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04章 震撼
    这法长老巴不得能把楚天拖住,这样他就可以留在这教内,不会离开,可谁知楚天没有退缩,反而说道,“法长老,我要做的事,还真没能人懒得下我。”

    法长老楞了下,楚天继续前行,而盘坐在那的老者却笑起,“小子,我佩服你的骨气,但是这不能代表你冲过我这里。”

    可楚天还是一步步上去,眼看离那个老者只有一段距离后,老者再次一道强大的气流打在楚天身上,谁知楚天万兽甲打开,同时系统吞噬能力打开。

    那一道道热浪犹如能量一样被吞噬,而楚天走起路来犹如逆风而行的舟一样非常吃力。

    “这,他怎么抗住的。”法长老痴呆了,而那个老者更是有些不解,明明这些火焰足以把一个神血境的人烧死,何况楚天才一个无影境,还毫发无损。

    楚天却笑看着那个老者,“前辈,你竟然是坐镇这里,那你是不是不能动的?”

    “对,我是不能动,但是我却可以用攻击阻挡你。”

    老者说完,又来一道更加强大的攻击,楚天还是硬着头皮抗下,顶着难受前行。

    然后在老者注视下,从他身旁慢慢走过去,而那个老者只能眼巴巴的看着楚天过去,“不,不可能,小子,你。”

    “前辈,希望你说话算话。”楚天拱手笑说,而那个老者只好收起火焰,叹息一声,“我在这多年,见过很多种奇人,而你是我见过最神奇的,竟然能硬扛着火焰而来。”

    楚天笑而不语,那个法长老却在那说道,“小子,这第一关,是因为管事无法动身躯,让你赚了空子,但是第二关,可不是。”

    “我这就去试试。”楚天说完,继续上楼,而这楼上一团迷雾,必须穿过去,才知道第二层是什么情况。

    法长老只好赶紧跟上,毕竟她不是来闯关的,她只是来看戏的,所以这个老者没有拦她。

    直到一会,穿过红色迷雾,来到第二层,能看到在这第二层中也盘坐着一个红发老者,而且身后漂浮着一把剑。

    这剑火红色,散发着熊熊烈火,法长老见状吃惊道,“原来是剑火魔。”

    “剑火魔?”

    “对,传闻我们圣教有个剑痴,喜欢用剑,而且还配合火焰施展,因此给他一个称号,剑火魔,只是一直不知道他在哪,没想到他在第二层啊。”

    这时那个红发老者睁开,然后走动一步,两眼盯着楚天,“小子,你是闯关的?”

    “对。”

    “真不知道下面的人,怎么让你成功的。”那个剑火魔显然不屑的对下面的人评论起来,而下面的人却不高兴了,“我说臭老魔,别这样说我,有本事你来。”

    “来就来,一个臭小子,我一剑就斩断他四肢。”那个剑火魔自信,而那个法长老看向楚天,“我说小子,我们还是退下吧,这家伙太可怕了。”

    “我不会退缩的,只是我想知道,我怎么才算赢。”楚天盯着那个剑火魔质问。

    那个剑火魔指着身后不远处一个阶梯,“你上去了,就算你赢,不过我可不会傻到不会动,我还会四处移动,而且这屋内,四处都是我的剑意。”

    说完,楚天跟法长老看到很多火焰在闪烁,而这些火焰又化成无数剑影,看起来非常气派,而法长老痴呆,“好可怕,任何剑影都可能变成杀招,完全没有空隙给你过去啊。”

    “剑无招,胜有招,小子,你明白吗?”那个剑火魔虽然没施展出招数,但是周围的影子足以说明,任何都可能变成致命的攻击。

    可楚天却微微笑起,“前辈,希望你等下别生气。”

    “怎么?你还能破界?”

    “对。”楚天说完,噬魂剑取出,而噬魂剑讲究的是噬魂,至于什么剑意,什么剑魂,什么招,在它面前都变得苍白无力。

    所以噬魂剑在楚天手上微波震荡时,周围的剑影都随之颤抖,犹如见到王者一样,而法长老惊呆,“这剑意,好厉害。”

    楚天则看向那个有些小惊讶的剑火魔,“前辈,我来了。”

    “好。”

    楚天一剑在手,天下有我的趋势冲向那个剑火魔,不过他不是去硬碰,而是依托自己快速的速度,从原来位置快速离开,往那个剑火魔身后而去。

    这剑火魔却有些吃惊,不过他很快一把抓住自己的剑,往楚天的地方攻击而去,那可是真实的剑招,强大无比。

    即便一个神脉境的人碰到,也得四分五裂。

    甚至站在那的法长老都能感受到这一剑的可怕,而楚天立马变化,一下子无数身躯,都往那而去,至于剑火魔当然是打到假的。

    “可恶,你小子敢戏弄老夫。”剑火魔气愤了,一个闪烁,堵在那个洞口哼了声,“老夫在此,我看你怎么过去。”

    这个剑火魔楞了下,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而这时,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在剑火魔面前的人全部化成虚无没了。

    楚天却站在剑火魔身后笑说,“前辈,其实,我早进来了。”

    “啊?”剑火魔楞了,他明明是阻挡在洞口,楚天又怎么过去的,其实是刚才楚天变化时,就有一个化虚无过去了,只是没出来而已。

    说到底,剑火魔还是慢了一步,让楚天提前进去了,这使得剑火魔有些不甘,可输了就输了,只能硬着头皮盯着楚天,“出去,千万别说我放你过去的,不然他们会说我放水。”

    楚天楞了下后哭笑不得,他没想到还有这么厚着脸皮的人,而在那的法长老,更是不敢相信的盯着楚天,确切的说,她觉得楚天太不简单了。

    楚天却收拾心情,然后看向那个剑火魔和法长老,“两位,我上去了。”

    法长老赶紧跟上,而这第三层四处空荡荡的,看不到一个人,这让楚天有所戒备起来,毕竟越是安静才越显得可怕。

    至于法长老上来看到无人时疑惑,“奇怪,第三层的闯关管事呢?去哪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