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章 我没带钱……
    司马平顿时急了。

    “你这男人,怎么这样呢,那么好看的女人,别人做梦都求不来,你却把她扔下不要了?!”

    司马平比楚云端还急,催着楚云端去救人。

    楚云端倍感无奈,碰到这样一个正义感十足、菩萨心肠的人,实在是……好麻烦。

    “司马平,你听我说,我们不用回去救她,她一定没事的,放心,你现在去担心她,不如担心一下我们俩。”楚云端拍了拍司马平的肩膀,认真地道,“所以,兄弟,我们赶紧走行吗?”

    “可是……”司马平迟疑不决。

    “你怎么像个女人一样!”楚云端气得一跺脚,索『性』扛起司马平就走。

    现在,如果楚云端想杀东方昊,只需一招。但他并不想刚来国都就惹到天大的麻烦,而且,东方昊说不定能成为一条最好的线索,用来钓出广亲王的种种阴谋。

    所以,还是先避开为妙。

    司马平被楚云端抗在肩上,不断挣扎,甚至哇哇叫了起来。

    “楚、楚兄,你放我下、下来……”

    楚云端只觉得这声音听起来十分别扭,像是破音了一样,与先前大有不同。

    司马平一边挣扎一边叫着要下来,不少路人都意味深长地看着这两个大男人。

    楚云端面皮发热,终于是将人放了下来。

    放下来的时候,楚云端口中“咦”了一声,感觉到肩膀上传来一阵奇怪的感觉,似乎有些软软的。

    这时他才看见,司马平的神『色』很不自然,甚至脸皮有些发红。

    “楚、楚兄,你看……”司马平很快恢复了淡定,指着后面的天空说道。

    刚才他被扛着的时候,刚好看到江面上中央的那条花船上,飘飘然地飞出来一道红『色』的身影。

    楚云端也是好奇地回身望了望。

    “那该不会是……苏妍吧?”司马平吃吃道。

    虽说二人距离花船已经很远,但还是可以看得清,那道妙曼的身影,赫然就是苏妍。

    一袭红裙飘飘,迎着月光,一飞冲天。

    苏妍就这样,轻松自如地飞走了。

    没错,就是飞,真正的飞。

    花船大厅内的人,全都跑到了外面的船头,目瞪口呆地望着渐渐远去的红『色』身影。

    东方昊的手下,更是眼珠子都要掉了出来。

    就在刚刚,楚凡带着司马平跳窗而逃,丢下了苏妍。

    东方昊立马就命令手下将苏妍抓起来。

    却没想到,一群武者刚扑向苏妍,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震退。

    苏妍只是撇了撇嘴,嘟囔道:“这个负心的男人,竟然丢下我跑了。”

    说完,她玩味地看了一眼东方昊,最后什么话都没说,也从窗户上出去了。

    只不过,楚云端是跳到水上“跑了”,而苏妍,那是真真正正地飞到了天上。

    “仙女啊!”

    “我就说,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女子。果然是仙女……”

    不论是船内还是船外的人,看到这道动人的红『色』身影,全都心生敬畏和向往,恭恭敬敬地望着。

    御空而行,这种事在他们心中,只有仙人能够做到。

    东方昊的几名手下,甚至直接拜伏在地,瑟瑟发抖:“多谢仙女姐姐宽宏大量,没有跟小人计较。”

    “废物!”

    东方昊愣了许久,最后破口大骂。

    他望着那红『色』的身影完全消失在天际,也是有些后怕。只是最后,这种后怕反而被**取代。

    这样的仙女,才是小王我的菜啊……

    若是能将她按在身下,岂不快哉?

    东方昊望着天空,心驰神往,又下令道:“去追查苏妍的下落,还有那个叫楚凡和司马平的,全城搜索,抓到之后,送到广亲王府!”

    …………

    当苏妍消失的时候,楚云端则是带着司马平,曲曲折折地绕到了一家客栈。

    方才楚云端看见苏妍飞天的时候,就已经彻底相信,她真的恢复了修为。

    而且她能如此从容地御空而行,可见其修为显然不低。

    至少在这世俗界中,不必将一切放在眼里。纵然是皇亲国戚,见到这种修仙者,也得客客气气的。

    只是,楚云端越发奇怪,这个女人到底为什么非要跑到风月场所?

    楚云端想不通这些,只能先在客栈住下。

    至于司马平,一直跟着楚云端,好像也是找不到去处。

    “今天,就在这里住着。”楚云端付了房钱,对司马平说道。

    司马平没有听到这话一样,不断扯着楚云端的胳膊,追问道:“楚兄啊,那个苏妍,到底是何许人啊,竟然可以飞天,会不会是仙人?她和你感情这么好,你也一定是仙人吧?要不然,你教我修仙好不?”

    楚云端耐着『性』子解释道:“我跟她,没什么太深的关系,她只是拿我当挡箭牌罢了。至于仙人,我反正不是,你要是能求她教你修仙,就去找她好了。”

    司马平嘟了嘟嘴,颇为不高兴的样子。

    “兄弟,能不能像个爷们一点?你一个大老爷们,嘟嘴是什么意思?”楚云端汗颜。

    司马平没有再说什么,四下望了望客栈的环境,迟疑道:“我们,今天在这里住?”

    “如果你有更好的去处,你可以随意。”楚云端耸了耸肩,并没有挽留的意思。

    “嘛嘛,算了,本公子就在这里凑合一夜。反正也是初来乍到。”司马平大大咧咧地道。

    楚云端无奈地笑了笑,这个司马平,实在让人看不透。

    接着,楚云端就朝着客栈楼上的客房走了过去。

    “对了,我……不会和你住一间房吧。”这时,司马平猛然一拍脑袋,问道。

    “我刚才只付了一间房钱,里面有两张床。当然,你也可以自己开一间。”楚云端继续走着。

    不料,司马平一下子扯住楚云端,支支吾吾地道:“楚、楚兄啊,你看这两个大男人住在一起,是不是太、太不方便了?”

    “男人有什么不方便的?我还没嫌弃你呢。”楚云端理所当然地回道。

    司马平却是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楚云端这才停下步伐:“怎么,难道是贵族子弟,都不习惯和外人共住一室。”

    司马平不断点头。

    “那你自己另外去开一间客房不就好了,跟个娘们一样磨磨唧唧的。”

    “我、我、楚……”

    “你到底怎么了?!”

    “我、我身上没带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