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章 奇葩司马平
    韦业和东方广讨论了许久,最后觉得计划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当然,这两人也都十分小心谨慎,还是决定暗中调查潜入韦业书房的人。

    这家伙既然盗走了奏章,肯定是想救楚弘望。

    那么,韦业和东方广就绝不能让这人得逞。

    楚弘望在北疆的军兵心中,甚至像神明一样,他一日不死,北疆一日不能彻底掌控在赵瑞的手中。

    带兵打仗,和比武打斗完全不同。

    虽说楚弘望的个人战斗力比不上很多高手,但是他在军中的威望,却是无人能及的。

    而且楚弘望算是个名人,就算死,也得死得有个理由,所以刑场才是他最好的归宿。

    韦业回去重新拟好奏章,静等早朝。

    …………

    在韦业拜会广亲王的同时,国都内一家不起眼的小客栈里,楚云端带伤而归。

    他的腋下,还有些血迹。

    所幸现在还是深夜,没有什么人留意到。

    楚云端轻声进入自己的客房,直接坐在地上,将肩膀上的衣服拉下来。

    在他腋下靠近胸膛的地方,赫然有一道触目惊心的细长伤口。

    先前韦业用钢针暗器偷袭,虽然楚云端反应迅速,但钢针还是擦着胸膛边缘划了过去。

    虽说伤口看起来有点吓人,但幸好还只算是外伤,所以楚云端倒也没有慌张。

    唯一令他觉得不安的,就是韦业的实力。

    他万万没想到,那座宅子内,最强的人不是韦业培养的武者,而是韦业本人。

    楚云端当时就断定,韦业,同样是凝气大成!

    若非同等境界,绝不可能轻易发现楚云端的存在,甚至在暗处偷袭成功。

    尽管,这其中也有楚云端大意的因素。但不论如何,韦业是个麻烦。

    这令楚云端更觉得棘手。

    他只是想把楚家安顿好,自己才能安心离开。却没想到,接连出现这么多意外的状况。

    接着,他心念一动,从仙府中取出一瓶伤『药』。

    正在这时,客房里面床上的司马平翻身而起。

    “楚兄,你怎么受伤了?”

    司马平睡得『迷』『迷』糊糊的,但现在看见楚云端身上的伤口,也是完全清醒,赶紧起身。

    “没什么,被人偷袭了一手。”楚云端淡淡道,然后将伤『药』涂抹在伤处。这种程度的伤势,一般的伤『药』足够了。而且,能够立竿见影的灵丹妙『药』,楚云端暂时也没有。

    司马平盯着楚云端伤口,有些畏畏缩缩的样子:“楚兄这样的高手,竟然也能受伤?”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楚云端不想在这个话题上深究。

    司马平发现楚云端真的不算伤得太重,于是安心许多,但又疑『惑』地问道:“对了,楚兄,我刚才在床上,看到你在空气中抓了一下,就『摸』出来一瓶伤『药』,这伤『药』,是从哪儿弄出来的?”

    楚云端这才想起来,司马平只是个普通人,自然是没见过空间法宝之类的事物。

    他看到司马平灼灼的目光,于是简单解释道:“空间法宝,你听说过吗?自成空间,只要法宝主人将意识渗入法宝空间中,就能任意调出其中的物品。”

    “竟是空间法宝!那不是唯有修仙宗门里的人才可能拥有的吗?楚兄果真不是寻常人,连这种奇物都有。”司马平惊道。

    他本想再追问几句对方是不是仙人弟子,但想到之前得到的回答,于是作罢。

    “司马平,有件事我想向你打听一下。”楚云端处理好伤口,又开口道。

    “楚兄但说无妨。”

    楚云端仔细想了想韦业的手段,皱眉道:“你既然是国都官员的后人,那肯定知道韦业这个人吧?”

    “韦业?不就是那个参知大人吗。他怎么了?”司马平道。

    “这个韦业,是不是一介文官,半点武力都没有?”楚云端又道。

    司马平想也没想,答道:“那是肯定的啊,韦大人在我……们国都,乃是纯纯粹粹的文官,听说连杀只鸡都难呢。”

    “我知道了。”楚云端淡淡点头。

    司马平的心里,却是有些狐疑。

    他虽然心『性』不太成熟,但脑子还是很灵光的。

    “楚凡”刚受了伤,就询问韦业的事情。司马平自然会将楚凡的伤和韦业联系起来。

    只是,他胡『乱』猜测了一会儿,也想不出什么道道。反而是越来越觉得,楚凡的身上充满很多神秘的『色』彩。

    …………

    之后,楚云端没有多言,而是打坐调息,直到清晨。

    司马平不时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但看到对方如此认真地在调息,就没有说什么。

    第二天一早,司马平就主动告辞离去。

    楚云端并没有挽留,只是淡淡应了一声。

    这下子,司马平反倒有些不乐意了:“喂,楚凡,你这人是不是有点太冷淡了?怎么说我俩也是共患难过的,我都要走了,你也不说几句好听的。”

    楚云端一头黑线,心道,这个司马平的年纪,绝对不超过十八岁!

    接着,他才带笑起身,把司马平送到客房外面,笑呵呵地道:“司马老弟,后会有期了。我的事情还没办完,若是有机会,一定会去拜会你的。”

    “说定了,要去找我。”司马平又是伸出手掌。

    楚云端无奈,和他击掌一下。

    司马平这才心满意足,昂首阔步地离开。

    望着司马平的背影,楚云端哭笑不得地呢喃道:“这家伙,孩子气也太重了。而且明明是个老爷们,不但长得不阳刚,举止也是怪异得像个女人。”

    楚云端心里刚产生这个念头,却见到司马平突然转回身来,一脸气呼呼的样子。

    “司马老弟?怎么了?”楚云端不解。

    这家伙,又要搞什么幺蛾子?

    司马平大声道:“喂,楚兄,你刚才说以后要拜会我,都没问我家住何处?就这样打算拜会我的?实在是太应付人了!”

    “呃……”楚云端哑然失笑,“是我的过失,敢问老弟家住何处?是哪家大官的后人?”

    谁料,楚云端主动询了,司马平反而愣住了,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

    司马平心中暗叫:哎呀,失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