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章 懦弱者的愤怒
    楚毅的话,再掀风浪!所有人再次将目光凝聚到余曼身上。

    余清风颤音道:“老爷子这话,是什么意思?”他的脸上,满是震惊。只是这份震惊,却好像有些过头了。

    楚毅心道,你女儿毒害的又不是你,你至于吓成这样?

    楚云端这时并没有说话,因为他知道,老爷子既然当众揭穿此事,肯定是有了铁证。

    …………

    楚家的众多族人,都小声议论开来。

    “这下毒,又是怎么回事啊?”

    “唉,想不到余曼竟然是这种女人。也不知道到底怀了谁家的野种。”

    “不但如此,老爷子说她下毒,恐怕要引出惊天的秘密啊……”

    楚毅原本就打算趁着这次家族大会,把余曼下毒一事解决。而如今余曼又怀了『奸』夫之子,所以楚毅现在对她是没有半点留情的意思了。

    他二话不说,直接将楚家的大厨、还有负责给他送饭的丫鬟小茹叫了出来。

    “余曼,今天你父亲也在这里,我就和你说个清楚!我那一日三餐里,被你下了毒,你可认罪?”

    余曼双目圆睁,大叫冤枉:“老爷子说的是什么,我一概不知啊!”

    楚毅冷哼一声:“若非人证物证俱在,我怎会当众说出!饭菜是大厨做的,而小茹每日负责将饭菜送到我的住处,我已经向她证实,每次这饭菜都是经过你的手传到小茹那里的!”

    余曼狠狠瞪了一眼小茹,仍旧不死心:“楚家上下,什么小事我没管过?只是端端饭,就被小人诬陷为下毒,天理何在?难道老爷子就要仗着家主的地位欺负人吗!”

    说完,她哭丧着脸,跑到余清风旁边:“父亲,你要给女儿做主啊!”

    楚毅失望至极,叹气道:“好好,你说毒不是你下的,那你房间内藏着的虚蛊之毒,又是哪里来的!”

    余曼顿时语气一噎,无话可说。

    她知道,楚老爷子已经查出了一切。

    那虚蛊之毒,正是她长期投放在楚毅饮食中的。此毒不会让人立即毙命,但长期积累在人体内,会让这人越来愈衰弱,直到死亡,而且和正常的老死一样。

    按照余曼的打算,等到楚毅年老体衰而死,这个楚家庄,实则就成了她的囊中之物。

    可现在,她的所有计划都被识破,甚至还暴『露』了肚子里的孽种。

    余曼又气又恨,狠狠地盯了一眼楚云端。

    “怎么,无话可说了?”楚毅冷笑,“要不是云端提早发现我身中怪毒,我怕是已经归西了!”

    又是楚云端!

    余曼对楚云端的恨意,达到了极点。

    余清风眼见所有楚家的族人都脸『色』不对,心中也有点慌了,连忙赔笑道:“楚老爷子啊,你看这事,也只是推测,毕竟没人亲眼见到余曼下毒是不……”

    “没错!你们就是血口喷人!”余曼不死心地道。

    很长时间都没有说话的楚显,此时大步走到余曼面前,苍白的眼睛注视着她。

    “楚、楚显、你要干什么?”余曼心有余悸地退了退。

    楚显面无表情,好像僵尸一样:“余曼,你我夫妻多年,没想到你会是这样的人……”

    紧接着,他环顾四周,对在场的所有宾客道:“各位族兄族弟、长辈们,关于今天这场选举大会,我想退出了。这下任家主的位置,当属二弟。”

    一时间,众人的目光就在楚云端和楚毅身上徘徊起来。

    尽管这场选举大会还没有结束,但是仅从先前进行了一半的“武斗”上,都可以看得出来,楚云端各方面都比楚毅强了很多。

    而且从楚老爷子的态度上看,他实则已经默认了楚云端为下任继承人。

    此时此刻,很多原本看不起楚云端的族人,也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二少爷确实算个人才。

    楚显见没有人说什么,最后看了一眼余曼,头也不回地朝着议会厅的门口走去。

    他正要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却发觉肩膀被人使劲一按。

    “大哥,谁都能走,但你怎么能走?”

    楚云端很粗鲁地把楚显拉了回来,使劲丢在人群之中。

    楚显脸『色』苍白:“为什么?为什么不让我走?我再也不想见到这个女人了。”

    楚云端的语气中带着怒意:“你争不争家主,那是鸡『毛』蒜皮的事。可现在你自己的老婆,毒害小叔子未果、还要谋杀老爷子、甚至背着你给你怀了个孩子,你就这么走了,还算个男人吗?”

    楚显闻言,竟是撕心裂肺吼道:“不走?我不走能怎么办?难道留在这里丢人现眼吗!”

    楚云端冷冷一笑:“你以前若是能像这样硬气,也不至于有今天。余曼敢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难道就与你的软弱无关!”

    这番话直击楚显的痛处,尖刻而不留情。

    楚云端对楚显多少还是有些亲情的,而楚显假若不能改掉『性』格上的弱点,这辈子恐怕算是完了。

    楚显被楚云端呵斥得一愣,然后蹲在地上抱头痛呼:“为什么?为什么!我楚家待她不薄,她却要害我兄弟、害我爷爷……”

    余曼听到楚显这样哭腔,没来由生出一股无名烈火,竟是理直气壮地骂道:“我害谁?你这懦夫难道亲眼看到了?”

    懦夫!

    这一声大骂,好像把楚显给骂醒了。

    他陡然从地上爬了起来,阴阴地道:“耍无赖是吗?”

    余曼心生寒意,身子不住颤抖起来。她从未见过楚显表现出如此可怕的神『色』,好像能吃人一样。

    “好、好,你跟老子耍无赖,我草你吗的!”楚显张口粗话,接着双手朝着余曼就抓了过去。

    余曼只是女流之辈,哪能抵抗得了楚显?

    楚显双手死死掐着余曼的双肩,手指几乎都要挖进血肉中。

    “楚显,你给老娘放开!”余曼哇哇大叫。

    “知道疼了?”楚显的眼眸中再没有半点懦弱,反而令余曼感到『毛』骨悚然。

    “爹,爹、快带我离开,快走,楚家的人疯了。快叫官兵来抓了他们啊!”余曼的脸皮扭曲得十分难看,疯狂地喊着。

    余清风终究还是不能让女儿吃亏,起身想要去拉开楚显。

    “贤婿啊,你就……”

    谁料,他才刚张开嘴,楚显的右臂就猛地向后一挥,直接砸在他的鼻梁上。

    余清风始料不及,被砸得鼻血不止,身子倒退了好几步。

    楚显大吼不止:“贤婿?谁是你他吗的贤婿了!看你养的好女儿,还有脸叫我贤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