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九十七章 晚会的邀请函
    ,精彩小说免费!

    接下来的几天似乎一切又恢复了平静,夏小天让扬子带着几个兄弟密切留意之前那伙绑架池幕馨的人的行动,一旦有任何异常就立刻回报。其实他也一直在心里怀疑这群人就是东洋人,不过却没有任何证

    据。本来他还想找魅影印证一下,不过这女人却始终不见踪影,一时半会儿也找不着她。

    这一日,叶良辰在睡懒觉,夏小天自己出去吃早餐。这刚吃完出来就迎面遇上了一个不算熟的熟人,看到夏小天的那瞬间,那人也立刻走了过来。

    “池姑娘,你怎么会在这里?”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两日前他救下的池幕馨。此刻池幕馨已经没有当初的那般狼狈,虽然不知道之前受到的惊吓消弭了多少,但至少表面上已经看不出了其他。

    “夏少,之前的相救之恩,幕馨一直没有报答,所以这次我是专程来找夏少的!”池幕馨嫣然一笑,脸上依旧带着感激,说话的声音不大,却带着真诚。

    “池姑娘客气了,适逢其会,我想即便不是我,换做他人也不会袖手旁观的!”夏小天客气的说道。

    池幕馨只是笑了笑,想起当时在场那么多人,可是伸出援手的却只有夏小天。

    “不知道夏少晚上有没有时间,我筹备了一场晚会想邀请夏少参加,还请夏少赏脸!”“晚会?我去不太好吧!”夏小天眼神一亮,他知道,所谓的晚会不过就是一个交际场,而能够筹备一场晚会的人也不是什么普通人。他来到柳江这么长的时间,正愁没有机会和柳江的家族接触,这正好是

    一个机会。虽然有心,不过脸上却依旧迟疑客气着说道。

    “夏少不仅是我的救命恩人,也是厉少的朋友。正好我也好报答报答夏少的救命之恩!还请夏少不要推辞!”

    池幕馨说着就取出了一掌请柬,递了过来,夏小天这次不再作态,接下了请柬。

    池幕馨和夏小天寒暄了几句,才告辞离去。晚会就在今晚,她作为主办人,还有许多事情要忙。一直等到了傍晚时分,夏小天才收拾妥当,带着请柬出了门。到了会场门口,夏小天看着那清一色的豪车,立刻知道这场晚会的逼格,他徐徐走向门边,却被两个门侍拦了下来。二人在夏小天身上一阵打

    量,一丝隐晦的意外在眼底浮现,在柳江这地界儿,排得上号的名流他们都多少有个印象,不过他们却完全不认识夏小天,因此有些意外。

    夏小天也是走南闯北见多识广,一眼就看出了两个门侍的心思,他懒得多说,直接把请柬取了出来。

    “原来是夏少,里面请!”请柬上印着夏小天的名字,这些人一看夏小天有请柬,也不敢阻拦,按照惯例在姓氏后面加了一个少字,这次还算是歪打正着。

    走进会场,里面已经有了不少人,夏小天不仅看到了厉勋,还看到连穆如家和凌家的人。同时他的到来,也引起了穆如和凌家的注意,两家人都闪动目光,露出了一抹阴沉。

    夏小天懒得搭理他们,自己走到一边端了杯酒,抿了一口。

    厉勋注意到他,便慢慢走了过来,和他碰了一杯,凑近他的身边小声说道:“夏兄,你现在在柳江众是矢之的,可千万注意,这群人,绝不会闲着!”

    厉勋提醒了一句。不过这话才刚说完,就有两个不开眼的走了过来,二话不说往夏小天身上一撞,夏小天自然注意到这俩货是故意的,因此也不闪避。下一刻,两杯酒就一左一右淋在了他的身上。

    那两人一脸不愤地抬起头,眼神不屑地看着夏小天,嘴角还勾着一丝冷笑,话还没说就伸出手臂推了夏小天一下,接着就开始指责。

    “你没长眼睛吗?走路也不知道看路!”

    “在我好好说话之前,你最好给我道歉!你看我的衬衫都沾上酒渍了,这可是意大利设计师专门为我设计的,全世界就只有这一件!”

    两人一前一后,态度更是傲到了天上。说完话,嘴里的叽叽歪歪也没有停下。

    “那我的衣服怎么算?”夏小天冷眼看着他们,淡淡的说道。

    “哼,就你这一身穷酸样,能值几个钱?不对,你是怎么混进来的?”

    “这里可是上流聚会!来人,还不赶紧给我轰出去!”

    一声招呼,两个保安立刻走了过来,想要扭送夏小天出去。夏小天眼神一眯,随手取出了请柬丢给其中一个保安,两个保安一看到请柬顿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骚动一起,瞬间蔓延,无数人都议论了起来,在他们口中,夏小天成了一个土包子,就连主办方的池幕馨,也被一起质疑了。

    夏小天漠然地听着,看着两个挑事的家伙,漠然道:“我可以给池幕馨一个面子,这件事情我不和你计较,但你们最好不要故意找茬!”

    夏小天一向傲气。他是来捧场的,不是来受气的,惹毛了他,谁的面子都不管用。池幕馨也终于听到了动静,夏小天是她请来的,她自然要帮他解围。可是那两个挑事的家伙一看到池幕馨过来,脸色一狠,恶狠狠地说道:“你撞了我们还有道理了?今天若是不教训教训你,你真当自己了

    不起!”

    说完,两人就爪向夏小天,要是不能逼得夏小天服软,他们的面子就丢定了。可是他们却不知道惹上夏小天的那一瞬间起,他们的面子就已经丢光了。

    “啪啪”两声清脆地耳光声突然响起,那两个人的手都还没落在夏小天的身上,就被夏小天一人一个耳光扇趴在地上,半边脸烙者鲜红的巴掌印,嘴角都被扇得出血。

    “我的衣服,只有女人和我自己能动!”夏小天浑身犹如一把利剑挺立,锋利又有些刺骨,所有人都被这一幕镇住了,半晌说不出话来。夏小天漠然看着这群人,一声冷笑,嘀咕道:“这下总算清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