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宝36计:妈咪,爹地要劫婚 第60章 使计1
    次日回到公司里,宫以沫又全身心地投入到项目上。虽然经过了一些波折,但是进度却是可喜的,很快就将大部分事宜敲定下来,这一天,众人正在忙碌着,便听到布朗先生已经抵达公司的消息。

    对于他的出现,众人十分惊讶。这位刁钻的老总向来不太好说话,突然出现在这里,莫非是又出了什么纰漏?

    靳云深十分紧张,连忙到公司门口迎接。

    却见布朗先生面容少有和煦:“只是来查看一下这个项目的进度,你也知道,中间一度中断,我其实也有点担心。”

    靳云深心中怀疑,脸上却是不动声色,微笑说道:“按照贵公司的要求,请我的助理宫以沫全面配合,如果有什么问题,您可以去让她过去,怎得还劳烦您再走一趟。”

    布朗先生自然知道宫以沫,那位能让陆氏总裁亲自出面的女人,必然十分不简单,如果可以趁此机会结交一番,也许对m集团来说,是一件好。

    也正因为如此,他才会出现在这里,确切得说,是想要见一见宫以沫。

    所以,在听到靳云深这句话之后,他的眉头只是微微一蹙,说道:“她在哪里?”

    靳云深见他皱了一下眉毛,心中暗觉不妙,立刻说道:“我马上让她来见您,这个项目是她全权负责,所有的责任都是由她承担。”

    说话间,自然是将一切责任都推了出去,虽然他还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出了纰漏,但是至少将问题都推到了宫以沫身上,他和m集团之间,也有个缓冲和说话的余地。

    布朗先生扫了他一眼,眼神之中闪过一些复杂的神色,却令靳云深更加紧张。

    说话间,宫以沫已经出现,面含微笑,不卑不亢地说道:“靳总,我来了。”

    “布朗先生,出了什么情况,可以问她。”靳云深立刻开口道。

    宫以沫看了看他紧张的样子,心中有些怀疑,脸上依然笑意盈盈:“布朗先生,方才已经和贵公司就项目进程确认过了,您有什么问题,都可以问我。”

    “宫小姐,你……”布朗本来想要询问她和陆氏总裁的事情,然而看到靳云深站在一侧,他想了想,还是压了下去。

    在人家boss面前说另一个企业的总裁,终归是不合适的。

    于是他便转了画风,难得露出笑意:“你做得不错,今天我只是顺道过来,看看项目进展如何了。”

    闻言,靳云深的脸色又是一松,悄悄缓了一口气。

    “非常成功,这些还要多谢贵公司的全力配合。”宫以沫面色含笑,应道,布朗先生又提了几个疑问,都被她逐一解答。

    靳云深从始至终只以陪客身份站立,无法插口,他看着二人交谈甚欢的模样,心中的疑虑却是越深。

    m集团的态度转变十分可疑,难道说这猥琐的老男人看上了宫以沫?所以才会这么配合?除了这个,他实在想不出布朗态度急转的理由。

    算了!只要项目能顺利完成,度过最后那一关,就万事大吉了。

    布朗先生达到了自己的目的,满足离开,宫以沫却被靳云深留了下来。

    “靳总还有什么吩咐?”宫以沫神色平静地开口。

    “你和布朗之间……”靳云深的眼中满是怀疑,终于还是忍不住说出口。

    猜疑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却被她清澈的目光挡了回去,她淡声说道:“靳总觉得我和布朗先生之间如何?或者靳总认为,公司需要出卖色相来完成项目?”

    相识多年,宫以沫对靳云深还是十分了解的,在去除了旧事的纠葛之后,他性格上的弱点也就跟着出现,多疑又优柔寡断,便是其中之一。

    刚才只看他的眼神,她便已经猜测到了他的想法,毫不犹豫就顶了回去。

    靳云深被她如此直白地回应,脸色蓦地一变,然而一想到如今的项目需要宫以沫的支撑,他只能咽下怒火,和气说道:“我并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失去底线。”

    宫以沫嘲弄一笑:“多谢靳总关心,靳氏还不值得我出卖自己的底线。”

    靳云深的脸立刻便白了许多,他捏紧了手中的文件,深呼吸了数下,才和声问道:“目前进度到了哪里?”

    “只要资金下来,那么一切就没问题,主要还是银行那边的贷款能不能及时下来。”她公事公办地应道。

    他不想再与她多言,挥了挥手,便令她离开。

    宫以沫不再停留,径直往外走去,一抬头,就看到宫若欢阴森森的眼神盯着自己。

    她微微一笑,走上前问道:“宫小姐的脚好了?”

    闻言,宫若欢的心头一虚,想到在公司门口的那一幕,正要回嘴,她却是直接越过,不再看她一眼。

    宫若欢气得差点破功,然而看到靳云深阴沉的脸,她还是强盖上笑容,走了进去:“云深哥哥,你怎么了……”

    “你来干什么?”靳云深正被宫以沫气着,说话的口气也不太好。

    “今天晚上有个音乐会,我想云深哥哥陪我去听一下。”宫若欢娇滴滴地说道,“你已经很久没有陪我啦……”

    “陪你陪你,公司最近正是关键时刻,我哪里有时间陪你!”靳云深再也崩不住,直接甩开她靠过来的手,冷声说道,“你就不能学一下宫以沫,如果你有她的能力,我还需要……”

    “需要什么?”宫若欢敏锐得听出了其中的不对。

    靳云深却不再开口,挥了挥手,说道,“你自己去看,别来烦我!”

    他的脸色不佳,宫若欢不敢再招惹怒火,只能离开,然而心中却是愤愤不平。

    凭什么他在宫以沫身上受气,就撒在她身上。

    从小到大,她已经受够了和宫以沫比较,他明知道这一切,今天居然还拿出来对比,还说她不如宫以沫!

    这一切,都是宫以沫的错,如果这个贱人不招惹云深哥哥,就不会有这么多的问题。

    一切顺利了是吗?

    她就让所有人知道,宫以沫有多么能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