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章 十年情断
    见陆言清面色微沉,宫以沫决定先出声,于是轻声道:“陆先生,谢谢你救了我。”

    说罢,她又站了起来,陆言清还没来得及开口发问,眼睁睁看着她又再次跳入池中找耳钉。

    “你在做什么?”陆言清不解地问道。

    宫以沫头都没抬的说道:“找东西,一个对我很重要的东西。”

    很重要的东西……

    究竟是什么东西让这个蠢女人这么在乎,连命都不要了!

    男人的直觉告诉陆言清,这样东西很可能是一个男人送的。

    该死,刚才就不应该救这个女人!

    虽然陆言清心中满是不悦,但是还是跳下泳池,想要拉宫以沫上岸。

    “别找了。”是不容拒绝的语气。

    宫以沫摇摇头,耳钉还没找到她不能回去,“不行。”

    陆言清也不跟她废话,直接拽着宫以沫走,“上去!”

    “不行!你放开我!”宫以沫急忙去甩陆言清的手,奈何男人的力气太大,没挣脱陆言清还不说,脚下一滑身体就不受控制的往后面倒去,幸好被顾言清接住。

    “有什么东西比命还重要?”陆言清的声音带着一股霸道。

    宫以沫被他的话说得清醒了一点,她下意识就伸手拉住了陆言清的臂膀,感受到宫以沫软软的身体贴近自己,陆言清身体僵硬了一下,本来准备推开的动作也变成了环住她的腰,以免一个不小心在泳池里滑倒。

    “还找死吗?”陆言清的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冷。

    宫以沫没好气白他一眼,你才找死呢!

    但感受到了男人强大的气场,宫以沫还是没敢把话说出来。而是浅浅假笑装作什么事也没发生,“算了,不找了……”

    陆言清淡淡嗯了一声,随即拖着宫以沫的腰一步步朝岸上走过去。

    宫以沫望着耳钉消失的地方,似乎就如她和靳云深的感情,越来越远,消失不见……

    十年情感,一朝断了。

    也好。

    只不过……

    那个东西,她不想失去。

    “漂酿阿姨尼怎么样了?”宫以沫刚刚被陆言清捞到岸上,就被辰辰担心的声音吸引住,一抬头就看到了辰辰写满担心的小脸。

    她的心不由一紧,急忙扬起一个好看的笑容安抚,“宝贝,阿姨没事,不过是下去找点东西而已。”

    说完,伸手揉了揉辰辰的小脑瓜意示他不要担心。

    “漂酿阿姨,尼刚才在找什么东西呀?”辰辰依然不死心的问,眼睛像是蒙上一层水雾一样,小脸也皱巴巴的。

    “对我来说很重要,不过……”她顿了顿,看到辰辰又扁起嘴,连忙哄道:“好啦阿姨不是回来了吗?别担心哦!”

    辰辰吸了吸鼻子憋住眼泪,轻轻点头:“还好粑粑今天带我来游泳,不然以后就见不到漂酿阿姨了。”

    每一次,她和他们都好像很有缘……

    宫以沫一愣,转头看向陆言清,看见他不自然的咳了一下,心里有点好笑,这个男人真傲娇。

    “好了,回家。”陆言清恢复平时的清冷淡漠。

    辰辰有些舍不得的看向宫以沫,但又不敢违抗陆言清的命令。

    “回家。”陆言清再次命令。

    感受到了男人语气的变化,宫以沫扭着辰辰又嫩又滑的小脸,道:“好啦,你快跟爸爸回家吧,改天阿姨去找你玩,听话。”

    辰辰嘟着小嘴点点头,听话的跟上已经要走的陆言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