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章想我吗
    孙丽云终究是个狡猾的人,至少她很懂得变通,现在家里的(情qing)况是对她很不利的,多年来做出的伪装功亏一篑,丈夫不再信任她,其余的家庭成员也都对她保持着怀疑的态度。

    这个时候,她如果再继续对秦卿发起进攻,就是很愚蠢的做法了,她需要时间,也需要暂时和平的环境,来保证她能够专心的修复自己的形象。

    秦卿毕竟重活过一世了,并不像表面上显现出的那样,是个单纯的小姑娘,所以她轻易就猜出了孙丽云的想法。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她就在稍微表现出一丝诧异之后,很好的演出了那种既犹豫,又有种羞涩的表(情qing)。

    “进来吧,舅妈,我其实也想跟你谈谈,咱们之间,好像有很多误会”小姑娘低下头来,柔顺的把(身shen)子让在一边。

    孙丽云便施施然走了进来,和蔼的微笑着,坐在她书桌边的椅子上面,装作关心的随手翻翻上面的学习资料“学习怎么样能跟的上吗”

    “还好,只是有些费力。”秦卿也走回来,在(床chuang)边坐下。

    两个人又闲聊了几句,孙丽云这才转入正题,她的演技也不错,顿时就眼圈发红,有些哽咽的说道“小卿,今天舅妈来是专门向你道歉的,舅妈之前一时鬼迷心窍,做了些不好的事(情qing),现在也知道错了,你能不能给舅妈一个改过的机会”

    “哪里哪里,您是长辈,要说错,也是我的错更多,我不该对您那么没有礼貌。”秦卿听了她的话,便急切的摆了摆手,停一停才又说道“其实我后来也很后悔的,一直都想找您道歉。”

    孙丽云眼睛亮了亮“那就这样吧,咱们两个谁也都别提了,这些事儿都算过去了,以后好好相处,可以吗”

    “好,都过去了。”秦卿十分配合的回复。

    目的已经达到了,孙丽云便心(情qing)不错的站起(身shen)来,到了门口才回过(身shen)来,(欲yu)言又止“那”

    秦卿立刻理解了她的意思,和颜悦色的笑道“放心吧,底片我会处理掉,绝对不会让舅舅看见。”

    她这么说着,语气陈恳“但是我有一个条件,您以后一定不要再背叛舅舅了好吗好好的跟他过(日ri)子,可以吗我不希望舅舅伤心”

    孙丽云的脸上就是一红,有些羞愧的连连答应下来,等到出来之后,她的神(情qing)才逐渐变得冷淡,有些厌恶的回头狠狠瞪了那房门一眼。

    一个小孩子而已,竟然敢指点起她来了不过孩子终究是孩子,太单纯了些,或者更应该称她为蠢,竟然这么容易就说出真心话来。

    这么看来,是她以前高估了秦卿,这孩子其实并没有那么厉害。

    孙丽云这么想着,也就稍稍放松了警惕,心满意足的做了夜宵,去书房讨好丈夫去了。

    秦卿这一晚则是学习到凌晨,一直都在和习题作斗争,过几天就是阶段测试,这还是她重生以来的第一次考试,所以她并不想被比下去。

    前世的时候虽然她成绩很优异,但毕竟是过了这么多年了,难免会有些生疏,需要一点点的温习回顾,这才能渐渐的回想起来。

    语文和文综倒还好,秦卿现在最发愁的就是数学,她以前的数学就一直不怎么好,考出好成绩也都是靠题海战术,简单来说就是把所有类型的题目都做个遍,然后从中间摸索出规律来,一但出现了新的题型,她就立刻抓瞎,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但是重生后的时间实在太短,每天又有各种事(情qing)需要忙,她哪儿有那么多精力去做大量的数学题啊就只能现在临时抱佛脚了。

    各种练习册试卷摊开放在眼前,没坚持了多长时间,秦卿就觉得脑袋晕晕的,过了一会儿之后,恶心的都要吐出来了,只好爬上(床chuang)去乖乖睡觉。

    就这么连续折腾了几晚,她都觉得自己整个人瘦了一点,阶段测终于到来了。

    早上吃了一个小面包,喝了杯牛(奶nai)之后,她就把笔和草稿纸准备好,一起和周(允yun)若坐车来到学校。

    一路上这姑娘照例还是叽叽喳喳的,一点儿也看不出紧张的样子,倒把秦卿弄得耳边嗡嗡作响,就跟有一百只蜜蜂在车厢里环绕似的,只好闭着眼靠在窗边装睡。

    考场是事先分好了的,并不是一整个班级在一起考,所以秦卿进了教室之后,就看见周围大多都是陌生的面庞,这让她觉得安心了许多。

    在座位上坐好,她回头扫了一眼,就看见后头趴着睡觉的一个背影倒是(挺ting)眼熟的,正是之前欺负她,被她又反过来教训的那个古青。

    心里稍微有些膈应,她就皱皱眉头,懒得再看这人,回(身shen)拿出资料准备再复习一遍,结果低头的时候,却看见课桌的边缘有一道白色的痕迹。

    秦卿心中一动,重新回头看去,见那古青这会儿已经支棱起了(身shen)子,看着这边诡异的笑了一下,一脸的不怀好意。

    不对劲秦卿立刻警惕起来,表面上却不动声色,打了个哈欠,将资料放在一边,也慢慢的趴下来装出睡觉的样子,用(身shen)子把大半个课桌都挡住之后,这才小心翼翼的在课桌下方的边缘摩挲起来。

    因为是木头制造的,所以那里有一道狭窄的缝隙,一般的人都不注意到,但塞进一些小纸片却是轻而易举的。

    秦卿摸索了一会儿,就从里面抽出了一张小纸条来,隐匿的拿到眼前打开去看,只见那纸上赫然就写着一连串的选择题答案,连题号的标的清清楚楚,并且后面还附带了阅读题的解题思路。

    而一会儿要考的科目,恰恰就是语文。

    默默的看了几分钟,她就把那纸条在掌心团成一团,之后又悄悄检查一遍课桌,就连下面的椅子也是一样,发现没有异常后,这才放下心来。

    铃声响起后,就有两位监考老师拿着卷子一前一后走了进来,让学生们把无关的东西都放在了讲桌上,开始分发试卷。

    秦卿拿到卷子翻看了一下,心里就大致有了底,题目并不难,而且她本(身shen)就很擅长语文这个科目,现在要做的只是合理的分配时间,然后构思出一篇扣题的高分作文来,就可以把分数控制在一百三以上。

    快速的拿起笔填好学号和姓名,她就进入了全神贯注的答题时间,等到阅读题差不多写完的时候,时间还剩了一大半,她就拿出草稿纸,在上面大致写了下作文的提纲与中心。

    教室外头一阵脚步声传来,是巡考的老师们来了。

    古青自从上次的事(情qing)之后,就彻底恨上了秦卿。

    她的家境不差,平时也是(娇jiao)生惯养的,哪里受到了这么大的侮辱(身shen)上被泼了臭烘烘的脏水,一连几天都遗留着味道,被人绕着道走,她并不认为是自己先居心不良,而是把这笔账通通算到了秦卿(身shen)上。

    这次考试的时候,古青提前就求了老师,要和秦卿分在同一个考场,就是为了方便搞些小动作。

    这会儿一等巡考老师进来,古青就眼睛一亮,高高的把手举了起来“老师,我举报有人作弊”

    巡考老师听了,立刻表(情qing)严肃起来“是谁作弊”

    “是她,我看到她刚才从课桌下面藏了张纸条”古青大声说着,指向秦卿的方向。

    考试作弊本来就是件大事,捉到后要记过处理的,所以巡考老师就一点也不含糊,直接走过来命令秦卿站起来,而后蹲下(身shen)查看她的课桌,片刻之后,抽出了一张叠得四四方方的纸条。

    秦卿完了她要被记大过了,搞不好还要开除

    古青一看那纸条被搜出来,表(情qing)就更得意了,没等她开心几秒,巡考老师就打开了纸条,却是白白的一张纸,上面什么都没写。

    “老师,我的桌子不平,找张纸垫一下。”秦卿这时也开了口,语气平静,回头看了眼瞬间沮丧下来的古青,她挑挑眉,什么都没说。

    之后的考试就很顺利的进行着,秦卿答完之后,检查几遍就提前交了卷子,拿着包出来走在校园里,她的神(情qing)有些严肃。

    从上衣里面的口袋找到那张被替换下来的小纸条,她摊开在掌心细细查看一遍,果不其然,上面的答案和她认真解答出来的结果大致相同,就连作文题目也一模一样。

    这次试题的答案竟然被提前泄露了出去。

    究竟题目泄露的源头在哪里,现在她也不可能知道,所以秦卿思考了一会儿,就放弃再想,等到下午的文综考完后,她就回家专心备考下一门的数学。

    晚上简单的吃了些饭,她就又一头扎在练习册的海洋里疯狂做题,这时候手机却不停响了起来,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她就停下笔,随手拿过来接通了“喂。”

    少年的声音懒洋洋的,带着一些笑意“小胖妞,在干什么想我吗”

    这声音分外耳熟,就是处于梦游状态秦卿也能认得,她愣了几秒,立刻把手机从耳边拿到眼前,干脆利落的挂断了,之后又嫌不解气,把手机也一并关机,远远的扔到(床chuang)上去了。

    烦不烦啊,走都走了,还打电话来(骚sao)扰她

    作者有话要说  嗯,今天的湛少是通过声音出镜的,但无一例外,还是被小胖妞嫌弃啦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