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5章 寝宫密谈
    两人坐定之后,东方皇帝丝毫没有拐弯抹角的意思。

    他直接将一封信件放到桌上,正『色』道:“贤侄想必知道朕叫你来是所为何事吧。”

    楚云端微微点头:“这信中的意思,陛下应该看得比臣透彻得多了。”

    东方皇帝暗暗叹了一口气,『露』出怅然之『色』:“自从楚将军战败,朕就始终觉得事有蹊跷。尤其是前些日子,赵瑞那边又拿出了楚将军勾结外敌、故意战败让将士送死的证据……”

    “陛下的意思是,您原本就不认为我父亲会犯了那样的过失?”楚云端道。

    “没错,贤侄想必还不知道,你的二叔楚弘新,当年之所以牺牲在北疆战场,就是为了保护朕。所以,朕这些年来,对你们楚家,也是尤为关怀。”东方皇帝说出这番话的时候,神『色』间确实有些感动,看似真的就像是楚云端的长辈一样。

    楚云端早就知道老楚有个弟弟,几年前殉国,想不到却是为此。

    东方皇帝接着道:“老楚家几世从军,朕从私情上讲,不太相信你父亲会叛国。所以,朕才一再放宽惩罚、一再拖延。只是,若没有证据,你父亲是免不得斩首的。而今天,你托付明月送来的这封信,实在是让朕不知是该喜还是该忧啊……”

    楚云端淡淡一笑:“自然是该喜的,何来忧虑?”

    东方皇帝对这个回答略感意外,主动问道:“何出此言?”

    “此信,可挽回一代名将,又能除掉封云国内部一大害,怎能不值得庆贺?”楚云端理所应当地道,“陛下的忧虑,或许是源于内部出现小人,以臣之见,不足为忧。既然那等小人如此算计国家,陛下何须念及旧情?当这封信被截下来的时候,陛下就无需再将广亲王当作同胞兄弟。”

    楚云端的这番话说得毫不客气,完全没有顾及皇室的关系。

    可是,东方皇帝却并没有不满,反而是深深叹息一口:“是啊,朕把他当作同胞兄弟,可他,又把朕当作了什么?这封信中虽然没明说,但一个亲王和北疆总将通信勾结,将要谋划的事情,已经显而易见了。”

    听到这里,楚云端说起话来就更放得开了。

    “既然陛下都考虑到这种程度了,臣又有一事要说。陛下可还记得江泰国有个危险的组织,叫做‘青蛛军’?”

    东方皇帝闻言,眉头微蹙:“自然知道,这青蛛军中的每个人,个个身手不凡,要么潜入战场,要么深入我封云国内部刺探情报,端的是麻烦得很。”

    “早些年,青蛛军的首领莫名其妙死了。”楚云端道,“若是不出意外,那位首领并未死,而是在陛下的朝堂内,当上了参知大人。”

    “你是说……韦爱卿?”东方皇帝脸『色』骤转。

    “陛下信不信,那是陛下的事情。臣只能说,那韦业实力极强,怕是丝毫不弱于您的心腹罗义,而且,他的身上,纹有青蛛军的纹身。”楚云端简单解释了几句。

    东方皇帝沉默不语,他并不认为楚云端会在这种事上开玩笑。再联想到几年前前青蛛军首领失踪的事情,他的心里,隐约有些不安。

    假若青蛛军混到了朝堂内部,那么江泰国带来的威胁,实在是太大了。

    很快,东方皇帝的脸『色』就恢复正常,道:“关于这点,朕会好好调查的,贤侄的这个消息如果属实,事关重大啊。”

    “那假的韦业,九成是和广亲王关系不浅,陛下小心打草惊蛇吧。”楚云端提醒一句。

    东方皇帝长长呼出几口浊气。

    如果说先前的他只是因为器量、因为念及旧情、因为觉得楚云端有些不凡,所以才如此客气。

    那么现在,东方皇帝就是真正打算对楚云端予以重视和礼遇。

    早在他第一眼看到楚云端的时候,就觉得这个年轻人的气息、气度,与皇宫内供奉的几位修仙高手相似。

    如今,再听到楚云端与青蛛军的首领有过摩擦,东方皇帝就更加确信,此子必然有着惊人的背景。

    当年的那位浮云真人,怕是已经收他为弟子了吧,否则,如此年纪轻轻,怎会有如此风范与实力?

    东方皇帝做出了这般判断。

    假若楚云端是浮云真人的弟子,就算修为不及皇宫内的几位供奉,也足以令一国之君以礼相待。

    “贤侄,关于这件事,切莫对任何人说起。”东方皇帝自顾自地思索了一会儿后,再次开口。

    “陛下放心,此事只有我父亲知道。”楚云端道。

    东方皇帝微微颔首:“你父亲的罪名,自然是可以免去,不过,朕暂时不打算将他放出来,反而是让他如期上刑场。”

    “嗯?”楚云端略显疑『惑』。

    “这封信虽然能说明一些问题,但终究不能直接证明广亲王、赵瑞勾结帝国,妄图篡国……”东方皇帝道。

    听到这里,楚云端一下子就明白了:“陛下的意思是,静观其变,暗布天罗地网,等着他们『露』马脚?”

    “正是如此……”

    二人都很明白,如果立即拿着这封信去调查、抓捕广亲王,实则意义不大,反而打草惊动蛇。

    倒不如等到广亲王大肆行动的时候,抓个正着,一棒将其打死!

    既然广亲王已经谋划到了这个地步,下一步,应该就是与江泰国里应外合,谋权篡位。

    而东方皇帝猜到了这点,大可以预先做好布置,假装不知道广亲王的算计,等到广亲王行动的时候,送他一份惊喜。

    所以,老楚要死。

    老楚不死,北疆军权不能集于赵瑞一人之手,赵瑞不掌控一切军权,不能放江泰国之军入关,江泰国之军没机会破关,就无从谈起里应外合。

    老楚一死,广亲王的计划才能继续。

    当然,老楚肯定又不是真的死。毕竟,老楚是蒙冤入狱的。

    几天后将会被送去刑场斩首的人,肯定不是老楚本人,而是一个替身罢了。

    一国之君想要暗中掉包一个囚犯,易如反掌。

    楚云端和东方皇帝对视一眼,都『露』出一个心领神会的笑容。

    “与聪明人说话,就是轻松,哈哈哈,朕已经很多年没见到贤侄这样的年轻人了。”东方皇帝朗声大笑,“若非一些复杂的原因,朕真想让贤侄当个驸马爷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