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章 粑粑,我恋爱了!
    陆言清拉起辰辰,回头看了一眼宫以沫,目光落在她全湿的衣服上,湿透的衣服紧紧的贴着宫以沫完美的身材,因为是白色的衬衫,现在湿的几乎接近透明,里面的内衣隐隐约约可见。

    意识到到路人好奇的目光盯着她的胸口看,陆言清的眉头不悦的皱起来,松开辰辰,脱下自己的外套丢给她,然后拉起辰辰迅速离开。

    谁也没看到陆言清微微红了的耳根。

    宫以沫先是一懵,低头看了眼自己湿透的衣服才反应过来,顿时小脸爆红,赶紧披上他的外套。

    一道陌生的气息钻入鼻端,却令她生出莫名的安全感。

    *

    陆家。

    陆言清已经将身上湿透的衣服换掉,此刻正悠哉的陪辰辰吃晚饭,然而这小鬼头却一脸贼兮兮的望着他。

    陆言清敲了敲桌子提醒辰辰,“吃饭。”

    辰辰拖着腮,一副小大人的样子,“粑粑,我跟尼说——”

    “嗯?”陆言清挑了挑眉,拿起桌子上的水递到嘴边,等着辰辰的下文。

    “我感觉我好像恋爱了。”辰辰一本正经的小脸说道。

    陆言清夹菜的筷子顿了顿,“你知道什么是恋爱吗?”

    辰辰点头,“不就是两情相悦嘛,我喜欢漂酿阿姨,漂酿阿姨也喜欢我。”

    “她会是你妈妈。”陆言清一边吃饭,一边淡淡的说道。

    “粑粑尼怎么能这样!尼是不是想抢走我的漂酿阿姨?”辰辰不满的说道,“耙耙,是不是亲了漂酿阿姨就改变主意了?”

    陆言清的身形顿了一下,“如果你想和她永远在一起,只能是我和她结婚。”

    声音铿锵有力,不容质疑。

    辰辰脸皱成小包子,心里委屈巴巴:我要漂酿阿姨,粑粑是坏人!

    然而内心的咆哮无用,辰辰只能可怜巴巴的再次把哀求的目光投向陆言清。

    看到自家小东西在委屈的扒着米饭,陆言清宠溺的露出一丝浅笑。

    *

    第二天。

    宫以沫不出意料的感冒了,鼻子完全被堵塞了,头还发昏沉痛,她给靳云深打了电话想要请假,没想到接的人却是宫若欢。

    “宫以沫,你怎么还敢给靳云深打电话?!难道你还贼心不死?!”那边的宫若欢压低了声音,但说话的语气还是把她震到了。

    “我要请假。”她无奈强调,她现在真的是很难受。

    “请假?恐怕是你找的借口吧?要不是我接了这电话,你是不是准备还想勾引云深哥哥?呵呵,心虚了是吗?”宫若欢在电话那头冷笑着,“今天公司有大事,你必须来,如果你请假,云深哥哥会非常的生气。”

    她是不想和靳云深扯上任何关系了,虽然说无视宫若欢是个好的选择,但是唯独她那能颠倒黑白的嘴可不是好惹的。

    她不怕宫若欢,但是想到“那个东西”还在靳云深手里,于是她说道:“我下午去一趟公司。”

    说完,她便挂了电话,将手机关机,扔在一边便睡觉了。

    等她再次起来,天居然黑了。

    她揉了一下额头,头还有些晕。

    这个时候去公司没有意义了,但是她的肚子很饿,打算下去找个店吃饭。

    宫以沫没有精神的穿了个把身体包裹的严严实实的职业装,可即使是这样,也掩盖不了那玲珑的曲线。

    夜晚的冷风轻轻将宫以沫的长发吹起,那种迎面而来的冷意让她有点模糊的意识逐渐清醒。

    而宫以沫不知道,在她的身后,有个人在暗处一直在跟踪着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