来请,他虽然有些不太愿意,但也没有推辞的理由。

    转头看了无名一眼,无名却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他才点了点头道:“好吧,我和你回去。只是可惜了,这里还有这么多人我没有交过手。不过也罢,这次出门收获还是挺不错的。”

    也没什么好收拾的,直接离开了山林往岛屿的海岸走去。一条船还停在那里。

    直到几日之后,夏小天才赶回了江海,虽然离开的时间不长,但每次回来,他都有种轻松的感觉。毕竟这里才是他的家,他的亲人、爱人、朋友和兄弟都在这里。

    一听说他回来了,叶良辰这家伙屁颠屁颠地赶了过来。这段日子叶良辰也没有闲着,缠着赵灵儿和夏东海学本事。

    之前他被夏东海收拾得够呛,这一次居然主动找上门,夏东海倒是一阵意外,不过左近无事儿,所以也指点了他两手。

    自以为有了很大的进步,这就想要到夏小天面前显摆。夏小天一把脸都还没洗完,就被这家伙烦,心情一个不好,转头就把这货收拾了一顿。然后这货就老实了。

    林秋水她们都在忙,夏小天也就没有找他。随意吃了点东西,他才去了中医协会找师傅。

    秦天下知道他回来,一早就等着他,他刚出现在门口就别秦天下拉了进去。

    “师傅,看你脸色不错,看来是有什么喜事儿!”夏小天小小地打趣了一句,秦天下却瞪了他一眼。这小子,明知道是什么事儿,还偏要这么说。

    “你个臭小子!不和你胡闹了,咱们说说正事儿!”

    秦天下心情的确很好,也不在意夏小天的打趣,立刻整了整脸色,一本正经起来。

    “前些日子和你说的事情,你没忘吧?”

    “当然,不过您老传信说有进展了,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要是立马就要我走马上任,您也得让我好歹准备一件靠谱儿的衣服不是!”

    “滚蛋,事情哪儿有那么容易!”秦天下翻了个白眼,心道:这家伙的德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改改。

    没和夏小天扯皮,秦天下继续把话说了下去。

    事情是这样的,近两个月,他一只都在为这事儿奔波,走访老友、名手,也算是联系了不少人。不过这些家伙,一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真正一开口就表示赞同的,算下来真没有几个。

    而且,许多人其实是有任职部门的,不日覃方洲就是柳江的中医协会的会长。本来都是有身份的人,而且都是中医圈子,有名有望的人,多少也有点联系。这人一多,就有些麻烦了。行医理念的不同,行医方法的不同,都成为了这些老家伙用来推脱的借口。这些还不算,更有的,知道这全国中医协会的会长是秦天下的徒弟,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更是

    对此视为了一种侮辱。

    要在一个愣头青手底下做事儿,他们活了大半辈子的人,怎么可能忍受得了这样的憋屈。弄到最后,秦天下也有些无计可施。

    “倚老卖老,这是人之常态!”夏小天倒是一点也不意外,对于这些所谓的阻碍,其实他早就有所准备。当然秦天下也知道,所以才在当初让他好好操练医术。

    不过看到师傅一副失望的样子,夏小天还是有些于心不忍。既然师傅这次着急地把他找回来,也就是说,师傅已经有了一些办法了。

    果然,没一会儿,秦天下就认真的说道:“正好,柳江的中医协会这时候提出,要和你切磋医术,所以我就想……”

    秦天下没有说下去,毕竟这有点利用自己爱徒的嫌疑。

    夏小天却不在意,他明白师傅的意思:既然别人怀疑他夏小天的医术,那他就光明正大的比一场,只要赢了,便能解决一部分的问题。

    聪明的他,甚至有些怀疑,这场比医,就是自己师傅和覃方洲联合搞出来的。只不过这话他没说出口罢了。

    “比试什么的我倒是不在意,不过此事事关重大,师傅,您对我就这么有信心?”

    “你是我教出来的,没人比我更了解你。而且你小子,怎么说呢?有股邪性!好像比试什么的,就没怎么输过!”拍了拍夏小天的肩膀,秦天下笑着说道。

    夏小天却有些好笑,秦天下的样子,和素日里教导他的时候的师傅,好像不是一个人。

    夏小天也没有再多说,他知道这次比试的意义之大,如果他不能赢,那么师傅的计划,将可能泡汤,他只能全力以赴。

    显然师傅对他是有信心的,他也不能让师傅失望。

    问明了时间地点,夏小天便告辞离去。这次比试定在了柳江,他也没想到,时隔一个多月,他会再次奔赴柳江这个地方。除了比试的医生,在柳江还有别的人在打他的主意。所以这一次,他需要好好准备准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