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章 挑拨
    陆言清在车内慵懒地抬眸:“难道我表现的还不够明显吗?”

    车内男人的说的话,让靳云深不自觉的捏紧了拳头,他看不到对方的脸,却明显感觉到了强烈的威压,这种与生俱来的气势,是他无法匹敌的。

    且,这个男人跟宫以沫似乎很亲密,难道宫以沫真像宫若欢说的那样被人包养了?

    想到这,靳云深的拳头都在颤抖。

    半晌,靳云深恢复了昔日的神态,他冷眼看了一眼拉着宫以沫手指的辰辰,此时的辰辰笑得一脸灿烂,那清亮的眸子里,像是折射了星光,亮得有些晃眼。

    而仔细一看……

    这个小男孩的眉眼像极了宫以沫!

    “很好。”靳云深怒极反笑,他的目光像是一把刀子划在了宫以沫的脸上,“你还真是不缺男人。”

    如果是换做以前,哪怕是几分钟前,宫以沫一定会解释。

    她可以不在乎任何人的言行,但怕靳云深误会自己!

    可是,就在靳云深说出那番“心里话”后,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些年对他的爱意,像是被什么击碎了一样,化作了水中的泡沫。

    “我是不缺男人,我缺的是像他一样的男人。”

    宫以沫故意装作眉眼笑意浓烈,甜腻得像是化不开的糖。连同她的语气,也带着几分撒娇的意味:“老公,你工作那么忙还特意来接我。下次不要这样了哦,我自己回家就好。”

    一声“老公”听得靳云深捏紧了拳头,胸口像是被刀狠狠地挖了一块,又痛又难受。

    而坐在车内的陆言清眉头一皱,很快又舒展开来。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声“老公”他并不反感,反而听得他身心愉悦。

    “麻麻,我们回家啦。”辰辰摇晃着她的手撒着娇。

    说着,辰辰突然回头给宫若欢做了个鬼脸,随即赶快跑到他身边拉住她的手,生怕宫若欢会冲过来吃了自己一样。

    又是这个孩子!而且竟然有人替宫以沫出头!宫若欢不甘心的紧咬嘴唇。

    “云深,你看以沫……”

    话未说完,就被靳云深打断:“够了!”

    宫若欢酸溜溜地说道:“车上的男人口味可真是差,居然会和一个怀过孕的女人在一起,就算找情妇怎么也不找个干净点的?”

    宫若欢喊的特别大声,明显就是故意喊给陆言清听的。

    像宫以沫那样不干净还有黑历史的人,能被什么样的人包养?虽然那个男人坐在后面看不到样貌,但是她猜测,这个男人必定是个肥头大耳的金主,再加上个拖油瓶,可够她受的了。

    毕竟,有颜值有钱的男人,怎么可能会看上宫以沫这样的货色。

    宫若欢阴恻恻的想着。

    可陆言清压根不管她的嚼舌根,宫以沫和辰辰坐上车以后直接疾驰而去,还扬了宫若欢一脸的灰尘。

    宫若欢颤抖的摸着脸,还想在骂几声的时候,却被靳云深拦住了。

    “丢人还嫌丢的不够吗?”靳云深警告说。

    宫若欢只得作罢,指甲已经发狠的嵌进了肉里。

    *

    车子在路上匀速行驶。

    “今天真是谢谢你。”宫以沫想了想刚才的事情,还是和陆言清道了谢。

    陆言清稍稍抬眸,他无声的沉默着。

    气氛一度尴尬而微妙。

    “漂酿阿姨,最该被感谢的,是我呢!”小家伙见宫以沫只向陆言清道谢,心里极度不舒服。

    “是,阿姨谢谢宝贝。”宫以沫笑意盈盈地看着辰辰,这个孩子像个蜜饯一样甜得她喜欢的不得了。

    辰辰拉着宫以沫的手在车里又蹦又跳,然后开始邀功,“漂酿阿姨,如果想要谢我,就请我吃冰淇淋吧!”

    宫以沫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到辰辰可爱的小脸总能想起自己五年前死去的孩子。

    “好,阿姨请你吃冰淇淋。”她摸了摸他的脸,“不过阿姨的经济条件一般,只能请你们吃平价冰淇淋。”

    这时,坐在她身侧的辰辰双手托着腮,很贴心地说:“只要是漂酿阿姨请我吃的冰淇淋,不论多少钱,都是全世界最好吃的冰淇淋。”

    想了想,他又补充道:“全世界最最最最好吃的冰淇淋!”

    听着他近乎拍马屁的话,宫以沫忍不住讪讪地笑了笑,她下意识地看向了陆言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