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6章 岂止受惊,特么的兽惊都没这么吓人
    第216章

    “朕要那个奸臣给朕一个交待,就算是不死,他也不配再留在朝堂之上,在朕的跟前大言不惭什么仁义道德、家国社稷。”说到了那个弹劾自己母妃的大臣时,赵煦的表情显得十分的狰狞与扭曲,一副恨不得要扑上去食其肉寝其皮的架势。

    看得王洋直咧嘴,心说这位天子看样子被困于这皇宫之中,说不准真的让高滔滔那个老太婆给严管严控的憋屈了这么些年,真给弄出啥心理问题了。

    不知何时,赵佶已然离去,而赵煦则着人摆出了些许小菜和美酒,只不过,当王洋看到了送酒菜过来的宫女婶婶之后,差点给吓得连隔夜饭都吐出来。

    一票菊花老脸,偏生生还抹着那一层厚实如墙的白粉,然后嘴皮子一个比一个血红,甚至有些家伙笑起来连牙都没剩几颗。

    王洋鼓起了眼珠子,脊梁骨都在抽搐地看着这些巧妙地规避了所有与美丽、年轻相关形容词的宫女婶婶们鱼贯而入又鱼贯而出之后,这才急促地呼吸起新鲜的空气,泥玛,刚才王大官人这样的纯爷们勇士也生生的给吓得连呼吸都忘记了。

    下意识地一扭头,正好看到那位大宋天子缓缓地抬起了头来,看到了王洋那副惊魂未定的模样之后,赵煦这位大宋天子居然笑得很是兴灾乐祸。“先生受惊了……”

    泥玛,这岂止受惊?兽惊都没这么吓人,简直比授精还夸张。王洋强忍住想把这个笑得兴灾乐祸的大宋天子弄死的冲动,皮笑肉不笑地扯了扯嘴角,然后伸出了大拇指奉承地道。“陛下好眼力……”

    赵煦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看着王洋那虚伪的笑容,嗯,很想骂娘。最终考虑到了自己好歹也是大宋天子,再次也是一代帝王的身份,忍了。

    不过,赵煦仍旧忍不住疯狂吐槽道。“这可不关我的眼力高低,而是我那位祖母,当今太皇太后给我安排的宫女……哼,朕堂堂大宋天子,身边都是这样……唉!”

    幽幽地长叹了一口气,赵煦仰首向天,那悲伤的表情,还有眼眶之中的晶莹,甚至还有一滴泪水沿着那脸颊滑落,这让王洋心生感触,原本以为《神探零零发》里边的那种皇帝,只有可能出现在编造出来的影视剧中。

    可是现如今看到了赵煦的遭遇,王洋终于明白,原本特么的现实比影视艺术更加的离奇。

    王洋心悦诚服地朝着赵煦深施了一礼道。“陛下果然有非常人之雅量啊……草民佩服得实在是五体投地,能忍常人所不能忍,果然非大智慧大胸襟之人不可。”

    赵煦愣愣地看着跟前的王洋,表情真挚,目光纯净而又充满了敬意,他真的很想打人,可是看到王洋那副真挚的表情,总算是确认,这家伙不是在讽刺自己,而是很认真的认为自己这位大宋天子很牛逼。

    这让赵煦的内心不禁有些飘飘然,对啊,特么的这个世界上有谁能够像自己这样每天面对一群奇形怪状,顶着一张死白的菊花老脸和血盆大口的中老年妇女,不但能够坦然的吃吃喝喝,而且每天晚上睡觉都还能够保持不做恶梦,这需要多大的勇气?

    当然,年满十二岁之间经常夜晚被吓哭那事另说,毕竟年纪还小。就在赵煦默默地为自己优秀的品质道德点赞的当口,身边的巫山先生突然口出惊人之语差点把他这位大宋天子给吓得风中凌乱。

    “如果是草民的话,怕是连一天都忍不住,我先把这票故意打扮成跟一群老妖怪似的老娘们弄死,之后一定把她们的幕后主谋弄死。”王洋恶狠狠地说道。

    就王大爷的那暴脾气,别说特么的一天,就算是一个时辰也忍不住去。

    赵煦愣愣地看着王洋这位名满东京汴梁的巫山先生,想不到这位巫山先生竟然是……竟然是这样一位真性情的真君子。虽然有些口无遮拦,但是他这么说话,却让人觉得十分的痛快,痛快到让人有种想要浮上一大白的冲动。

    想到什么便说什么,实在是让赵煦感觉到了巫山先生的与众不同。想到了十一郎赵佶与自己说起的关于巫山先生的种种,不论是他那渊博的才华学识,还是他那好勇斗狠,嫉恶如仇的脾气,非但没有让赵煦觉得王洋人品有问题。

    反倒觉得他做人极为真性情,敢想就敢说,敢说就敢去做。或许,赵煦这些年来,只能龟缩在一个壳子里边扮老实,扮孝顺,扮文质彬彬,过度的压抑,让他是越发地羡慕像王洋这样活得肆无忌惮,活得阳光张扬的人。

    只有浓浓的羡慕与向往,因为赵煦很清楚,自己是大宋的天子,一言一行,都有着极大的限制,哪怕是日后自己真的君临天下,怕也没有办法做到像王洋这样的活得如此的轻松肆意。

    就像王洋说要弄死那帮宫女婶婶,弄死背后的主谋,他或许真的可以去做,但是自己,却还真不能那么去做。

    不过这番话亦让赵煦突然有所醒悟,自己的确做不到王洋所言,但是今天的自己,为什么还要这么的憋屈呢?

    就算是不杀掉他们,难道就不能把她们赶走吗?自己可是堂堂的大宋天子,总不能连这点的权利都没有吧?

    而在之前与那太皇太后高滔滔的交锋之中,虽然胜负未分,但是却终究让赵煦看到了自己的成长,所以……

    “对,干他娘的!”最终越想越兴奋的赵煦一巴掌拍在了自己的大腿上,兴奋地喝道。

    倒把旁边的王洋吓得一哆嗦,卧槽,心说高俅那货的重口味已经算是人间极品了,这票中老年宫女婶婶的母辈不知道还有几个能活着的,怕是全身除了一把骨头都没二两肉。重要的是,这样的口味简直已经超越了人类伦理道德的底线。

    “这,这不好吧?陛下您……”王洋觉得自己身为一名优秀的世界观、价值观和道德观都极为正能量的优秀穿越者,有必要也有责任,扭转这位大宋天子那已经变态的爱情观和审美观以及道德观。

    王洋看到赵煦站起了身来,双手紧握成拳,挥舞了起来,满脸皆是慷慨激昂之色。“朕要让她们从哪里来,回哪里去,朕宁可身边只有一帮宦官,也绝对不让这样的老女人成天在围在朕的身边侍候朕!”

    听到赵煦这位大宋天子的内心独白,王洋抹了把额角的冷汗暗松了口气。还好,这位大宋天子的三观还没完全扭曲而坏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