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章 不能惹单身老男人!
    靳云深的眼眸中划过一丝忧伤,但很快便恢复了原来冷漠的表情。

    “妹妹这么多年一直在你身边,我还以为她想要挽回云深哥哥你呢,可谁知道,原来她早就被人包养了。你去二楼谈生意,不知道后面发生什么事了。刚才啊,她的金主来接她回去了,而且他们还有个孩子。可能就是……五年前的那个男人?我真的很好奇那个男人到底有多大的魅力,能让妹妹放弃了跟你的感情,甚至未婚先孕了。”

    宫若欢越讲越不堪,看着靳云深脸上越来越黑的表情,她心里就得意一分。

    靳云深眼底的深渊越来越黑,他盯着远处的男女,虽然距离很远,但是他依然能从轮廓中辨别出那个女人是宫以沫。

    靳云深紧紧抿住了嘴唇,一言不发。

    *

    三人没有察觉到旁边的情形,上了车。

    陆言清似乎没有赶宫以沫下车的意思,微微侧身朝后座看过来,幽邃的黑眸凝着她的脸,依然没有出声。

    “送我到xx酒店前就可以了,谢谢。”宫以沫有些紧张,她猜测不透他的意思,只能拘谨而猜测地说道,而她握着辰辰的那只手已经冒出了冷汗。

    不得不说,面前这个男人的气场实在是太强大了。

    陆言清淡淡的瞥了后视镜一眼,微扬的嘴角发出“嗯”的一声。

    接着车子一路急速,很快就行驶到了酒店面前。

    “阿姨如果有时间,可以约我哦。”到了目的地以后,辰辰依依不舍的握着她的手,满脸依恋的表情。

    “嗯,好。”她违心的说道,这次一别下次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再见了。

    但这个孩子,她是真心喜欢。

    下车后,她的身影渐行渐远,而辰辰的小脸贴在窗户上,可怜巴巴地注视着她的影子慢慢变成一个模糊的圆点。

    耳边传来父亲冷然的声音:“看够了没有?”

    “没有!”辰辰气呼呼地说:“粑粑,尼难道看不出来我很喜欢漂酿阿姨吗?”

    “然后?”

    “尼明明知道我喜欢漂酿阿姨,居然也不留她去我们家做客。”

    辰辰重新坐好,并像个小大人一样的架着腿,“粑粑,虽然我用尼的名义搭讪漂酿阿姨,但希望尼明白,她是我的女人!”

    “所以?”

    “今天谢谢尼帮我撑场子。”

    原本他以为粑粑今天会作为旁观者看戏,没想到关键时刻,他还是让家里的保镖出来给他和漂酿阿姨长脸,“我知道,尼这个单身了三十多年的老男人没有女人爱是很难受的事情,但尼不能恶意破坏我的爱情。”

    “呵。”陆言清嗤笑了一声后,加快了车速。

    “嗷——”辰辰小小的身体缩在了座位上,而后小声嘀咕着:“果然不能惹单身老男人,报复心毫不掩饰。”

    *

    第二天,宫以沫上班的时候,靳云深突然叫她去办公室。

    “这里不够不干净,所以,从现在开始,每天我的办公室都要你亲自打扫。”靳云深冷冷的抛下这句话。

    不够干净?

    宫以沫望着眼前一尘不染的办公室,沉默不语。

    她知道靳云深这是在为难她,可是,为什么?

    这么多年她放弃一切留在他身边,虽然他依旧放不下五年前的事情,可是他们却一直相处的很客气。

    对,比陌生人还要客气。

    只是,为什么他今天要为难自己?

    难道因为他要跟宫若欢订婚了,所以要赶自己离开?

    纵然心里再翻涌,宫以沫还是面无表情的点头走出门。

    *

    公司里的卫生间里不知什么时候有配套的塑胶手套和卫生服,宫以沫拿起一大盆的消毒水,刚准备往办公室里泼,宫若欢便出现了。

    宫以沫的动作一顿,随后转身,换了一个方向将消毒水泼出去,然而宫若欢不但不避让,反而往消毒水的方向撞,只听“哗啦”一声,消毒水全数泼在了宫若欢身上。

    她微微一愣,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听到宫若欢发出尖叫声,“啊!”

    她下意识往后要退开,不想有人却冲过来,将她用力推开,她猝不及防,身体一个踉跄,直接摔在宫若欢的脚边。

    “若欢,你怎么样了?”靳云深的声音响起,身体越过她的身边,朝宫若欢冲过去,紧张地将她抱住,转头冷眼看着地上蜷缩的宫以沫,声音阴沉,“宫以沫,你是故意的?如果你对我的安排不满意,你可以选择不做!”

    故意的?

    他就是这么想自己的?

    “如果我说我不是故意的,你会相信我吗?”宫以沫望着靳云深。

    他会相信自己吗?

    会吗?

    “算了云深,你别怪以沫,她不是故意要把消毒水泼到我身上的。”

    宫若欢无所谓的语气成功激起身旁男人的怒火,“宫以沫,你还值得别人相信吗?”

    呵,果然,他怎么会相信自己说的话……宫以沫心中阵阵酸涩。

    此时,外面也聚集了各种吃瓜群众对着三人指指点点,却没人敢上前帮助宫以沫。

    “你们都是闲着没事干?”靳云深冷眼横扫,众人顿时一哄而散。

    最终,宫以沫被靳云深惩罚擦公司大门的玻璃。

    *

    公司很大,这一擦就到了下班时间还没搞定。

    当员工陆续离开后,公司的人越来越少,宫以沫花了一整天的时间,最终完成了任务。

    可就在她准备收工时,宫若欢气势汹汹地走了过来,然后她环顾四周,见无人后,便勾起了唇角,露出了本来的面目:“宫以沫,你想跟我斗,还嫩着呢!”

    “你真可怜,每次打压我只能借靳云深之手,你什么时候能堂堂正正的跟我来一场正面交锋?”宫以沫不屑地冷笑道。

    “我看可怜的人是你!”宫若欢得意地笑着,“你当年跟靳云深那么相爱,当你怀了野种,他跟所有的男人一样放弃了你!而关于那个孩子,你那么恨我,除了嘴巴上说报仇,你又能拿我怎样?”

    宫以沫捏紧了拳头。

    “怎么,想跟上次一样,如法炮制的打我脸?”宫若欢继续挑衅,“这里是监控盲区,你确实可以动手。不过在这里跟我动手,你知道后果。”

    “后果?不就是你去靳云深那里博同情吗?我给你这个机会!”说完,宫以沫毫不客气地将抹布丢在了宫若欢的脸上。

    宫若欢没想到她真的敢在这里对自己动手,宫若欢当下就愣住了,等她回过神来,便厉声尖叫道:“你竟然敢……”

    “不是你邀请我打你的脸吗?”宫以沫冷哼了一声,“抱歉,你那‘不要脸’的脸,我现在不屑打,而抹布跟你的脸很吻合!”

    这时,一道沉稳的脚步声响起。

    见靳云深走过来,宫若欢立刻变了脸,她故意委屈地说道:“以沫,今天的事情我都已经原谅你了,你为什么还要拿抹布丢我?”

    “宫以沫,你闹够了吗?”靳云深望着宫以沫,眼神深邃得看不清一丝情绪,“你到底想怎么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