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章 定情信物
    靳云深整理一下领带,道:“你来干什么?”

    宫若欢看着正努力降低自己存在感的宫以沫,冷笑连连,“怪我打扰你们了吗?”

    “你误会了。”出了这句话,靳云深并不想多做解释。

    宫若欢自然不会对靳云深撒气,直接走向宫以沫,扬手就甩了一个巴掌。

    宫以沫迅速抬手,抓住了宫若欢的手。

    而后,她猛地加大了力气,扭得宫若欢的胳膊几乎变了形。

    宫若欢没想到,她在这个时候还敢跟自己对抗,而不是乖乖地“受罚”。

    盛怒之下,她完全忘了往日的“矜持”,几乎是尖着嗓子吼着:“贱人,我是你的姐姐,他是你未来的姐夫,你居然勾引他,你还要不要脸?”

    宫以沫冷冷地甩开了宫若欢的手,继而看了靳云深一眼:“靳总,是我勾引你了?”

    靳云深显然没想到宫以沫如此坦然地质问他,而且她的表情冷淡的让他出离的愤怒。

    这些年来,宫以沫在他面前一直都是忍辱负重的模样。

    可这几天,她的菱角越来越锋利了。因为,那个男人吗?

    因为有了其他的男人,所以她有了底气?

    下一步就是离开自己,然后和那个男人双宿双飞?

    许久,靳云深冷眼看着宫以沫,最终薄唇缓缓吐出一个字:“滚出去。”

    宫以沫一言不发的离开,但宫若欢自然不想那么算了,正想伸手把宫以沫拽回来,却被靳云深一句“够了!”硬生生喝住了她的动作。

    “云深哥哥,是不是这个狐狸精先勾引你的?”宫若欢气急道,但又只能装作可怜巴巴的问。

    靳云深不回答,宫若欢以为他默认了,心里的那股怒火越来越盛。

    宫以沫,你这个贱人!我就知道你没按好心,和别的不三不四的人搞在一起就算了,居然还来勾引云深哥哥!我不会放过你的!

    宫若欢恶狠狠的想道。

    *

    三天后。

    伯爵会所。

    靳云深带着宫若欢来这里休闲,为作为助理的宫以沫自然要尾随其后。

    此时,宫若欢穿着性感的比基尼拉着靳云深到泳池,又故意当着宫以沫的面在泳池里跟靳云深嬉戏。

    “云深,你的耳钉好漂亮啊,能送给我吗?”宫若欢用嗲嗲的声音向靳云深撒娇。

    宫以沫盯着靳云深耳垂上的耳钉。

    那是——

    五年前她送给靳云深的定情信物!

    当年的靳云深还是一个追潮流的男生,迷恋上了男性戴耳钉这样的时尚。

    为此,她亲自设计了一款耳钉,并找匠师学习,自己手工做了这款耳钉。

    当时的靳云深如获至宝,一直戴在了耳朵上。

    也是从那天开始,他们正式交往。

    那天,他说:“以沫,等你到了领证的年龄,我们就结婚。”

    她低下头,笑得无比羞涩。

    可最终,这段感情,因为宫若欢的算计而不了了之。

    听到宫若欢的请求,靳云深身形突然一顿,他看着宫若欢,语气沉了下来:“干嘛突然想要这个?”

    宫若欢依偎在他怀里,眼睛却挑衅地看向了宫以沫:“看着很喜欢。”

    宫以沫抿唇,内心五味杂陈。

    她对靳云深的感情一点一点的变淡,想要委曲求全的意图也被他的无情而冲散。

    可到了这一刻,她忽然希望靳云深能拒绝宫若欢的要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