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天邪之镜
    祁常天在暗魇魔障黑云窜出之际,不顾狱雪的警告,径自一个剑步跃出。

    两人交错而过的瞬间,紫眸与绿眸对上视线,狱雪蹙起眉头,手中暗诀一改,撤去白蛇六芒星的护身法阵,身影如风地从另一方向包抄而去。

    齐天陵与鬼云州之间的关系,仍然是相当机密的情报,在此次对于巫澜风的裁决一事上,便是相当罕见的共同行动,而狱雪清场大破剑阵之前,祁常天是决不可出现在众人的目光之中的。

    非到情非得已,否则决不可轻易拔剑,必须等狱雪张立结界隔绝外界的查探后,才可让罗织无命出鞘,这便是本次共同行动的约定之一。

    持有罗织无命的祁常天即使是在齐天陵之中,亦是地位极为特殊的存在,外界就算推测齐天陵会干涉此次事件,也不可能料到少主祁常天会亲自深入其中。

    这也是狱雪原先顾忌的,不该是这种接触方式,这个行动中的变数太多,思及此又忍不住在心中把姬商大骂一顿。

    蓦地骨笛之虫音如爬虫掠地的声音,传进狱雪耳中──正是姬商的暗号:“北北东、煌、西南、不明、地面下有东西。”

    “没时间了,用你的剑直接断开连结。”

    右手反手握住短刀挥开隔挡,狱雪启唇喊道,语毕他一收神念,化出七道金符环绕着天邪不净之镜而去,北北东……蓝煌殿?怕是有不好惹的家伙要出手了。

    此刻,于结界之中,祁常天拔剑了。

    剑花黑炎爆起,罗织无命之黑火,为光极之暗、正极之邪,其本质之属性乃是天生的邪之克星,剑锋所指之处黑火如丝,眨眼不及间将暗魇魔障撕裂而开。

    “澜风!!”

    祁常天温雅的面容上杀气蒸腾隐现,紧蹙着纤细的柳眉,微湿的金发随着他跃起的身姿而甩动,一双绿眸透过撕开的漆黑暗掩雾云,扫视着巫澜风与天邪不净之镜的连结破绽。

    “少主,没办法……这镜子寄宿着巫氏的先灵,我无法反抗他。”

    五指紧抓陷入左肩的伤口上,被撕开的结痂淌出赤红血液,巫澜风咬着下唇,彷佛在极力克制着某种冲动,撕开伤口想借着疼痛试图稳住自己的意识。

    “嘻嘻嘻……嘻嘻……嘿嘿…”

    天邪不净的镜面之中传出了孩童笑声。

    笑声出现的同时令人竖直毛发的魔压强袭而来,无形重压之下狱雪与祁常天两人霎时身影一顿,仔细一听这数名孩童嘻闹般银铃般的笑声中,还夹杂着低哑诡异的笑声,妖邪地声声交迭传出。

    黑雾缭绕的八角之镜,镶嵌在边角的枯骨手掌,忽地出现异状,腕骨一扭向上的掌心骨指咯咯咯作响地扭动着,泛起深浓的艳红之色。

    “鬼影不见了。”祁常天倒吸了一口气,将剑域展开,烈炎狂扫燃净两人周身的暗魇魔障。

    “……不好。”狱雪心头一跳,一时之间思绪急转,没有邪阵献祭的情况下,本体何以如此之快化现成形?难道在地面之下?那带着罪孽印记的鬼影又是什么?

    面对祁常天探寻的目光,狱雪浅浅地摇头,他将目光转回巫澜风与天邪不净之镜。

    让祁常天带着巫澜风离开现场,而后自己必须封印天邪不净之镜,这才是眼下最重要的任务。

    带着罪孽印记的鬼影、魔星或者是人,哪怕是逃到天涯海角,也自有鬼云州暗鬼阵牙的人会下手处理掉。

    可这邪器便不一般了。

    腐血带着腥风血气滴落在地面上,而天邪不净之镜下方的巫澜风毫无反应,镜面之中浮现无数人脸扭曲相挤,争先恐后地想要脱出。

    孩童们嘻闹着的笑声再度浮现,或远或近地在四周。

    狱雪望了眼巫澜风已经快丧失意识的模样,一咬牙强行催动七张金符,冷汗顿时涔涔冒出,适才骤强的魔压被他缓缓压制住,笑声消失了,镜面上的人影也暗淡了几分。

    但眼见第一张金符立刻出现了裂痕。

    “……趁现在,断开!”

    在狱雪喊出声的瞬间,祁常天挥剑一斩,破邪黑火凝成一线,切开了天邪不净之镜如操纵傀儡般,牵系在巫澜风身上那肉眼不可见的魔索。

    扬手挥出的骨鞭算准时机将巫澜风卷住扯回,当狱雪将巫澜风抛入祁常天怀中之际,无以言喻究竟该算什么生物的拔高尖锐叫声,在众人耳边炸开。

    仅剩六张的金符碎去三张,狱雪感到心口彷佛遭到重击一般,狠狠地闷痛着,他收起骨鞭,闷哼了声,左手掌心的白蛇六芒星纹再次浮现,接着一旋闪现出白炎。

    白炎之火接连亮起,连接成环,而后环中的景色幻变,另一端出现了黑发小少年的身影:“十九哥!”正是完成撤离路线配置,一直等着狱雪命令的殷小骨。

    “小骨,立刻带他们走。”

    紫眸一扫单手将巫澜风扛在肩上的祁常天,狱雪淡淡地说道。

    “是。”殷小骨应道,而后将视线转向祁常天。

    右手握着罗织无命的剑柄,祁常天望了眼殷小骨,迟疑地说道:“让他跟澜风先走,我留下?”

    “不,你没有对抗邪器的经验,不是对手。”狱雪挑眉拒绝道。

    正当祁常天起唇又想反驳之际,倏地天摇地动,一时之间天邪不净之镜传来的尖叫声中,飞沙走石崩落,竟是强烈的地动发生,混乱的视线之中,地下密室的地板向着两侧开裂。

    密室天顶也被震裂,眼看就要崩塌落下。

    抱着巫澜风跳离开裂隙,祁常天望了还在牵制天邪不净之镜的狱雪一眼,催动灵力将剑域狂展而开,狂暴的黑火剑气化作无数利刃,猛烈地将整座地上建筑掀翻。

    调动周身灵力运转着金符压制天邪不净之镜,狱雪已无暇分神维持隔离外界的白蛇之阵,此时望着冲天而起的罗织无命黑炎,狱雪陷入沉默,只能走一步算是一步了。

    “快走。”淋着细碎的雨丝,狱雪紧皱眉头,道:“我自有手段离开这里!”

    在祁常天欲言又止之际,巫澜风狂咳不止地吐出黑红参杂的血块。

    “蓝煌殿遣人来了,别给碰上。”狱雪一双紫眸静静地望向祁常天。

    绿眸一敛,祁常天颔首,走向了殷小骨所在的白炎之环,踏入传送阵法之前,他轻声道:“我欠你一次。”

    金符仅剩一张,地底下的东西方才那一闹腾后似乎暂时消停了,狱雪确认白炎之环消失后,有些松了口气。

    接下来,说什么都得在此──在这兰汀城封印天邪不净之镜。

    出鬼云州以来一直追踪不到的本体,就在这里。狱雪浓紫色的眼眸一懔,心下已有判断,他取出赤鳞蛇卷轴腾空展开,符文自卷轴织面浮起发出浅赤色的光芒。

    顿时犹如烟花炸开,在半空之中出现了露出毒牙的赤蛇之影。

    。

    栗褐色的发丝低绑在脑后,与前发一同被携来雨丝的夜风拂动。

    姬商的俊脸上一双狐而不魅的青蓝眼眸中,满是沉着冷静之色,湘骨笛轻离唇畔,立于高塔之上,他望着残云乱卷的夜空之中城西方向浮起赤蛇影,握着骨笛的手指微不可见地一颤。

    “简直……胡来。”姬商恼怒地骂道。

    距离蓝煌殿的人到达兰汀城显然并未有充裕的时间,怎偏偏在这个时间点上,给狱雪找到了天邪不净之镜本体?明白自己劝不下对方的姬商,迅速暗记下赤蛇之影消失的地点。

    封印邪器自然是再重要不过的使命,但眼下的情况可谓分秒必争……

    没有空闲再去理会那奏响三弦的千鸦门之人,那用龙卷之阵搅局之人也不是什么重点,姬商执起笛子再奏出一断笛音为曲子收尾,一阵攻击袭向姬商预测三弦所在的方位。

    而后姬商迅速改变了狂骨幻阵的型态,不再多加理会那来路不明的一方。

    若不能及时撤离战场,本就以少敌多,且已在战中多有耗损的己方,在接下来陷入包围的情况中必然落于劣势,再禁不起更多变数。

    再怎么强大终究也只是肉身之躯,总有极限所在。

    姬商瞇起青蓝色的眸子,细碎的风雨中他翻手取出一只比巴掌还大些的方形白蓝玉匣。

    如果狱雪当真要封下天邪不净之镜,怕他是得当场力竭了,思及此,姬商顿时感到额角一抽一抽的疼痛着。

    “别无选择了,必须一击绝杀。”姬商的指尖在空气中描绘虚符,雨水凝聚又飘散,敛起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戾气,没有可能再容纳一次失手的时间了。

    苍白流烟白鹤般地丝缕流在青蓝玉匣的匣面之上,方面正中央有着一道血印,姬商咬破指尖,将鲜血抹上,赤红的血珠瞬间被血印给吸了进去。

    姬商的眸子静静地注视着发出微光的玉匣,而后叹了口气道:

    “没想到这么快就得动用你了,西匣子。”

    玉匣流烟转动,匣盖轻旋而开。

    赤蛇出,玉匣现,此为命令的暗号,夜风袭袭,姬商立于高塔之上俯视着兰汀城,在他的双眼视线之中,无数骨花开绽如浪如波,唳鹤玉械匣已经半展而开。

    这是死花虫的骨海,玉匣之主才能见到的景色。

    青筋倏地自黑袍领口攀上姬商的脖颈,手背之上也青筋浮动,哪怕是不用看也能知晓,浑身估计都是如此,姬商感到血液像是要沸腾一般烧灼着,深入骨髓。

    无论什么疼痛都很难比拟,与这开启玉匣的虫血沸腾之苦相较,哪怕甚至是刀剐都轻柔得让姬商感到愉悦。

    唯独这虫血的痛楚,再久也无法习惯,弯下腰深深一吐息,姬商的眼中冒出血丝,勾起的唇角落下一缕血线。

    此时匣盖已完全旋开,忽地在姬商的身后,幽幽幻现的白影之骨浮现在夜空中。

    仅有上半身的莹白枯骨,肋骨宛如牢笼一般地环绕着他,不似人的过长双臂与指骨垂落在高塔两侧。低垂的巨大骷髅头颅,随着姬商站直身躯而缓慢地抬了起来。

    空洞的眼窝中冒出森然地深邃蓝炎,苍白的颅骨额前长着锐而短小双角,反咬的犬齿中衔着尚未出翘的短刀。

    姬商抬起头从骷髅的内部望向头顶的巨大骷髅,在颈骨与锁骨缝隙之间他看见夜空中,短刀紫系绳的流苏轻轻晃动着。

    握着湘骨笛一面努力调匀着呼吸,姬商用手背抹去唇边的血渍,凝神望着赤蛇的坐标。

    如此便可,只待封印之刻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每一个支持的小天使们!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