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章 怎么是他
    秦虎、马宁、孔兴、孔盛、陶鸿,总共五人,全都一身夜行衣,很快就进入了落蛟山。

    由于落蛟山乃是一片宽广幽深的山脉,所以秦虎他们如果想硬在山中寻到某个人,难度不次于大海捞针。

    但是从天香城北端入山的路就那一条,所以他们几个也没有多想,直接就沿着那条路开始搜寻。

    秦虎在屏气凝神,仔细感应山林间的动静,半晌后皱了皱眉,低声道:“都说那楚二少是个废物,既然他带着媳『妇』跑山里玩乐,不应该进入太深,可是,这附近……好像一点动静都没有。”

    “会不会是余清风手下的情报有误?毕竟,他们也只是看到楚云端往落蛟山的方向去,并不确定具体去了哪儿。”孔兴猜测道。

    秦虎摇了摇头:“既然楚云端出来了,那就一定还在山里,他总不可能横穿了落蛟山。而且如果他回去,城中的官兵也会看到。”

    “要不,再往深处查查?那小子脑子不灵光,说不定闷头往里面直走了呢!”陶鸿冷笑着道。

    秦虎暗暗点头:“再仔细找找,稍微深入点。我估计就算他进山,也走不了太远。”

    说完,五人便朝着更深处潜入。

    他们都认为,楚云端有什么独特的乐趣,喜欢带着媳『妇』半夜到山里玩乐,所以并没有多想什么。

    不过他们还没有前行几步,忽然看到头顶的天空里绽放出一团金『色』的光华。

    “什么东西!”

    五人全都被吓了一跳,本能地跳到树丛间藏了起来。

    他们定睛一看,却看到远处的一座高峰之巅,竟是冒出来一尊金『色』的巨大虚影。

    这金『色』虚影乍一看也是人形,但却足足有几丈高,而且充满威严之气,令人忍不住心生敬畏。

    “大哥,那是什么鬼东西?怎么突然冒出来的,好生吓人。”孔盛颤声道。

    秦虎望着那金『色』虚影,瞳孔扩张得浑圆,眼睛一动不动。他的见识,比其他四个人要广了许多。

    虽说他不清楚这金『色』虚影到底意味着什么,但可以确定,这必定是某位至强之人在修炼的时候引起的迹象。

    “走,过去看看!”秦虎只是犹豫了片刻,就当机立断地说道。

    “啊?秦大哥,要去那边?不会有什么危险吧。”余下四人都忐忑不安。纵然他们对秦虎十分信任,但对未知的事物还是充满畏惧。

    秦虎当先掠出,飞奔那山峰而去,同时口中说道:若是我猜的不错,那个地方,应该有一位极强的高手,甚至是仙人级别的前辈!我们去看看,说不定能获得些机缘。

    “仙人?”四人听到这两个字,都不禁身子一颤。

    “难道是某个隐世宗门的长老?掌门?”他们一边跟着秦虎,一边询问道,“对了,秦大哥,咱们现在去那里,不管楚云端了吗?”

    秦虎不屑地笑了笑:“那个小子什么时候都能杀,不急着这一会儿,不如先去山顶看看,假若是有什么福缘,错过了可是会后悔一辈子的!”

    秦虎的一番话,令其他四人也是心中澎湃。

    没错,假如真的能和仙人扯上关系,哪怕是得到一丁点好处,也能受用终身。

    尤其是对他们几个常年游走在刀尖上的人来说,多一种手段,就相当于多了一条命!

    很快,五人就登上了山顶。

    山顶一片平坦,一边是断崖。

    在那断崖边上,端坐着一个沉稳的男子,这男子身边的灵气如同疾风骤雨,狂暴得令人难以理解。

    在他的正头顶,正是那金『色』虚影。

    虚影将他笼罩起来,好像是他身披着金『色』铠甲,状若天神、又若明王。

    秦虎等人来到这里的时候,虚影已经还是出现淡化的趋势,看似要不了多久,虚影就会化为虚无。

    在虚影的不远处,还有一名窈窕佳人,来回踱步,心中的忐忑之情溢于言表。

    秦虎五个人的出现,立马就引起了慕萧萧的警觉。

    荒无人烟的地方,一下子冒出来五个身穿夜行衣的大汉,换做谁都不可能注意不到。

    慕萧萧随手一『摸』腰间,就此抽出一柄轻薄的长剑。

    这把剑,乃是楚云端特地找城内的铁匠打造,虽说算不上什么仙器,但用来防身还是绰绰有余。

    慕萧萧眼看陌生人出现,立即绷紧精神。

    现在,可是楚云端突破的时候,绝不容许任何人来打扰!

    再说秦虎他们乍到山顶,发现断崖边那灵力波动竟然躁动到用肉眼都可以察觉到的程度,不禁肃然起敬。

    果真是个大能之人啊!

    看看人家,就算是蹲着打坐,都引得天地为之『色』变,厉害,厉害啊!

    若是能讨得这位大能之人的欢喜,我们哥几个就走运了哇!

    五人美滋滋地想着,一时间却没有太过留意到楚云端的容貌。

    慕萧萧拔剑而出,映『射』出一道凛冽的月光,晃到五人眼前,才令他们平静了许多。

    五人再一看慕萧萧,全都眼前一亮,惊为天人。

    慕萧萧本就俏美动人,此刻单手仗剑,在月光下更显得英气十足。

    秦虎他们虽然惊讶于慕萧萧的美貌,却也不敢造次。毕竟,这女人可是陪伴在那位前辈身边的,不能得罪她。

    慕萧萧看到对方有五人,也没有率先发难,而是保持谨慎,护在楚云端前方。

    “我丈夫在此筑基,还请各位不要打扰。”

    慕萧萧还算客气地说了一句,她原本早就下定决心,就算是拼死也不能放人过来。但现在她又发觉,对方五人似乎有些故意献好的样子,而且也没有做出过激的举动。

    只要这五人不是来捣『乱』的,那就不和他们起冲突为妙。

    秦虎发觉慕萧萧神态肃然,生怕与之结仇,于是连忙赔笑道:“姑娘莫要误会,我们并无敌意,只是看到这山头出现一尊金『色』影像,才好奇过来看看……”

    说话的时候,秦虎的目光不禁朝着山崖边望了望。

    他很奇怪:这女人的丈夫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筑基都能引起这种前所未闻的现象?

    结果,他这一看,可不得了。

    刚才他潜意识里把盘腿而坐的那个男子当作前辈高手,所以没怎么留意。但这时借着月光仔细一看,秦虎立马不由自主地到退两步,同时满脸骇然。

    “怎么是他?!”秦虎双目圆瞪,大惊失『色』。

    他赫然发现,山崖边的那个人,竟是前些天碰到的凝气大成高手。他可忘不了,为了抢夺七阴花的植株,自己被人家一脚踢断了小腿。

    余下的四个人,也都使劲盯了楚云端一眼。

    秦虎以前没见过楚云端,到了天香城后又一直在养伤,所以不认识楚云端。

    然而马宁几个,不止一次见过楚云端。此刻他们看清筑基之人的容貌后,心中又惊又骇,脱口惊呼:“怎么是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