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09章 众魔抢人
    那个老者怒了,他没想到楚天竟然如此狂后哼了声,“小子,你可知道我是谁?”

    “躲在乌龟壳的修魔之人而已。”楚天不屑嘲讽,那个老者气急败坏,差点就要冲出去,还好被其他人拦下,他这才想到这荒城内的可怕。

    “怎么不敢来了?”楚天冷笑,那个老者气得面色通红,而楚天不在理会,直接飞向那个古琴,云雾中的人惊呆了,有人指着他嚷道,“看,他,他要冲过去了。”

    “这怎么可能?”在场的人都觉得不可能,尤其这古琴声音攻击非常可怕,即便他们修魔的人,都很难摆脱,何况楚天一个看起来连无影都没到的人。

    对于楚天,他此刻一一接受这古琴的攻击,庆幸的是自己体内血液虽然在颤抖,但没有被古琴引导到无法行动地步。

    所以楚天干脆一个过去,来到那个古琴面前,一手抓向古琴,你黑色古琴一道巨大的无形波打入楚天那手掌。

    这手掌立马像是被什么重物给打入一样,差点把楚天给弹飞,而且手臂更是感觉要断了似的,但楚天收回手恢复后深吸一口气,轻浮缠绕在周围。

    那古琴的攻击相对变得微弱了虚弱,而楚天一手抓住古琴后,发现这古琴上有一股怪异的意识,而这意识此刻突然潜入楚天体内,还威严道,“谁动我荒古之琴。”

    “荒古?”

    “没错,我乃荒古神,荒浩天。”

    楚天不认识荒浩天,但是对方的气势非常强大,光这股缠流的气息就像是要被楚天神魂击碎,但是楚天还是快速保护好自己神魂解释,“我不是有意要到打扰你这古琴。”

    “我这古琴是镇守这里的,谁都不能碰!”那威严继续在楚天体内响了起来,而楚天却凝重,“但它攻击我。”

    “你?难道是为了通过这荒城前往神魔阵?”

    楚天重重点头,“对。”

    “我看,还是算了,你的修为,还没到神魔阵必定死!”

    楚天却不信的说道,“我还没去,怎么就认定我会死呢?”

    “怎么?不信?”

    “对!”

    “好,我这就让你看到你的未来。”这时那声音说完,楚天眼前立马出现一道道怪异画面,而这画面是他通过了这城,最后踏入一个阵法。

    这阵法就是七号神魔阵,随后印入他眼前的是神魔洞的入口,在神魔洞那,他看到自己在那徘徊,最后消失在神魔洞中。

    楚天以为对方只是弄个假象来忽悠自己后说了句,“好像也没什么。”

    那个荒浩天却诧异起来,“不可能,你竟然得到神魔洞的认可。”

    “神魔洞的认可?”

    “没错,神魔洞认可的人,才有资格随意进入神魔洞!”那个荒浩天已经震惊的解释,楚天不明白这话意思,但是荒浩天却退出楚天体内。

    那古琴却突然落在楚天双手上,随后一道声音传来,“把它带上,在神魔洞内会对你有帮助,切记,别让它摔断,否则后患无穷。”

    楚天不解,这个古琴摔断会怎么样,但是那声音已经消失,而古琴一下子恢复平静,好像再也没有了之前那种攻击。

    这让楚天纳闷这个荒古神到底什么来头,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又为何要在这守护荒城。

    可没有人给他解释,反而云雾中的众人发现这古琴安静下来后,有人尝试从云雾中走出来,随后那些人惊喜,“没事了,没事了!”

    一下子数十人从里面出来,而那个老者最先飞到楚天面前张狂起来,“小子,现在没什么可以阻挡我了吧。”

    “你以为我会怕你?”楚天不屑说了句,那个老者早已忍无可忍,双手展开,瞬间可以看到双手上出现两团黑色火焰。

    这黑色火焰随后又化成两个骷髅头火焰,在场的人则幸灾乐祸,有人还调侃,“小子,你可知道他是谁吗?敢惹怒他?真是不知道死活!”

    “他是谁,关我什么事。”楚天一点不甘心,可那些魔人却哈哈大笑,有人更是嘲笑楚天无知后说道,“他,是火魔圣徒,安杀。”

    楚天压根不知道什么是火魔,什么是圣徒,所以他也不想跟他们狡辩什么,而是转身打算通过这个荒城,可那个安杀气急,“想逃?没门!”

    这安杀一火焰打出去,两骷髅火焰快速冲向楚天,可楚天一个化虚无就从原来位置消失到达另一个地方,并且冰冷道,“你要是再惹我,我可不客气。”

    大家没想到楚天速度这么快,而那个安杀楞了,他刚才的攻击这么快,结果都被楚天避开了,这让他怀疑楚天身上肯定有什么重要的法宝,尤其那个古琴都无法奈何他后露出贪婪神色,“小子,你身上是不是有很厉害的法宝?”

    这话一出,在场的人都两眼冒精光,身上更是魔气散发,恨不得把楚天给瓜分了,而那个安杀瞪眼看向众人,“他是我的,你们别跟我抢,否则我跟他急!”

    可有人却不吃这一套说道,“我说安杀,虽然你是火魔圣徒,但我还是水魔圣徒呢,所以这家伙,看谁有能耐拿下。”

    “李涛,你信不信我收拾你?”那个安杀瞪眼看向一个双眼都是蓝色的中年男子,而这中年男子身披蓝色披风,身上水蓝色魔气缠绕,犹如周身有一层层水浪摆动一样。

    此刻听到这话,这个李涛不屑一笑,“是吗?那我们比划比划!”

    安杀气得要动手,而这时一个断臂老头,一头白发加紫发瞪眼看向他们,“我说两位,难道你们忘记我们的目的了?”

    李涛一脸惬意道,“在未进入神魔阵前,不得内讧,这我没忘,但是现在是安杀他要动手,不是我要动手,所以,紫魔断爷,你不能怪我。”

    这个紫魔断爷,显然看起来身份不简单,所以他两眼看向那个安杀,安杀立马老实一些说了句,“紫魔断爷,这家伙,明明是我先看上的,他却抢着要,我能不生气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