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章 靳总,你越界了
    突然被陆言清用这样的眼神看着,让宫以沫脸一下子就红了,“我……我先回家了,再见。”

    宫以沫慌张的解着身上的安全带,可是越慌就越解不开。

    陆言清俯身去帮宫以沫解安全带,两个人几乎贴近,陆言清能清楚的感受到宫以沫身上特有的淡淡香气,让他的喉咙不由的滚动一下。

    “咔嚓。”安全带被解开。

    陆言清却始终保持着姿势没有动,宫以沫能清楚感受到他温热的鼻息以及他眼中炙热的光。

    “辰辰爸爸,我……”

    宫以沫还未说完,夹杂着男人清冽味道的吻便覆在了她的温软的唇上。

    宫以沫脑袋嗡的一下,一时之间忘记了将眼前的男人推开。

    良久,陆言清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报酬。”陆言清似笑非笑的看着宫以沫。

    宫以沫的脸更红了,恨不得找一个地缝钻进去。

    眼前的男人明明才跟她不过数面之缘,竟然如此轻薄她,可是最让宫以沫不可思议的是,自己却一点也不讨厌他!

    宫以沫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慌张的打开车门下车。

    陆言清也紧跟着走下车,“等等。”

    宫以沫停住脚步回头,不自然地问道:“辰辰爸爸,你还有事吗?”

    “我叫陆言清。”陆言清随后温柔地说道,“晚安。”

    “恩。”宫以沫红着脸,头也不回的朝家走去。

    陆言清看着宫以沫娇羞逃走的模样,嘴角不由的上扬。

    他除了五年前的那一次,身边从未有过女人,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宫以沫对他有着独特的吸引力,就连他自己也清楚,为什么自己会突然吻住她。

    这个动作是自然而然的,不受本能控制的吻。

    陆言清抿了抿唇,他竟然开始有些贪恋这个女人的味道。

    *

    翌日。

    宫以沫前脚刚到公司,后脚就迎来了靳云深的嘲讽。

    “不是有金主包养你吗?怎么又来上班?”他冷冷的逼近宫以沫。

    “这是我的工作。”她垂着眼,语气平淡,手里整理文件的动作也没有半分停顿。

    看着她平静的样子,靳云深顿时无名火往上窜,她什么时候这么没有情绪了?

    似乎只有其他男人能让她脸上出现别的表情!

    靳云深怒火中烧,而后直接上前勾起宫以沫的下巴,狠狠的捏着,强迫她与自己对视。

    如果换做是以前,宫以沫渴望与靳云深接近,甚至奢望他们能回到曾经。

    这些年,她留在他身边,卑微的像个蝼蚁,那是因为心中留有对他的执念,以及怎么也抹不去的愧疚。

    可如今,那些希翼早就消失殆尽。

    取而代之的,是冷静与淡然。

    她平静地掰开他的手,道:“靳总,你越界了。”

    “宫以沫!”

    看着她波澜不惊的眸光与表情,靳云深的怒火完全被撩了起来,上前把宫以沫摁在墙上,捏起她的下巴俯身下去,不由分说的吻了上去。

    宫以沫顿时一惊,急忙挣扎,但自己的力气哪有靳云深的大。

    眼看他就要吻上自己,一道尖锐的女声不适宜的响起:“你们在干什么?”

    靳云深的眉头锁起来,松开宫以沫,不悦的转头。

    ——是宫若欢。

    她正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两人,精致的面容一阵青一阵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