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7章 拉仇恨
    楚云端同样对飞鹤宗的手比感到吃惊,一出手,就是人元金丹。

    前世他曾经有幸服用过人元金丹,那颗人元金丹,不但将他的体质都改善了不少,而且令他之后的修行一路畅通。

    当时二一真人为了获得人元金丹,费了不少心血。

    眼下,他面对人元金丹的奖励,说不动心是不可能的。

    上辈子吃过了此丹,深知此物的宝贵,所以才更想要。

    可是,第二名的奖励,惊风剑,同样是楚云端很想要的。

    在告示的后面,又简单解释了惊风剑的特点。迅如风、猛如电,中品法宝。

    至于上品法宝,那就远非人元金丹能够相比的了,飞鹤宗的长老都未必有几件。

    飞鹤宗对法宝的评定,还是比较客观的。既然能算作中品法宝,那么确实算是很不错的了。毕竟一般修仙者有机会使用的法宝,大部分是下品的。

    单论价值,这把惊风剑未必比得上人元金丹。主要因为人元金丹谁都能吃,可是剑并不是谁都愿意用的。

    不过,一把能被评定为中品法宝的剑,对楚云端而言却是意义重大。至少比他昨天在兵器阁换取的那把剑要好了无数。

    一时间,楚云端居然陷入了深深的纠结。

    第三名的奖励,空间法宝,对我而言完全就是废物,充其量就是拿去出售。楚云端寻思道。

    五尺见方的空间法宝,对一般的修仙者来说的确算是珍宝,可是比起太虚仙府,连个茅房的地方都不够。

    “人元金丹、惊风剑……”楚云端小声念叨这两个名字。

    魏良和杨珊听到师弟的声音后,不免问道:“师弟,怎么了,难道是不知道人元金丹为何物?若是不知道,师兄跟你解释一下。”

    “不不。这东西我知道的。”楚云端摆了摆手,额头上冒出一丝冷汗。

    他自己都有些佩服自己的心态,别人还在对宗门大比议论纷纷的时候,他居然在考虑人元金丹和惊风剑哪一个更好。

    这要是被人家知道,恐怕会被嘲笑得体无完肤。

    一个筑基中期的新弟子,居然幻想夺得第一名、第二名?简直是痴人说梦!

    正在这时,人群中突然传来了一个很不讨人喜欢的声音。

    “哟,这不是堂堂亲传弟子,楚云端楚师兄吗!”

    楚师兄三个字,拉得很长,立即就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

    楚云端也是转身看了一眼,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龚邦。

    龚邦前几天刚被楚云端打得昏死,现在却好像没事人一样,大大咧咧地走了过来。在他的不远处,宗龙正不屑地轻笑一声。

    宗龙的表现,并没有逃过楚云端的眼睛。

    其实早在那次测试上,明眼人就能猜得出来,龚邦挑战楚云端,八成是宗龙指使的。

    现在龚邦好了伤疤忘了疼,跑到楚云端眼前耀武扬威,若非后面有宗龙撑腰,给他两个胆子也不敢。

    随着龚邦阴阳怪气的声音落下后,大部分人都发现了楚云端。

    之前他们都在关注告示,所以并没有人留意。

    “咦,这个,不就是前几天在测试上震惊全场的亲传弟子吗?”

    “可不是吗,当时我就在场,亲眼看到楚师兄将测灵柱震碎。赤红『色』的测灵柱,你见过吗?真是令人大开眼界。”

    “可惜,早知道我那天就也去看看了。”

    “还有啊,你们不知道,当时楚师兄和宗龙师兄斗飞剑,结果居然……”这人说话的时候,余光瞥见宗龙,于是赶忙把嘴巴闭上。

    楚云端淡淡看着龚邦,连搭理这种人的**都没有。

    龚邦却并不在意,他发觉自己吸引了足够的注意力后,故意抬高声音,道:“想必有些弟子还不知道呢,这位楚师兄,即是最近赫赫有名的亲传弟子。”

    楚云端还是没有说话,他很好奇,龚邦到底打算耍什么花样。

    龚邦的声音还在继续:“楚师兄可了不得,进入飞鹤宗第二天,就把人家七绝宗的冰山美女长老训斥一通,完全不把七绝宗放在眼里啊。七绝宗,在人家眼里完全不算什么。楚师兄是爽快了,把七绝宗得罪透了,可连带着整个飞鹤宗,都不会跟七绝宗关系融洽。所以么,大家以后外出的时候,若是碰上七绝宗的人,一定要小心啊。”

    说完之后,龚邦故意看了看周围弟子的反应。发现不少人都『露』出不满的神『色』。

    不远处的宗龙,也是得意一笑:这个仇恨,拉得好。

    楚云端和七绝宗的恩怨,很多弟子还并不太清楚。

    几乎所有人对七绝宗都心存畏惧,倘若他们突然知道,自家宗门和七绝宗结仇,他们难免会本对楚云端产生怨念。

    毕竟,结仇的原因就是楚云端的莽撞举动。

    万一七绝宗要对飞鹤宗做点不利的事情,吃亏的肯定是飞鹤宗。更何况,七绝宗内都是女弟子,对这些血气方刚的男弟子来说,本能就偏向异『性』。

    不过,面对阵阵喧闹的议论,楚云端还是没有表现出多余的情绪。反而是魏良率先忍不住了。

    “龚邦,你什么意思?当着这么多兄弟姐妹的面,对我师弟指手画脚,大家都是同一个宗门,何必如此?”魏良厉声质问。

    龚邦客气地笑了笑:“魏师兄莫要怪罪,这事若是不让大家伙知道,以后万一我们在七绝宗的人手里吃亏,那就不好了。”

    “你这可是公然给我师弟拉仇恨、引起他人不满啊。”魏良声音中满是不喜。

    龚邦索『性』破罐子破摔,变本加厉地大声喊道:“哈哈,魏师兄说得太夸张了。人家楚师兄的老婆都在七绝宗呢,那个女的,可是宗主的弟子,嚯,厉害得很呢。”

    提及此,全场哗然。

    七绝宗宗主的弟子,居然是楚师兄的妻子?

    尽管最近几天有不少流言蜚语,可是还有半数人一点儿都不知情。就算知情者,再次听到这个消息,也不免一阵唏嘘、震惊。

    此时,楚云端的脸『色』变得难看了不少。

    龚邦话中的讥讽之意,令他很不高兴。最令他不能忍受的是,这人算什么样的阿猫阿狗,居然也配来议论慕萧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