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2章 反其道而行之
    楚云端的选择,令老虚大吃一惊。

    连老虚这样反应迟钝的灵体生命,都差点被惊掉了下巴。

    “主人,你刚才说,你选择什么?九、九脉、心心心经?”老虚第一次变得结巴起来。

    经过多日的交往,老虚对这个主人的脾『性』还是比较了解的。虽然主人『性』子有时候很怪,虽然修为也不值一提,但却是有大毅力、大理想的人。

    可是,他居然没有选择太虚混沌诀?

    楚云端十分认真地重复道:“没错,就是九脉心经,怎么,不能选吗?”

    “能是能……”老虚确定自己没听错,又追问道,“主人不会是在开玩笑吧?”

    “这么重要的事,我怎么会开玩笑?”楚云端一边说着,一边从存放太虚混沌诀的玉石台边走开,转而来到九脉心经旁边。

    老虚使劲摇了摇脑袋,兀自不敢相信楚云端居然选择的的是九脉心经。

    “虽说老虚我不是个人类,但……只要是个人,都会选择就太虚混沌诀吧?”老虚忍不住嘀咕道。

    楚云端的手掌已经抬起,正要朝着金『色』云朵上面放,这时却回头道:“老虚,你的意思是,我不是个人?”

    老虚连忙摇头:“不是那个意思……只是……人『性』如此,尽管这部功法中风险与机遇同在,但一般人还是会选择这部的吧。”

    楚云端微微颔首:“没错,你说得很对。”

    “可为什么,主人却选择了九脉心经?而不去选择太虚混沌诀?主人应该不是那种胆小怕事之辈。退一步说,就算胆小,只要不是胆小到针尖大小,也不会放弃太虚混沌诀的。那,可是太虚之力啊!”老虚的话,很是直接。

    楚云端一本正经地解释道:“就是因为正常人都会选择太虚混沌诀,我才不选!没错,这部功法是最神奇、也最有前途的,但我却偏偏不选。”

    老虚脸上疑『惑』更重。

    “老虚,我问你,你觉得前面八位仙府主人,会选择什么?”楚云端反问一句。

    老虚想也没想就答道:“就算我与前代主人的记忆被自动抹除,也可以断定,他们一定会选择太虚混沌诀。”

    “这就对了,且不说他们在得到仙府之前怎样。在他们得到仙府之后,和我的经历也必定很相似,他们面临这个选择的时候,会选择太虚混沌诀。”楚云端的脸『色』突然变得严肃起来,“那么我问你,老虚,你觉得那八个人的下场是怎么样的?”

    “不敢妄下断言。”老虚道。

    楚云端的双目中闪过一道锐利的光芒,一字一顿地道:“你之前猜测说,前面的几任主人也许都因为太过强大,主动将仙府放弃了。我却觉得,这种可能『性』几乎没有。一件逆天的仙府法宝,很可能跟随主人千万载岁月,纵然主人真的拥有逆天之能,不再需要仙府,但与法宝的那份感情,却不会消失。一般人,怎会舍得将仙府丢弃?”

    老虚沉默不语。

    楚云端暗暗摇了摇头:“所以,我更愿意认为,那八位前任主人,绝非自愿丢弃仙府。不是自愿,法宝却易主了,那么法宝的主人,八成是死了。就算不死,下场未必多好。”

    “我明白主人的意思了。”老虚恍然道,“主人为了避免走上前面几人的老路,所以故意反其道而行之?”

    “没错,就是这个道理。”楚云端哈哈大笑,“为了不和他们一样,我就故意避开他们走过的老路。他们选择太虚混沌诀,我就偏偏不选。”

    “我总觉得,修炼这太虚混沌诀,就是走出了第一步,之后的路,怕是就和他们一模一样了……仿佛冥冥之中有一只大手,将一切都安排好了,我虽然是个仙府主人,却觉得自己像是个棋子。”

    “这种感觉,我很不喜欢。”

    说到后面,楚云端的心头好像被一层阴云笼罩。

    这个仙府,越来越神秘复杂了啊……

    “不论如何,既然是主人自己的选择,那老虚就不多言了。反正这九脉心经,其实也是不错的。”老虚道。

    老虚这才发觉,主人『性』格中的那份邪气太重。这种邪气,并非邪恶,而是一种对自主意识的极度偏执。

    别人选的,他偏不选。

    别人走的老路,他偏不要走。

    纵然是天意,只要他不愿意,天都『逼』迫不了。

    老虚心道,既然主人非要和前面八人不一样,为什么不选择补天神诀?那样才最独树一帜吧?

    当然,老虚现在绝不敢把这话说出来。他隐隐觉得,一旦自己说出口,主人肯定又会叫他消失……

    …………

    当楚云端将手掌放在代表九脉心经的金『色』云朵上时,就注定,第九代仙府的主人,彻底不同于前面八代。

    天地为棋盘,我为棋子?亦或执棋之人?

    楚云端的心底,实则并未真正放弃太虚混沌诀。纵然现在是要修炼九脉心经,日后他若有能力成为执棋之人,未必不能再好好研究太虚混沌诀。

    …………

    随着楚云端的的手心与金『色』云朵接触,一股股庞大的信息,如同洪水暴涌入他的脑海中。

    只是刚一接触,楚云端就觉得得脑袋好似要炸掉了一样。

    怪不得老虚说,这种学习功法的方式虽然简单迅速,但免不得遭一顿罪。

    楚云端现在的感觉就是,脑子里凭空出现了很多信息,随之而来的,就是一阵阵急促而钻心的痛苦。

    如同无数细密的尖针,在头脑中不停猛刺。

    “这算是在脑子里刻东西吗?怪不得这么头疼……”楚云端苦中作乐,心底自我调侃道。

    金『色』云朵的周围,光芒不断闪烁。

    许久之后,闪烁的幅度才大幅减弱,最终趋于平静。

    此时楚云端已是满身大汗,头痛欲裂。

    终于,随着光芒完全平息,他大口呼出一口空气……

    “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记住九脉心经,头痛成这样,也是值了。”楚云端满脸苍白,一笑而过。

    老虚由衷赞道:“主人的忍耐力,委实不错。”

    楚云端闭上双目,一边等待痛感散去,一边仔细品味九脉心经。

    少顷后,他重新睁开双眼,脸『色』已经好看了许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