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4章 痛心疾首
    老虚虽然并不十分懂得人情世故,但此时也能感受得到楚云端情绪的不稳。

    “主人,关于你师妹的事情,终究只是我的猜测。也说不定,世上真的有容貌、气质一模一样的人呢?”老虚学着安慰道。

    但,楚云端如何能听得进去?他依旧盯着老虚,等待回答。

    “唉……”老虚无奈之下,叹声道,“所谓一山不容二虎,一个血肉之躯内,又怎么可能存在两个人?夺舍,结果只有两个:要么是夺舍者的魂魄被抹除,要么是被夺舍者的魂魄被抹除。”

    话音落下,楚云端一言不发。

    尽管,这些常识他也知道,但他还是盼望着能从老虚口中听到不一样的解释,从而获得一些希望。

    再次确定这些信息后,楚云端悲怆痛心至极,近乎肝胆俱裂。

    一主一仆,全都陷入沉默。

    楚云端没有再大吼大叫,更没有发疯。他这样安静的表现,反而让老虚十分不放心。

    “主人,不论如何,你自己都得保重啊。”老虚干巴巴地安慰一句。

    楚云端合上眼皮,良久之后才猛然睁开,沉声道:“老虚,我问你,仙界的人,到底有多强?”

    “主人难道是打算找那个女人报仇?”老虚没想到楚云端情绪的变化会这么快。

    “放心,就算报仇,也不是现在,我不会去送死的。”楚云端道。

    老虚这才放心一些,解释道:“主人生活的仙凡大陆算是凡界,凡人若想飞升仙界,必然要到达渡劫大成,并且成功渡过雷劫。所以,仙界的人,至少在这种境界之上,真正为仙。”

    “仙……遥不可及啊。”楚云端小声嘀咕一句,脸上却『露』出肃然之『色』,“但,总有一天,我要取走那女人的『性』命!”

    “假若那个仙界的人真的是夺舍成功了,主人要报仇也是常理。但有一点老虚还是要啰嗦的,在主人拥有足够的底气之前,断然不可暴『露』仙府的秘密。”老虚十分认真地道,“否则,不等主人报仇,就会率先被她杀人夺宝。”

    “我懂。”楚云端又问道,“对了,老虚,你能感受到那女人现在的修为吗?”

    “只确定她肯定未到全盛,具体多强不好说。不过,既然她能当上宗门长老,暂时应该和你的师傅差不多吧。”老虚道。

    “我知道了。”楚云端深深点头,然后就不在仙府内多留了。

    他只能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强行压抑住心底的恨意。

    出去之后,楚云端表面上还算正常,但心底却全是七绝宗、慕萧萧、还有害死师妹的那个人。

    一时间,楚云端连修行的心思都没有。

    他试着去修炼九脉心经,试着拓展经脉,但修炼的效果实在不尽人意。

    “罢了罢了,前世师傅说过,修行不是一朝之事,强求不得。以我现在这种状态修炼,反而会起反作用。”

    楚云端从住房中走出,登上浮云峰顶,举目远望。

    视野开阔,倒是令他的心情舒缓了不少。

    “师妹,假若老虚的推测属实,我必定会将那个女人亲手送进十八层地狱。”楚云端默默握紧拳头。

    他嘴上说着“假若”,实则心中早已不再妄想师妹安然无恙。

    “也不知道,邹平怎么样了。”楚云端的心中,不禁想到一个不辞而别的朋友。

    天香城内,那个曾经吊儿郎当的邹平,现在又在何处?

    当日邹平手刃仇人,发誓要去阴曹地府救走爱人的一幕幕,在楚云端的脑海中清晰浮现。

    他终于有些明白邹平当时的想法了。

    倘若林月汐已在阴曹地府,楚云端何尝没有杀进地府的冲动?

    只是眼下,以他的能力,别说杀进阴曹地府了,连奈何桥都找不到。

    非要找到也有办法,死一回就能找到了。

    “邹平尚且有那般决心和毅力,我又怎能不如他坚决?刀山火海、阴曹地府,或是十八层地狱,只要师妹真的在里面,我就算修行百年、千年、万年,也一定要去一趟!”

    当初邹平的那些言行,却在此时令楚云端的心中豁然开朗。先前的怅然与颓废,也逐渐被这份决心取代。

    他知道,魂魄归西之后,有可能会投胎转世。但这并不是绝对的。

    说不定,师妹她……还没有投胎呢?

    说不定,真的能从阎王爷手里抢人呢?

    正当楚云端思绪飘飞的时候,浮云真人来到了他的身边。

    “怎么了,脸『色』不太对啊,担心明天的测试?”浮云真人面带笑意,关切地问道。

    “不是担心,只是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要好好梳理一下心境。”楚云端道。

    浮云真人认为楚云端是因为慕萧萧的事情而心『乱』,于是微微颔首,道:“理清楚也好,既然如此,为师今天就不教你什么了,没什么效果。而且,一天时间也学不到什么。明天的测试,对你应该没什么难度,期待你的表现。”

    “师父放心,明日测试之后,飞鹤宗内定然不再会有人说闲话。”楚云端很是自信。

    浮云真人哈哈笑道:“如此最好。测试之后,为师答应送你的法宝,也该兑现了,到时候再说吧。”

    “多谢师傅。”

    一天,就这样相安无事地过去了。

    关于那种所谓的测试,浮云真人并没有对弟子透『露』太多,也没有帮弟子临阵磨枪。

    次日正午,这场看似简单的测试,在众多内门、外门弟子的期待下,终于拉开帷幕。

    阳光明媚,飞鹤宗内一处空旷的广场内,足足三千多名弟子聚集在此。

    宗门中的所有弟子加起来不过六千多人,而为了来观看这次测试,半数弟子都到场了。

    这种阵仗,连飞鹤宗的长老都感到不可思议。

    他们还是小看了亲传弟子这个身份的吸引力、影响力,也小看了年轻人之间的傲气。

    大家都是年纪差不多的弟子,凭什么他就能是亲传弟子?我们倒要看看,这个进来就能登上浮云峰的新人,到底是不是有三头六臂——大部分来观看的人,都存有这种心思。

    倘若楚云端在测试上表现差劲,这些内门、外门弟子,绝对会毫不客气地声讨、反对,最后导致亲传弟子下台。

    这种事,以前并不是没有出现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