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1章 我从来都不是第三者
    “咚咚咚。”敲门声打破了厨房的安静气氛。

    清欢非常惊讶,这个点会有谁来她这里呢?林琛应该不可能,因为他爷爷的丧礼在今天。孙黎也不可能,因为她去参加林老爷子的丧礼了。苏念跟着陆然出国了。

    清欢想了很久都没有想到会是谁在敲门。

    “我去看看。”纪佳成刚准备放下手里的东西去开门,但是清欢前一步拦住他了,“我去吧!”她担心纪佳成去开门如果被记者们拍到会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纪佳成点了点头,然后看着清欢去开门。

    敲门声一直持续不断没有停止过。

    “谁啊?”清欢心里莫名有些慌乱,因为这栋房子太旧,所以门上没有猫眼,所以她现在完全不知道外面是谁。

    听到里面的声音,外面的敲门声更重了,“许清欢在家吗?”

    听到是一位四五十岁的妇女的声音,清欢心里的顾虑也松懈了不少,她刚打开门,就有一股很浓烈的血腥味袭来,那种浓厚粘腻的东西从她的头顶淋了下来,她的眼睛睁不开,鼻子无法呼吸,她觉得自己要窒息了。

    “你这个第三者,是你害死了我女儿,是你。”

    清欢还没睁开眼,就围上来几个人将她摁在地上打,有人打她的脸,有人扯她的头发,有人替她的身体,她觉得浑身在那几秒之间痛到麻木。

    “快拍,快拍,头条新闻了。”随后听到相机咔嚓声不断。

    纪佳成听到声音从厨房里出来发现清欢被一群妇女摁在地上,她浑身从头到脚沾满了血液,那股刺鼻的味道让他微微皱眉。他两步冲过去,然后将那几个女人拉开,然后赶紧将清欢扶起来,他迅速从口袋拿出纸巾帮她把眼睛上的血液擦干净,然后冲着那些凶神恶煞的女人吼道:“你们这是干什么?私闯民宅,恶意伤人,我现在就报警。”他说着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

    楼下所有的记者其实都在注意清欢所在这户的动静,所以他们刚刚跟着那几个人妇女一起上来,刚好碰到这个一个场面。但是眼前突然出现在清欢家里的这个男人似乎让新闻变得更有噱头。

    “许小姐,请问你跟这位男士是什么关系?他一直住在你家吗?林总知道吗?”八卦记者的想象能力都是非同一般的。

    “许小姐,林总的爷爷去世了,你为什么没有去出席丧礼?”

    “许小姐,你真的是林总和sara之间的第三者吗?据我们所知,sara生前一直住在林总旗下的一套公寓里。这说明他们之间一直有很亲密的关系。你现在突然横插在他们中间致使他们关系破灭,你自责过吗?”

    “许小姐,你有什么话想对眼前这几位逝者的亲人说的?”

    所有的记者在楼下守了那么久,现在好不容易逮着话题者本人,他们当然不会这么轻易就放过清欢。

    清欢被纪佳成搂在怀里,她身上红色黏腻的血液沾到了他的衣服上,她脑子里有些窒息,身上因为那几个女人的拳打脚踢还痛着。

    纪佳成看着清欢难受的样子,然后将她扶到沙发上,他想将那几个妇女推出去,但明显,人家是带着目的而来的,所以也不是那么轻易就容易被轰走的。

    “你谁啊?小三的野男人?”其中一个妇女指着纪佳成的鼻子问,然后满脸嘲笑,“看你长得挺斯文的,居然跟这种女人混在一起,肯定也不是什么好货色。”

    “我已经报警了。”纪佳成微微皱眉,“今天这件事不会这样轻易就算了的。你们没有任何证据就私闯民宅来伤害我朋友,你们这是犯法的。”

    “犯法?”另一个穿着绿色袄子的女人两步走到清欢跟前,刚准备下手就被纪佳成拦住了。

    纪佳成稍微一用力,那个女人就直接倒在了地上,“不要以为我们不还手就是好欺负。你们是sara的亲人吧?sara是自杀,是她心理上存在严重问题,这件是和我朋友没有任何关系。请你们不要没有任何证据就来伤害人。”

    “跟她没有关系?”另一个穿着红色袄子的女人指了指清欢的头,然后满是恨意道:“如果不是这个女人插足我女儿和林琛的感情,我女儿会因为难受而自杀呢?你别以为两句话就把所有责任给推卸了,贱人,我告诉你,只要我还活着,我就时时刻刻缠着你,诅咒你。”

    清欢拿着纸巾擦了擦眼睛和鼻子上粘稠的血液,她起身走到那三个妇女间,然后朝着那位穿着红色袄子的女人道:“阿姨,我知道你女儿离开你,你心里一定很难受,所以你所做的这些举动我不会去追究责任。但是我必须告诉你,你女儿自杀完全是她自己的原因,你不能把这件事情的责任强加在任何人身上。毕竟感情这种事情从来都不可以勉强,也不能仅仅因为同情在勉强在一起。”

    “同情,勉强?”红袄子的女人双手叉着腰看着清欢,“你的意思就是我女儿一直在倒贴了?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抢了别人的男人,当了第三者还这么不要脸。”她想要去打清欢,但是却被清欢挡开了。

    “阿姨,没有人会一而再再而三的退让。”清欢心里虽然对sara的自杀充满愧疚,但是对于别人强压的这种负罪感,她无法接受,“我和林琛在一起四年多了,sara和林琛的关系在我们之前就结束了,所以我从来都不是所谓的第三者。”

    清欢本来不想去解释的,但是这件事如果不说清楚,之后的问题就会一直不间断。

    那些架着摄像机举着话筒的记者们听到清欢的话都惊讶极了,然后迅速检查并记录这些信息。

    “许小姐,你和林总在一起四年多了吗?但是林总似乎从来没有公开过你们的关系,那你的身份算是什么?他的情人吗?”有记者不怀好意的提问。

    “许小姐,如果你和林总在一起四五年了,那他这几年经常和各种名媛或者明星出入酒店这些信息,你应该知道吧?那你一直都在忍辱负重是为了嫁进林家吗?”记者们的问题越来越犀利。

    清欢并不太会和这些充满陷阱和不怀好意的记者们打交道和沟通,她微微皱眉,才发现自己可能已经陷入某种误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