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章 司马平的怪癖
    楚云端对司马平彻底无语了,他掏出几块碎银子,丢过去道:“出门连钱都不带,我还是第一回见到。”

    司马平傻笑一声,屁颠屁颠地跑到了客栈掌柜的那边。

    …………

    接着,楚云端就听到司马平的惊呼。

    “什么?没有空着的客房了?”

    “抱歉,这位公子,刚才还剩下最后一间客房,被跟你同行的那位客官订走了。”

    司马平捏着银子,嘴唇有些颤抖。

    “没、没空房了?!”

    “是的,没了,要不然,你就和那位客官挤挤吧,你们不是一起来的吗?反正是朋友,那间客房也大。”

    司马平转身看了看楼梯上的楚云端,终于是很不情愿的样子,一步一挪地走过去。

    “看来,今天我只能和楚兄住在一间客房了。”司马平笑得很不自然。

    楚云端越来越觉得奇怪,问道:“你就这么怕和别人住在一间房?”

    “还、还好吧。楚兄乃是正人君子,和你住在一起,我也不用担心什么。”司马平抬了抬胸脯,故作淡定地道。

    楚云端忍不住拍了一下他的脑袋瓜子,哭笑不得地道:“你这家伙,想什么呢?就算小爷我不是正人君子,跟个男人住在一起,还能干什么不成?”

    司马平的脸上,『露』出忸怩地的干笑。

    楚云端却突然觉得,这家伙竟然有些……可爱……

    可爱?真是见鬼了!

    楚云端为自己的怪异念头而吓了一跳,赶紧甩开『乱』七八糟的想法。明明看到的是一个男人,竟然觉得可爱,简直是让人渗得慌。

    “算了,富贵人家的公子,我是难以理解。你也别怕不适应,今晚,我会出去一趟,你自己待在客房里。”楚云端无奈地道。

    司马平脸上一喜:“咦,楚兄今晚不在客房里住着?”

    “嗯,有些事要出去办一下。”楚云端点头。

    “那可真是太好……”司马平说了一半,顿时语气一转,装作惋惜的样子,“真是遗憾啊,本来还想和楚兄促膝长谈的。”

    “……”楚云端越来越觉得司马平有些孩子气。

    二人并肩上楼,进了自己的客房。

    “我再等一个时辰出去,你随意。”楚云端自顾自地坐在客房内的桌子边。

    司马平也凑了过来,挤眉弄眼地道:“楚兄啊,你……真的不是修仙宗门的弟子?”

    “真的不是。”楚云端淡淡道,心中其实猜出了司马平要说什么。

    司马平有些失望:“可是楚兄的身手,实在是令人叹为观止啊,如果不是仙人的弟子,怎么会这么厉害呢?还有苏妍,更是可以飞天,太厉害了……”

    “真不是……”楚云端重复道。

    “既然不是仙人弟子,那楚兄以这样的实力,怎么会在国都内闲逛呢?楚兄是不是,有什么要紧的事?说不定,小弟能帮帮你呢。”司马平好意道。

    “确实是有点私事,不过我自己可以解决,多谢了。”楚云端道。

    “我不信。”司马平撇了撇嘴,“一定是有要紧的事,不然你这样的高手,随便在哪儿都能受到重用,就算是我父……亲,都会对你十分重视。”

    “你父亲?那是谁?”楚云端很是好奇,司马平到底出身于何处。

    “我父亲,哎,也就是个当官的嘛,说到底还是给朝廷打工的,没多大名气。”司马平打着哈哈道。

    楚云端没有深究,知道司马平是好心,于是说道:“如果我真的需要你的帮忙,会找你的。”

    “好,一言为定,击掌为誓!”司马平摇了摇手掌。

    楚云端只好不太情愿地和他对了一掌。

    啪!

    “不愧是富家子弟,连手都长得这么嫩。”楚云端不禁调侃一句。

    司马平轻哼一声,起身走到床边:“本公子要睡觉了,你晚上要出去就自己出去。”

    说完,他就一头栽倒床上。

    半个多时辰之后,夜,彻底安静了下来。

    客栈附近的街道上,一个人都没有。

    楚云端悄悄离开客房,换上一身夜行衣,消失在昏暗的夜『色』中。

    在他的太虚仙府内,早就备好了许多常用的东西。

    夜行衣这样的东西,自然也是有的。

    只是楚云端从没想到,堂堂修仙界的天才,竟然会沦落在此,做些偷偷『摸』『摸』的勾当……

    楚云端按照白天的记忆,快速赶往韦业的家宅。

    “现在如果我已经筑基就好了,拥有足够的底气,干什么也能放得开。”他现在对修为的需求,也越发迫切。

    尤其是看到了苏妍从花船上飞走的时候,楚云端就更想尽快恢复到前世的巅峰境界。

    在这世俗界中和一些世俗人玩躲猫猫的游戏,实在是没什么意思。

    …………

    韦业的家宅,在深夜中显得更加朴素而安静。

    如果不是摆摊楚弘望在这里被抓了,楚云端绝对会认为,这里住着的是一个清廉正直的好官。

    只不过现在,楚云端却一点儿都不敢大意。

    天知道这朴素的宅子里,是不是藏了很多高手。

    楚云端先是安静地蹲在白天的那棵柳树上,沉心静气,仔仔细细感应了一下宅子里的状况。

    按理说,凝气境界的人,是根本不能用得了神识的。

    不过神识这种东西,乃是与魂魄有关,而楚云端转生的就是魂魄,所以唯独神识被继承了下来。

    这一点,也算是他与其他凝气高手相比,具有的最大优势。

    当然,由于本身修为的限制,他的神识也只是能勉强确定宅子内没有筑基以上的高手。

    毕竟筑基之上的人,就算只是蹲着不动,都能引起额外的灵气波动。

    虽说在一个世俗界的官员中,出现筑基以上的修仙者,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韦业,并不是普通的官员。

    小心驶得万年船,楚云端在柳树上蹲了足足半个时辰,没有发觉任何异常,然后才在夜『色』中一闪而过。

    嗖——

    一道黑影,翻入韦业的家宅。

    宅子虽然简朴,但里面的构造,却并不简单。

    楚云端贴在外墙边,一眼望去,发现了不少厅室、房间。

    有几个房间里面,隐约还发出阵阵呼吸声。

    显然,这个宅子里,绝不仅仅住着韦业和一些下人。白天把老楚抓起来的人,半夜也是要休息的。

    在这宅子内,唯独有个角落里的房间,窗户中还透出淡淡的烛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