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章 李守备的提醒
    楚弘望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没有阻止楚云端,只是提醒道:“小心点,不要强求。”

    “我自有分寸。”楚云端『露』出一个自信的笑容。

    这个笑容,倒是让楚弘望放心了不少。

    他刚才看到楚云端随手将冯骏的两个护卫打飞,所以对楚云端的实力还是很相信的。

    有如此实力,纵使不能得手,但自保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这次国都之行,你一定要去吗?”楚弘望又追问了一句。

    楚云端点了点头,道:“去是肯定得去,一是为了你,二也是为了打听些消息。你也别太担心,别忘了浮云真人,如果实在不行,我把那个竹制令牌捏碎,呼唤浮云真人来收我为徒,再为你和楚家求情,就算是皇帝,也得给点面子。”

    “但愿,不用到那种程度吧,毕竟你原本不想跟随浮云真人的。”楚弘望无奈道。

    父子二人都很清楚,如果能让浮云真人说一句话,楚弘望的死罪八成是可以免了的。

    不过,楚云端并不想亏欠一个完全不认识的修仙者。再者,这种方式虽然能救命,却并不能真的把楚弘望的罪名给洗去。

    若是顶着个叛国的罪名,依靠浮云真人的面子活下去,楚弘望也不愿意。

    当然,楚云端也早就想好了,如果真的被『逼』到没有选择的程度,只好捏碎令牌。

    起码,他不能因为自己不想拜师而送掉老楚的命。

    …………

    楚云端做出决定后,就先派了几个下人,去外面打探一下冯骏的去处。

    结果没过多久,下人还没回来,却来了个守备官——李向国。

    李向国的到来,令楚家的人都心中一紧。

    这个李向国,掌管天香城的军事,恰在这个时候来,难道是带人来抄家的?

    不过,楚家人看到李向国只有一人,才稍微安心一点,但又有些狐疑。

    李向国一来,就直接要见楚云端。

    负责接待的下人不敢大意,客客气气地把李向国领到楚云端的院子。

    “哎,二少,你还真能淡定得下去!”李向国一拍大腿,忧心忡忡地道。

    楚云端看到李向国的神『色』,基本上就猜到了对方的来意。

    果然,李向国也不拐弯抹角,直说道:“二少啊,冯骏奉命来抄楚家的事,我和余太守都知道了。这次来,就是要提醒你,明天一早,冯骏会带官兵来楚家庄,你们做好准备吧……”

    说到后面,李向国有些惭愧。

    “当初二少治好了李某的隐疾,李某也时常留意余清风,防止他难为楚家。可现在,这冯骏奉天子之命而来,我也没什么办法……而且,听说你还把他打了……唉,你这不是更给自家添『乱』吗。”

    楚云端并没有感到意外,只是真心道谢说:“李守备,有劳你费心了。”

    李向国在这个关头还还提醒楚家,这确实很是难得。

    只是,楚云端有些奇怪,按照冯骏的『性』子,应该是立马就去集结人手,风风火火地来抄家,却能等到明天。

    “李守备,那冯骏,为什么要等到明早才来抄家?”

    李向国闻言,很是无奈:“二少你不知道,刚才冯骏去了太守府,把我也叫去了,让我集结人手。所以我就扯了个慌,说城内的闲散官兵不多,得多花些时间集结人手,才更稳妥……”

    “我看那冯骏好像并不太在乎楚家的财产,仅仅是盼着楚家覆灭,所以他也不是太急。正好,沈远财的儿子说要带冯骏去找找乐子,所以冯骏就决定先去逍遥,明早再来楚家庄。不过,二少,我也只能推到明天了。你们,早作准备吧……”

    说着说着,李向国又是深深叹气。

    他这个人很重情义,并不希望眼看着楚家覆灭。可是他身为天香城的守备,还是得为朝廷办事。

    这次来跟楚云端说这些,已经算是犯罪了。

    “李守备,多谢。你帮了大忙。”楚云端的脑中快速想了许多,嘴角却是『露』出一丝笑意。

    李向国看到楚云端居然笑了,顿时无语,心说,都火烧眉『毛』了,你咋还笑得出来?

    “李守备,楚家这次多亏了你。眼下,你还是早点回去吧,我也不多留你,免得被人看见。”楚云端提醒道。

    “二少,好自为之啊。”李向国也不知道如何安慰,于是告辞离开。

    楚云端亲自送走李向国,临别前还留下一句:“李守备,你最近半个月,就等着升官吧。”

    这话,让李向国张二『摸』不到头脑。

    都这个时候了,二少还有心思说笑?你们家都要完了,跟李某人的官职提不提升有什么关系?

    不过,李向国只以为楚云端受了刺激,只能无奈离去。

    …………

    李向国带来的消息,是个好消息。

    楚云端正在考虑,如何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冯骏的落脚点,把皇帝的手谕毁掉。

    他担心,不等自己得手,冯骏就带人来抄家了。

    结果,李向国为楚家争取了不少时间。

    光天白日之下,楚云端虽然拥有凝气大成的修为,但也不敢保证不被一个人看见。

    而有了一整晚的时间,就稳妥多了。

    月黑风高之时,就算冯骏藏在太守府,楚云端也有十成把握,神不知鬼不觉的让手谕消失。

    …………

    虽说楚云端决定去当一回梁上君子,不过他也没有着急。

    当晚,他还是先准时去了医馆。

    反正还有一整夜的时间,不如等到夜深之后,行事才更方便。

    而且医馆内的生意最近不错,趁着有时间,多赚取些灵『药』也是好的。

    这不,医馆大门刚打开一会儿,就有个男子晃悠悠地来了。

    这人身上的衣服破碎多处,『乱』糟糟的头发披在面前,活像个乞丐。而且还是喝醉了一样,走一步都像能摔在地上昏死过去。

    他在空『荡』的街道上丢了魂一样地走着,刚好看到眼前的龙虎馆。

    “治病的……医馆?呵呵……”

    这男子一边指手画脚,一边朝着医馆内走去,同时口齿不清地嚷着:“老、老板,你这医馆,卖『药』吗?”

    楚云端眉头一挑,还是耐着『性』子道:“卖。”

    “好,既然卖『药』,给我来点毒『药』,什么毒『药』都行,能立马把人毒死的,老、老子要去、要去下面找、找我媳『妇』……”那人像是疯了一样,声音又是哭又是笑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