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章 你脱我的衣服
    宫以沫嘴角扬起一抹温柔的弧度,“当然,我答应你就不会骗你。”

    接着又跟辰辰说了两句,宫以沫走出房间,下楼准备给他准备晚餐,却在拐角处被身后的男人一把擒住手腕,将她按到墙上,整个身体都被笼罩其中。

    陆言清虚环着她,凑在她耳边,低哑着嗓子道:“你没有什么要跟我说的?”

    宫以沫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举动闹得小脸爆红,本以为男人应该忘记了一月前的事了,为此她做了好一番心里准备,没想到会旧事重提。

    “我……”宫以沫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开口。

    陆言清在宫以沫耳边低语道:“你在躲我?”

    陆言清低沉的话音刚落,宫以沫心头一慌,下意识地辩驳道:“我没有!”

    “真没有躲?”男人眸光中闪过一抹深意,俯身靠近,音色微凉道:“还是因为那晚的事情,你不敢见我?”

    宫以沫小脸一红,没想到男人会主动提起这件事,难道那天他们真的发生了什么?

    她抬眸那双清澈的眸子,小心翼翼地试探道:“那天,我对你做了什么?”

    她喝醉了酒完全没有自我意识,很有可能酒后失控……那画面完全不敢想象!

    陆言清垂眸看着她的神色,嘴角忽然勾起一抹细微的弧度道:“你脱我的衣服……”

    “!!!”宫以沫眼眸大睁。

    男人语调平静地接着道:“抱着我不松手……”

    宫以沫的眼瞪得更大。

    “怎么掰,都掰不开……”

    宫以沫的脸蓦地红了起来,那画面想想都觉得太美不敢看!

    “还有……”

    “还,还有?”宫以沫脸颊滚烫,声音发颤道:“还有什么?”

    陆言清那张常年不变的冰山脸上难得露出一丝微笑,薄唇轻启道:“我不介意帮你回忆一下!”

    语闭,男人忽然低头,吻上了她的樱唇。

    唔,他想要做的事情,从来就没有放弃一说,只是早晚问题。

    “唔……”宫以沫没有防备,下意识地启唇,男人的舌尖探入她的口腔,汲取她嘴里甘甜的气息。

    宫以沫下意识想要推开他,然而稍稍用力,却被他搂得更紧,温热的气息夹杂着他男性特有的香气,撩得她心头阵阵悸动,口中的空气几乎被他吞噬了一般,她只觉的双脚发软,仿若身处大海之中,眼前的男子,是唯一的浮木。

    她纤细的手本能勾住他的脖子,才能稳住身形。

    如此主动,陆言清哪里还有退让之理,他愈加勾紧了她的腰,似乎要将她揉进身体里,动作霸道而强势,亲吻地却越来越深,一直到她几乎窒息之际,他才缓缓退开。

    宫以沫眼角泛红,呼吸急促,整个脑袋都涨得晕晕的,她缓缓睁开眼睛,脸颊血红地低声斥责道:“你……你怎么能……”

    可惜这怒斥太过无力,控诉声因为方才的亲吻反而带着一抹淡淡的暧昧气息。

    不能再继续,不然真的会被吓跑了。

    陆言清心中惋惜,极其自然地伸手理了理她微乱的头发,面不改色地说道:“那天晚上你做的还远不止这些……”

    宫以沫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怎么也不敢相信,喝醉后的自己会这么奔放!

    她现在头昏脑热得想不清楚,只觉得羞耻万分,手忙脚乱推开了他,飞快离开,双腿还有些发颤,差点没有站稳,想到方才的一切,她只觉面红耳赤,逃也似地下楼,一头钻进了厨房里。

    陆言清眸光深邃地看着女人离开的背影,身上那股压抑了一个多月的低气压终于得到解脱。

    他发现,就算这么长时间没有见到宫以沫,他还是会下意识地打探她的消息,对她的兴趣只增不减。

    这是从前从来没有过的体验,让他觉得有些迷恋。

    只是,迷恋的是这种体验,还是这个女人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