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章 对面不相识
    进了医馆之后,楚云端便让那男子坐下,将身上的铠甲褪去。

    随着男子将上身的衣物拉开,一身触目惊心的伤痕,出现在楚云端的视线中。

    这个男人的身上,简直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大大小小的伤痕,不下于二十处。

    一部分较轻的伤口,已经开始结疤。而那些又长又深的刀伤,却还有些血丝。

    甚至在他的后心旁边,还有一个不小的窟窿,看样子,应该是被长枪捅到的。

    楚云端看到这样的伤势,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他看得出来,这男人不知道奔波了多久,连马都累死了。身披如此重伤,还能坚持到现在。

    而且,男子的脸上没有流『露』出一点儿痛苦的样子,此人的忍耐力,连楚云端都觉得佩服。

    慕萧萧更是不忍心看到这种场景,主动去端来一盆温热的清水。

    “多谢姑娘。”

    男子道谢一声,并没有让人帮忙,自己将身上的脏处擦拭干净。

    楚云端也是很快准备了一些外敷的疗伤『药』,然后配了几味中『药』,放在炉子上熬了起来。

    他先是将外敷的『药』小心地敷在男子的伤口,接着找来纱布,为他包扎。

    只是这男子身上的伤口太多,一处处去包扎,委实有些麻烦。所以楚云端直接用纱布将他整个上身都包裹起来。

    楚云端的动作很是熟练,对『药』量和力度的控制,也是恰到好处。

    男子眉头不皱,亲眼看着楚云端的动作,不禁称赞道:“小兄弟的医术,比起军队中的军医,也是丝毫不弱啊。”

    “果然是从军队里出来的,看你伤成这样,难不成是从战场逃生出来的?”楚云端好奇地问了一句。

    男子哑然失笑:“算是吧……”

    楚云端也没有多问,他在包扎的同时,还暗中凝聚了一些温润的灵力在伤口附近,用以减轻痛苦,也能稍微加快愈合。

    所以,男子感觉伤口有些温热而痒痒的。他对于这个年轻人的医术,也是更加佩服。

    随后,楚云端将煎的汤『药』端了过来,放到男子面前:“喝了吧,内外同时施『药』,好得才更快。”

    “多谢。”男子再次道谢,接着一口气把『药』喝了下去。

    他喝完苦『药』,却是有些失神地感叹一句:“今天看到小兄弟,让我不禁想起了自己的儿子……算起来,那小子,应该和小兄弟差不多年纪了。”

    “是吗……”楚云端淡淡一笑,“想必你在外从军,已经很久没见到他了吧?这次,难不成就是为了回家而当了逃兵?”

    男子闻言,目中『露』出愧『色』:“有些年头没回来了……唉……不过逃兵,我是断然不会当的。这次能回来……其实是上将准许的。”

    “这样啊。”楚云端没有多问什么。

    这时,慕萧萧又端来干净的水,说道:“将军,你把脸也洗洗了吧……”

    男子顿时傻笑一下,有些尴尬。

    他刚才擦拭伤口附近的时候,早就把水洗成了血红『色』,自然是不能再用来洗脸的。

    而眼下,他还是蓬头垢面,满脸灰土的。

    “姑娘真是和善,二位是夫妻吧?”男子一边洗脸洗头,一边问道。

    “是的。”慕萧萧轻轻点头。

    “若是我那儿子,能像小兄弟这样,有件正事做做,再讨个贤惠的媳『妇』,那就好了。”男子轻轻叹了一口气,十分羡慕地道。

    说笑间,他已经将脸上的灰土洗去,『乱』糟糟的头发,也被整理干净。

    直到此时,楚云端和慕萧萧才看清这男子的样貌。

    剑眉硬挺,鼻梁高耸。虽然重伤在身,但双目炯炯有神。

    这样的人,放在军队中,也必然是一员猛将。

    只是,楚云端越是看着男子的脸,心里越有些犯嘀咕。

    这男人……有点面熟啊……

    不仅仅是有点,简直是太面熟了!

    先前男子蓬头垢面,不太能看得清原本的样貌。

    现在洗干净了之后,楚云端却愣住了。

    慕萧萧同样惊得不轻,盯着男子看了半晌,才试探『性』地说了一声:“楚、叔叔?”

    “嗯?”男子也是一怔。

    楚云端此刻认出了男子到底是谁,心中百感交集,不过语气却很是平淡:“老楚,你怎么回来了?”

    听到“老楚”二字,男子才心中一颤,重新打量起来楚云端和慕萧萧。

    “你们是……云端?萧萧?”他迟疑道。

    慕萧萧此时眼眶已经有些泛红。

    因为直到现在,她才发现,眼前的这个中年男子,竟然是当年从战场上救下她的楚弘望,也是楚云端的父亲。

    想到刚才楚弘望伤痕累累,浑身脏兮兮的样子,慕萧萧悲从心生:“楚叔叔,你怎么成这样了?为什么现在会回天香城?”

    楚弘望更是不敢相信现实。

    他使劲在脑中回忆了许久,才将记忆中的人影和眼前的一男一女重合起来。

    他,确实是楚云端的生父。

    可是今天竟然一口一个“小兄弟”,一口一个“姑娘”叫到现在……

    自己的儿子就在眼前,居然没能认出来。纵然这是因为楚云端和慕萧萧这几年变化很大,可是,身为父亲,连儿子都不认识,实在说不过去。

    楚弘望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大概是因为尴尬,又因为愧疚。

    “两年了,还是三年?或是更久?”楚云端找了件干净的袍子,丢给楚弘望。

    楚弘望披上长袍,自顾自地坐下来,没有说话。

    “怎么了?多年未曾回家,还不太适应吗。”楚云端轻轻一笑,坐到楚弘望的对面。

    虽说楚云端的神『色』很是淡然,可是他心里的波动,还是不小的。

    前世,他是个孤儿,好运碰到了一个师傅。

    今生,他有了亲人。尽管,这些血缘,只是因为一副身躯罢了。

    可人心毕竟都是肉长的,楚云端也是『性』情中人,他前世无依无靠,而今生对于亲情,还是颇为看重的。

    从楚老爷子,到堂兄楚显,再到慕萧萧,乃至赵管家,每个人对他都不错。

    楚云端自己,也算是做到了身为“楚家二少”的责任。

    然而眼前的这个男人,楚弘望,必然可以称得上国之栋梁,却未必算得上一个合格的父亲。

    一生戎马,三年未归。

    楚云端与这个男人的感情,反倒算不上深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