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章 爷孙之谈
    “老爷子有什么尽管说呗。”楚云端毫不含糊。楚毅既然如此爽快地答应,他也省得多费工夫。

    紧接着,楚毅那双略微浑浊的老眼中,突然闪现出一抹精光:“我问你,前些天下毒害你的人究竟是谁,你是不是已经确定了?”

    “老爷子心里,难道不也是早就想到了吗?”楚云端并没有直接回答,反而是反问一句。

    楚毅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只是怀疑罢了。”

    楚云端也是淡淡一笑:“纵然我说确定了,也是空口无凭,与怀疑又有什么区别呢?”

    “哈哈,有意思。看来萧萧和你成亲之后,你学得机灵了不少么。”楚毅突然发觉,今天看着楚云端,非常顺眼。

    他接着故意问道:“你既然猜到了下毒之人,又有没有什么打算?”

    楚云端毫不避讳,当即轻笑:“老爷子等着看好戏吧。”

    楚毅的心中,突然生出浓浓的期待之情。他不禁觉得,整个楚家的人,或许都被那个纨绔二公子的表面给骗了。

    “你若是真的有手段,这下任家主的位子,我大可放心交给你。”楚毅有意无意地说道。

    这话确实是他的心里话,大孙子楚显虽然不算堕落,可是懦弱无能,而楚云端如果真的能抛掉纨绔废物的名头,楚显自然不介意把家主让给楚云端。

    当然,他说出这话,也有些试探的意味。毕竟谁也不知道,楚云端是不是真的浪子回头、变得靠谱了。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楚云端反倒摆了摆手,不以为意地道:“这家主,谁爱当谁当去,我可懒得『操』心。若是没有合适的继承人,老爷子您就继续『操』劳吧。”

    楚毅闻言,竟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少顷后才出言道:“就这样吧,家主的事以后再说。你需要的『药』材,具体有哪些?过几个时辰我让赵管家给你送过去。”

    “嗯……没什么挑剔的。”楚云端略微想了想,“只要是贵重的灵『药』,有多少要多少,只要老爷子你不心疼。”

    “……”楚毅的胡须有些颤抖,心底则更加好奇,楚云端到底能搞出来什么名堂。

    “好,我倒想看看,你能把身体‘补’成什么样。”楚毅心中一横,索『性』打算就按照楚云端的要求,有求必应。

    楚云端微微一笑,便转身欲走。

    临走之际,楚毅略微沉『吟』,还是小声提醒了一句:“云端,我知道你惦记下毒之人,但是切莫做出鲁莽的举动啊……”

    楚云端并未回头,反而是丢下一句:“老爷子放心,我自有分寸。反倒是你,更得注意一点,今天以后,一日三餐都不要吃丫鬟送来的饭菜,让赵管家暗中去外面买些小吃吧。外面的饭菜,未必可口,但至少不会有毒。”

    在这关怀的提醒中,楚毅望着楚云端渐渐远去的背影,双目猛然瞪大。

    “外面的饭菜……不会有毒……”

    他口中小声念叨着这句话,同时呼吸变得粗重许多。

    “莫非,我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也是因为被人下了什么古怪的毒?”

    …………

    楚云端离开之后,有些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怪不得楚老爷子的身体状况急转而下。

    刚才他和楚毅接触了很长时间,足以看得出楚毅的身体状况。

    楚云端可以断定,楚毅的体内积累了很多无形之毒。这种毒不会使人立即毙命,但长期积累下来,却会伤及内脏、损害人体,直到最后整个人都垮掉。

    楚毅的状态,便是如此。

    所以楚云端才推测,暗中想要毒垮的人,必定是在日常饮食中下的毒,因而他最后才提醒了一句。

    楚毅这样的人精,自然一听就明白。

    只不过,楚云端现在如果想帮楚毅把毒解开,实在是力不从心。

    如若不然,他直接把毒驱除便是。毕竟这个便宜爷爷,对自己其实还是不错的。

    无奈楚毅的毒不像慕萧萧中的毒,慕萧萧当时中毒不久、而且是急『性』的毒,楚云端又残留一些转世前的法力,故而能轻易化解。

    但楚毅的毒积累已久,算是深入骨髓。楚云端这些天经过『药』浴调理和自己的磨炼,也只是停在淬体大成的境界,暂时是解毒无望。

    所幸只要及时断掉毒的来源,不让这毒继续积累,等到他可以凝气,此毒自然可以轻松化解。

    …………

    楚云端回到住处之后,像平日一样,再次准备好『药』浴。

    但这一次的『药』浴,与先前的有些不同。

    他将种种必要的『药』材放入浴桶之后,还朝着桶内滴了几滴暗青『色』的『液』体。

    这青『色』『液』体正是楚云端不久前收集到的土媾龙毒『液』。

    待得那毒『液』溶解开来之后,他才扑通一声跳进去。

    当即,浑身就传来阵阵灼热的感觉,尤其是小腹处更是似乎有一团火焰在燃烧。

    呼呼……

    楚云端稳住心神,专心吸收这『药』浴中的『药』力。

    他在『药』浴中加入土媾龙毒『液』,可不是鲁莽之举。

    这毒『液』本就不是杀人之毒,用得不好,那是烈『性』春|『药』;用得好了,反而是大补的好东西。

    而楚云端如今的身体,已经可以承受得起适度的毒『液』,所以今天才在『药』浴中掺几滴毒『液』。

    这个剂量,自然是他精心计算过的,不多不少,刚好可以完美承受。

    不然万一放得多了,他可不想向段虎上次那样,火急火燎地跑去泄火……

    楚云端这边正泡着一半的时候,却听到外面传来阵阵吵闹声。

    一句句好像是泼『妇』骂街的话语,隐隐传入他的耳中。

    “这声音,不是余曼的吗?”楚云端仔细一听,当下就站了起来。

    今天的『药』浴,怕是泡不下去了。

    因为余曼正在呵斥和大骂的对象,显然是慕萧萧。

    楚云端当即扯过一条浴巾,往腰间一围,开了门就大步迈出。

    …………

    在这楚家庄内,各个家族子弟都居住在独立的小院子里。

    余曼正在院子外面对慕萧萧指指点点、骂骂咧咧的时候,却突然见到一个人影像风一样窜了出来。

    “嗯?”

    余曼定睛一看,见到的却是一个身材匀称的赤膊男子。

    她这一看,竟是没有认出来者是谁,不禁有些愣神,随后突然扯着嗓子,尖声喊道:“好啊,慕萧萧你个小贱人,竟然偷汉子都偷到家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