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99章 不讲理的魔女
    楚天立马施展轻浮,周围铺面而来的力量立马变得轻飘,而楚天整个人轻松了许多,然后再细看周围,这是一个水潭。

    当他飞到岸边落下后,发现这里的世界给外界没什么区别,可当楚天仔细看后,发现这里的东西都被挤压到极限,意味着任何一个物体的重量拿到原来世界,至少是原来世界无数倍重量。

    “可怕,这无影界的压力可真够大。”楚天感叹,同时也庆幸自己学会了轻浮,不然此刻还不被碾成碎片。

    一想到这里,楚天就松了口气,而这时前方一群人在飞过,好像赶往什么地方一样,至于楚天对这里不是很了解,想找人问问,于是一个飞跃上去。

    这些人看起来很匆忙样子,看也没多看一眼,就纷纷风雷电驰般的想把楚天甩开,可楚天却不紧不慢的跟在最后一人身边问向那个身穿白色长袍,手持金剑的青年问道,“这位兄弟,能问你个事吗?”

    这青年能在这里飞行,修为至少也是无影之境,所以瞄了楚天一眼后说道,“兄弟,别说话,赶紧跑吧。”

    “跑?”

    “对,后面有一个女魔头,她正发飙,谁要是被她发现在附近,一定会被她打废。”那个青年边说,两眼小心翼翼的往后瞄,看有没有人追来。

    当看到一道血影在不远处的迷雾中越来越近后,他惊吓道,“完了完了,追来了。”

    这话,让本来着急的队伍立马吓得一哄而散,而这个青年修为相对最弱,飞得也最慢,再加上楚天在他身边,一下子吸引了不远处出现的红衣女子。

    楚天看了看,只见这女子从远处由无数个影子组成,而且快到他们这里后,又突然汇聚成一个人,最后这女子挂着一红色纱巾出现在两人面前。

    这女子一身红色衣裳,手持双短剑,两眼睫毛在那眨了下后哼了声,一剑刺向楚天,一剑刺向那个青年。

    随后这两剑一道强大的血红色剑气逼向两人,那个青年脸色大变,赶紧金剑挡在身前,可那强大的剑气,直接把他整个人打飞,重重落在远处山头下,留下一个深坑,可想而知在这样密度强大的世界,要留下大坑,是得多强大的力量。

    奈何另一剑打在楚天面前,楚天却化成虚无,从原来位置消失了,再次出现时,已经落在那个深坑,看向浑身都是血迹的青年问道,“你,没事吧。”

    青年吃力的边爬边飞起来,犹如受伤的鸟一样,最后趴在深坑旁郁闷道,“这下要死在这了。”

    可那个女子却怪异盯着楚天一眼后一下落在两人面前,但是两眼却死死盯着楚天质问,“小子,你刚才用的是什么方法躲的。”

    “一来就杀人,这么不友好,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楚天随口回了句,而青年吓到了,他没想到楚天竟然敢这么跟对方说话。

    女子楞了下后冰冷盯着楚天,“小子,这么多年了,从来没有一个人敢这么跟我说话,何况你这个,才不朽地尊的人。”

    青年听到楚天才不朽地尊后怪异打量楚天后吃惊道,“你修为这么低,是怎么飞行的?”

    “修为低,难道不能飞行吗?”楚天反问了句,青年却迟疑道,“无影界,要想飞行,必须修为达到无影,才能自由操控身体。”

    楚天却不会告诉对方自己是用了轻浮,而那个女子可不想听青年这么多废话,身前一道强大气流打出,飞向那个青年,想要把他震死。

    可就这时,楚天一手抓着青年,快速退到一边,而原来他们所在位置立马再次化成一个大坑,女子则两眼锐利的看向再次出现的楚天两人。

    “小子,你别以为你有点本事,就可以在本姑娘面前显摆。”女子一脸不乐的瞪眼看向楚天,看着那要吃人的眼神,楚天却笑说,“姑娘,我只是不想被你打中而已,你就说我显摆,你这什么理论?”

    “好你个家伙,我血洛双,还从来没有修理不了的人。”

    听到血洛双三个字,那个青年瞪大双眼结巴道,“血,血洛双!魔女,血洛双!”

    楚天不知道这女子有什么来头,但是青年的表情显然告诉楚天,这女子来头不简单,但是楚天却不理会这青年的反应,反而毫不客气的回了那女子一句,“我管你什么人,只要想杀我,没门!”

    “好,我倒是看你能嘴硬到什么时候。”这血洛双说完,身上血影出现,只见无数个影子围绕在楚天周围,一下子形成一个血红色结界。

    随后血红色结界内无数那个女子的剑影,很快这些剑影犹如搅碎切割一样,一点点缩小空间,在那看着的青年吓得脸色苍白,双腿僵硬到无法行走,只能在那颤抖。

    楚天不得不佩服这女子的力量,能一下子制造出这么强大的攻击,可楚天也不是任由人宰割的,他一下子施展吞引力。

    这些剑影还没碰到楚天,周围那结界的力量全部化成气流一点点进入楚天体内,直接被吞噬殆尽。

    当结界彻底消失后,只留下那女子傻眼的看向楚天,而青年赶紧抚摸自己,甚至眨了眨眼激动道,“我,我没事,我没事!”

    “还来吗?”楚天反问一句,那个女子耍脾气道,“我血洛双要拿下的人,从来不可能逃走!”

    说完,女子拿出一个血葫芦,这血葫芦立马出现一猛兽,那猛兽一出来,就有一层楼高,而且浑身血迹。

    “巨魔蛤蟆。”那个青年吓得软到在楚天身边,而楚天看着眼前都是血迹的一只巨蛤蟆后邪笑,“怎么?弄出一巨大的东西,就想吓唬我?”

    “小子,无知是很可怕的!”血洛双发出嘲笑声,而楚天这时手中出现神鞭说了句,“我这鞭子,连龙都可以鞭打,我就不信还打不死你这个家伙。”

    “就你?这鞭子?还想打龙?小子,你别天真了!”那个血洛双不信反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