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2章 还让人吃饭不
    杨珊并没有要吃东西的意思,说道:“五师弟自便吧,师姐不用了,你吃饭的工夫,我再跟你说说宗门中的一些信息。”

    楚云端没有再多客套,自顾自地去取了些吃的,坐回杨珊面前。

    飞鹤宗为弟子准备的早餐,基本都是些素食,其实与世俗世界中人吃的东西也差不多,只是食材中包括了一些灵草、灵果之类的。

    虽说楚云端不断会感受到外人的目光投过来,但他并没有拘谨,颇为淡定地吃着。

    事实上,筑基之后便可辟谷,不依靠食物也能过活。不过,他并不会把吃和睡这两件事戒掉。

    要说其原因,很大成都是受到了前世师傅的影响。

    二一真人说过这样的话:吃睡乃是人生一大享受,傻子才不吃不睡呢!成不了仙的人,戒了吃也成不了,能成仙的人,说不定一梦醒来就飞升了……

    楚云端对此印象颇深,而且很受影响。

    于是乎,他就真的在宗门食堂内敞开了肚皮吃,一点儿都不像是新来的。

    这般举动,却是令杨珊暗暗摇了摇头。

    她早就知道五师弟今天起床甚晚,现在到了宗门食堂,也是一副吃货的样子。

    这样的人……虽说必定是因为有过人之处才被师傅看上,但如果能更努力一点,岂不是更好?

    不过,杨珊并不是管闲事的人,只是井井有条地给楚云端讲讲宗门的事。

    “授课殿内,隔三差五就会有长老去授课,讲授的东西各有不同。比如今天,华英长老将会讲些布阵的法门。有时候,师傅也会去讲讲斗法的技巧之类的。长老公开授课的机会并不多,所以大多数内门弟子都会参与。”

    “至于外门弟子,因为身份较低,每个月能进入授课殿的机会是有限的,所以等会儿师弟到了授课殿,碰到的大多是内门弟子。亲传弟子么,人数最少,而且大多『性』子孤傲,不太爱去授课殿的。”

    楚云端问道:“飞鹤宗现在的弟子,总共有多少?”

    杨珊道:“亲传弟子的话,浮云峰有五个,算是比较多的了,其他的长老,一般都只有三四个。有个九长老,最是年轻,目前没有一个亲传弟子。加起来,亲传弟子不过三十人。”

    “内门弟子,数量就多了些,约有五百人,出『色』的内门弟子,很希望成为亲传弟子。但并不是修为高的内门弟子就一定可以成为亲传弟子,有些内门弟子就算达到筑基境界,也没有机会脱离内门。毕竟,长老们很看重年龄、资质、毅力等等方面。假若在内门中修炼一百年才筑基,那也是碌碌无为。”

    “外门弟子,数量最多,每年都会去世俗界中招收,到今年为止,应该有六千多人了。外门弟子虽然地位不太高,但也能学到不少东西,能晋升成为内门弟子自然最好,就算不能,只要好好修行,以后就算是想回到世俗世界中谋得一生富贵,同样很轻松。”

    正说着,杨珊的声音却被一个很不友好的男声打断。

    “哎哟,杨师姐,这位难不成就是浮云真人刚收的亲传弟子?”

    这声音中的不屑和嘲讽之意十足,令楚云端忍不住抬眼看了一下。入眼的是一个粗眉『毛』男子,带着三五个人走了过来。

    杨珊的脸『色』并没有出现任何变化,只是淡淡道:“我师傅收徒弟事情,这么快就传开了?”

    粗眉男子哈哈笑道:“师姐真是潜心修行惯了,宗门内多了一位亲传弟子,可是大喜的事情,天还没亮,长老们就已经将消息公布出来,现在整个飞鹤宗谁不知道此事?”

    “哦。”杨珊点了点头。

    “……”粗眉男子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觉得自己好不容易提起来的气势,一下子就被杨珊这种淡然的气质给压了下去。

    接着,他才转向楚云端,目中挑衅之意十足:“原来这位就是楚云端啊,真是厉害,进入飞鹤宗头一天,就成了亲传弟子,佩服、佩服。”

    他嘴上说着佩服,脸上却满是倨傲之『色』。

    楚云端的眉头微微一挑,放下手中的碗筷:“怎么,你有事?没事不要耽误我和师姐聊天吃饭。”

    楚云端当了两辈子人,怎么能看不出粗眉男子的敌意与挑衅?虽然不清楚原因,但不外乎是因为一个亲传弟子的身份,要么就是师姐的追求者。

    要不然,这粗眉男子不会直呼楚云端的大名。

    在宗门内,内门弟子见到亲传弟子,不论年龄大小和入门时间先后,都得称亲传弟子为师兄、师姐。

    按理说,粗眉男子见到楚云端,就算是过来打招呼,也应该客气地叫一声楚师兄。

    既然粗眉男子是来找茬的,楚云端怎么会客气?

    粗眉男子对楚云端的表现有些意外,冷笑道:“不愧是亲传弟子啊,脾气真不小。想必,你是不知道我的名字吧?”

    楚云端白了一眼,同样冷笑:“我知道师姐师兄的名字便好,为什么要知道你的名字?你比其他人多生了一条腿?还是有我这么帅?”

    话音落下,杨珊忍不住『露』出一丝笑意。

    这般模样被周围的男弟子看在眼里,不免又是倾慕之心泛滥。

    楚云端默道,这个清冷师姐居然也会笑?嗯,其实她也是挺平易近人的。

    粗眉男子当时就火冒三丈,猛然一拍桌子,高声道:“一个新来的亲传弟子,就能这样不把人放在眼里?”

    拍完了桌子,他才想起来杨珊也坐在旁边,于是赶忙道歉说:“杨珊师姐,师弟鲁莽了。”

    杨珊淡淡嗯了一声,并没有说什么。

    她这样的举动,则是让粗眉男子和楚云端同时捕捉到了一个信息:眼前的这事,她是不会管的。

    杨珊作为老弟子,很清楚宗门的潜规则。一个新来的亲传弟子,若是不能让其他弟子信服,就算是长老钦点,也别想在九位长老的任何一座山峰上待下去。

    眼下,纵然粗眉男子很不礼貌,杨珊也不会说什么。

    她也想知道,被师傅看上的人,到底如何应对眼前的尴尬局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