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7章 靠,他还有这身份?加更
    现场的人听到楚天这话都为他屏住呼吸,使得整个地方都非常宁静,只剩下楚天的笑声和段冰那咬牙切齿的声音。

    正当段冰准备出手时,一阵声音喊道,“让开,让开,让我进去看看。”

    这时一个邋遢的酒鬼跑了进来,一些人则纷纷退让,还一阵嘲笑,“酒鬼,别靠近了,你看懂什么。”

    不少人显然对这酒鬼都认识,所以纷纷在那调侃。

    可楚天看到这熟悉气息和听到这声音后笑说,“我说前辈,你也来凑热闹了?”

    那酒鬼不是别人,正是影魔门的那位,当初要抓他去山里,结果楚天还学了他的醉香梦影。

    只是楚天有些不解,为何这酒鬼会突然来这里,难道他对灵师坟谷也有兴趣不成。

    酒鬼却笑看着楚天,“你小子,去哪都能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想不看热闹都不行啊。”

    楚天哈哈大笑,而段冰盯着这酒鬼看了许久后两眼闪烁着怪异光芒,“难道是文兄?”

    灭青听到这个大惊,“文九?”

    这话一出,现场的人惊了,有人还痴呆道,“难道他就是最后一位七星大师,文九,文老?”

    “什么?他就是文九?”

    “是啊。”

    “这下好了,三位七星大师,就差琼风了,不过他的徒弟才可怕,年纪轻,已经会雕刻五星灵器能力。”

    “何止呢,这家伙还出窍初期,就把一群出窍高手,以及那个冷公子和白云风给打伤了。”

    “这家伙,到底有多大本事啊,貌似还认识文大师一样。”

    此刻在场的人纷纷好奇猜测楚天身份,而楚天这才知道这酒鬼来头后笑说,“前辈,没想到你也是灵师啊。”

    酒鬼看向楚天笑了笑,“我也没想到你是琼风那家伙的徒弟,真是不赖啊。”

    楚天正要说什么时,段冰则冰冷道,“文老,我劝你今天别多管闲事!”

    “他是我徒弟,我为什么不能管?”

    这话一出,现场又热闹了,“什么?这家伙还是文大师的徒弟?这是什么情况。”

    段冰两眼瞪大,“怎么?你也传他刻符文本领了?”

    灭青也傻眼了,而酒鬼笑眯眯道,“他啊,学了我的那套魔功。”

    当大家听到这个更是喧闹了起来,“这家伙,还学了魔功?”

    “这怎么可能,正魔怎么可以两种灵气共存?”

    “可不是。”

    段冰则不信的说道,“文老,他施展的可是正道灵气,不可能是魔气,更不可能是你所谓的魔功,所以你别给救他找个理由!”

    “哦?是吗?那好,小子,给他表演一下,我那个功法。”

    楚天有点不好意思道,“不用了吧。”

    “怕什么,难道还怕我是你师父不成?”

    楚天只好勉为其难道,“施展就施展,但是施展了,又没好处,岂不是浪费表情?”

    众人没想到这楚天还讨价还价,而酒鬼怎么能看不出楚天的小心思,他直接看向段冰,“段老头,你看,我徒弟说了,他要是施展给你看的话,你是不是该给我徒弟见面礼啊?”

    段冰瞪眼道,“他杀了我徒弟,我还要给他见面礼?没要他命就不错了。”

    酒鬼只好说道,“那这样吧,他要是我徒弟,你是否放了他?”

    段冰哼了声,“再说。”

    “那算了,你还是别施展了,反正今天我就保着你。”

    这酒鬼显然也不是省油的灯,这话一出,那个段冰更是恼火,“文老,你这是要跟我作对吗?”

    酒鬼叹息道,“我就这么一个徒弟,你都有那么多个徒弟,死一个也没关系。”

    “你!”

    楚天没想到这个酒鬼说起来比自己还损,不过他还是乐意的在那笑呵呵,南宫秋月已经看呆,至于段冰死死的跟酒鬼斗气,两人的气流在半空中啪啪的想个不停,就好像什么在空中撞击一样。

    直到一声巨响,轰隆,从远处海域上飞起一道巨浪,大家纷纷看过去,然后有人喊道,“火山要爆了,出口要出现了!”

    这话一出,段冰气看着酒鬼,“文老,你最好看着他,否则一旦给我机会,我绝对不会放过他!”

    段冰说完哼了声,带着自己的人快离开那里,而众人也不看热闹了,纷纷飞出去,显然去寻找入口,毕竟谁最先找到,谁就有优势。

    酒鬼却慢悠悠笑看楚天,“走吧,看什么。”

    楚天却好奇盯着酒鬼,“前辈,你也要去这灵师坟谷?”

    “怎么?不让我去不成?”

    “不是,我只是好奇问问,没别的意思。”

    “那走吧。”

    只见酒鬼一个飞跃起身向前面海域而去,而楚天看向南宫秋月笑说,“走吧。”

    南宫秋月哦了声赶紧跟上楚天步伐,而楚天很快就来到了那个酒鬼身边,最后看到前面海域上四处开始巨浪从海底喷起来,不仅如此,时不时还能看到一些烟雾。

    最主要一些巨石从海底飞出来,不少人纷纷去收这些巨石,看看石头内有没符文之类的。

    也有人则一个潜水,进入海域下面,而酒鬼来到那个区域后看向楚天,“这下面都是残缺仙阵,你能行吗?”

    楚天却调侃,“我要是不行,你更不行。”

    酒鬼看到楚天跟自己叫板后笑说,“我倒是看看你有多大本事。”

    随后酒鬼一股气流裹住自己开始潜入水下,而楚天带上南宫秋月一个飞跃,也潜入水下。

    在水下,楚天有狂龙套装,还有套装法术,能在水中行动自如,所以他的度,比那些在水里受到阻碍或者拼命前行的一些高手来说,轻易多了。

    这让一边的南宫秋月有些不敢相信,至于楚天已经带着她来到四处都是破碎的阵法中,而南宫秋月瞄了一眼皱眉道,“果然变了。”

    一边的酒鬼也凝重道,“这次的入口,恐怕很难找。”

    可楚天却看向两人,“怕什么,跟我来。”

    这两人面面相觑,不知道楚天这话意思,直到楚天无视那些阵法,犹如一条鱼一样在那自由移动。

    直到楚天等人进入一个结界中,而此刻在这里有一群人,其中段冰,灭青等人就在这里,同时还有赶来的冷剑,此刻冷剑身边还带着一群高手。

    酒鬼却看向冷剑身边一个带着面纱,顶着一个银色头盔的人笑说,“没想到传闻的阵法大师,刀银,都来了。”

    大家听到这个,纷纷看向那个冷剑身边的人,而那人看到被认出来后冷笑,“文九,我打扮成这样,你都认得出来。”

    “我这人,鼻子最灵的!”

    那个叫刀银的人冷笑一声后那个冷剑指着楚天道,“刀前辈,就是他了。”

    那个刀银看了一眼楚天,话都没说,一把银色刀闪烁了一下,就出现在楚天面前,直接从楚天头顶上盖下去。

    在场的人都惊呆了,酒鬼则大惊,他没想到这个刀银不按常理出牌,说动手就动手。

    在那里看着的南宫秋月整个人傻眼了,只能看到一道巨大刀化成的刀影吞没楚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