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章 探监
    随着铁链声响起,牢房深处蹲着的一个蓬头垢面的人影,快速朝着铁栏旁边跑了过来。

    “云、云端?”

    此时的楚弘望,样子有些凄惨,那双浑浊的眼睛中,因为楚云端的到来而出现一些神采。

    “嗯,老楚,我来看看你。”楚云端应了一声。

    这时,罗老头却是在寻思起来了:云端?果然,这个楚凡的原名并不是楚凡。

    司马平同样也留意到了楚弘望的呼唤,不免好奇地问道:“楚兄的本名,原来是楚云端?”

    楚云端点了点头:“抱歉,司马老弟,刚来国都有些麻烦,所以没说实话。”

    司马平不以为意,笑道:“没什么……其实我这个司马平的名字,也是假的……”

    他话没说完,就被罗老头低声制止。

    “公子……”

    司马平吐了吐舌头,这才不再说话。

    牢里的楚弘望,也是留意到了司马平和罗老头,不禁问道:“云端,这两位是?”

    “我朋友,还是多亏了他们,我才能进来。”楚云端道。

    “多谢两位。”楚弘望抱拳说了一句。

    此时楚云端已经站在铁栏旁边,但罗老头一点儿都没有离开的意思,一副要监视楚云端的样子。

    “楚将军的名声,老夫也是久闻了。只是想不到,会在这里看到你。”罗老头叹息道。

    楚云端白了他一眼,心道,到底是小爷我来探监,还是你来探监的?

    不过楚云端倒也没有多说什么,他的目的原本就是想确认老楚的安危,现在看来,老楚虽然在牢里过得不太舒服,但总算是『性』命无虞。

    所以,罗老头爱和老楚客套,就随他去好了。说不定,罗老头一时兴起,能给老楚一些帮助呢?

    罗老头虽说脾气不太好,但也是『性』情中人,他见到一代名将沦落到了天牢内,不免有些惋惜。

    “唉,人生的际遇与挫折,谁又说得清呢?谁能想到,一战失利之后,十万兄弟牺牲,连我自己也是落了一身罪名。”楚弘望无奈一笑,但并未提及内『奸』之事。

    虽说罗老头是带着楚云端来的,但楚弘望还不会这样容易相信人,把什么话都说出来。

    不过楚弘望的话,倒是令司马平轻疑一声:“听楚将军的意思,你的罪名,还是有所隐情的?”

    “可能吧。”楚弘望暗暗摇头。

    司马平顿时来了兴趣:“楚将军如果真的有什么隐情,不妨说出来,或许我和罗叔能帮到你。”

    罗老头又不满地道:“公子……这些事,不是你该管的。”

    “唉,算了吧,我也只是揣测而已,就不『乱』说了,免得又被套上一个‘栽赃陷害’的罪名。”楚弘望接着道,“不知二位可否回避一下?”

    话说到这个份上,罗老头和司马平如果还不走开,那就有点太不识趣了。

    接着,罗老头瞪了楚云端一眼:“有什么话快点讲完,我一会儿就回来,到时候就得出去。”

    说完,他才带着司马平离开。

    等到二人消失在走道的尽头,楚弘望才十分凝重地道:“云端,那韦业不是个好东西,你千万不要再去找他。”

    “这点我已经知道了。老楚,我这次来,就是想让你在天牢里稳住,在你行刑之前,我一定会送你出去。”楚云端道。

    “唉,不要强求吧,你能保全自身就好。就算我非得被斩首,那也没办法。”楚弘望又是叹气,“只是担心广亲王、韦业、还有赵瑞,到底在做什么勾当。万一真的是对封云国不利,麻烦就大了。”

    “老楚,你还是多想想你自己,现在还关心国家大事呢。”楚云端很是无语。

    楚弘望看着面前是儿子,只觉得十分欣慰。

    不论如何,至少楚家的后人,依旧算得上杰出之辈。

    “对了,云端,趁着这次机会,有件事,我要和你说一下。”楚弘望突然变得十分严肃,道。

    “说吧。”楚云端点了点头,他能感受得到,老楚好像是在做最坏的打算。一旦老楚真的死了,那么将要说的话,很可能就是最后的交代。

    “云端,你知道我为什么给你取了这个名字吗?”老楚没有直说,而是先问了一个问题。

    “不知道。”楚云端摇头。

    老楚的脸上渐渐浮现出怅然之『色』:“我楚弘望,这辈子注定就是个在战场上厮杀的料,干不了别的事。但是,我却有一个念想,就是希望我的儿子,能走上人人向往的修仙之路,甚至成为站在云端之上的高人,成为那传说中的仙人……”

    听到这里,楚云端大感意外。

    他没想到,老楚这样的热血好汉,竟会有这种念想。

    “修仙,我是没什么希望了,但是,从你一出生,我就希望你能走上这条我走不了的路。幸运的是,当年的你也表现出了不俗的资质,甚至被浮云真人看好。若是不出什么意外,你如果真的被浮云真人收入门下,那是最好的了。”老楚欣慰一笑。

    楚云端打断道:“那你还随着我的心意,让我想去拜师就拜师,不去就不去?”

    “我的心愿是我的心愿,你的选择是你的选择,我绝不会干涉孩子的选择。”楚弘望很是坦然。

    “你倒是个好父亲。”楚云端发自内心地说了一句,接着又有些不解,“不过话说回来,老楚你只是个普通人,又怎么会有那样的念头?站在云端之上,说起来就几个字,但是能做到的,怕是百年间都未必能有一个啊。”

    提及此,楚弘望的神『色』有些悲怆。

    “云端,自打你一出生,就没有娘,你就不奇怪吗?”老楚道。

    “奇怪?不是说我娘难产死了吗?”楚云端并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

    对于那个素未谋面的娘亲,楚云端确实从来没有想过。

    只不过,从楚弘望今天的言行上看,那个所谓的娘亲,似乎并不简单。

    “你娘她并没有死,只是生下你之后,就被一个修仙宗门的人带走了。”楚弘望的声音有些颤抖。那件事,是他心底深处最大的遗憾与痛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